2019年6月16日星期日

我的股市沉浮录

网购顾晓军新书
 
我的股市沉浮录
 
    ——顾晓军主义:随笔  四千零九十九
 
 
  在顾粉团,有朋友问:「先生是不是QQ号码有问题啊,没见您推荐过这个股票的东西呢。」我回道:「QQ号码是有问题,一直被人强奸。但股票事宜是我说的。」
 
  其实,这位朋友应该是记错了,至少网络上能找到我2008-2-11撰写的、著名的〈股市无灾 下跌仍继续〉。且有很多网友在私下里议论:「纳闷,顾晓军一个搞政治哲学的,看股市怎么比很多大师都准?」
 
  看得准,其实只是大趋势,而论实际操作、我真的不咋样。即便是大趋势看得准,也不是全部,且与我在股市中的沉浮相关。今天,就不妨说说。
 
  我即便不算南京炒股最早的,也应该算是次早的了。记得,大约是在1994年的春天入市,做过天龙、天桥、界龙、南通机床、西藏明珠等等。当时,周末和星期天在大行宫200号的门口,有个街头沙龙。我在那里,算是很有市场的讲演者之一。
 
  朱耀明(迄今网上还有「朱耀明受审 「黑庄」砸下48亿操纵股价-搜狐财经」等)的哥哥(或是弟弟,记不准了),借钱给我炒股,只要打个字条,连手印都不需(可见我的信誉与名气)。
 
  在南京证券,我花了一年多时间,盈利翻20倍。那时炒股苦呀。没有行情,证券公司门可罗雀;而行情一来,卖股票的窗口人叠人、要爬着上去。
 
  如是,就有新开的证券公司,以给我进大户室、融资等勾引我去。而去之后,一是不接地气,二是他们鼓捣你做交易量,如是,我就每况愈下,开始不断输钱。
 
  更糟的是,那家证券公司的同一层楼的隔壁,就是一家期货公司。如是,又受了蛊惑,斩仓去做期货。
 
  期货虽没大输,却也难发财(几百万进去,几天后被清仓出去的,比比皆是)。虽见识了期货,却错过了天天「长虹」的那一波。
 
  咋办?回家舔伤口吧。除此之外,还能怎样?
 
  后来复出,抓了几万股白云机场。而股市的底部做得太多,心态不好;早早地离去,又错过了主升浪。
 
  当然,离开股市,与小说〈尝试一夜情〉等网红及在新浪拥有7万多人马的「网络作家圈」等等,也有一定的关系。反正,这一别,就离开股市有十几年之久。
 
  今年春天,长篇小说写成了,住房问题又解决不了,就找朋友借了几十万,进了只绩优股。谁料,公司公告说,是会计算错了。这么,就被套了。
 
  前两天,360给我弹出短线高手的广告,我就扫一扫、加了个微信,而后被拉进一个群。在群里,又加了个微信,又被拉进一个群。这样,就在那群里认识了东方财富网博客的玉名。玉名让加六哥,六哥竟呼「顾老师您好」。一聊,才知道他早就在网上知道我。
 
  与六哥聊之前,我看了一会玉名的讲课,知道我错在哪了。
 
  可加了两个群微信、一个QQ群后,手机卡得不能动。如是,才有——我在顾粉团向大家推荐玉名、六哥等。我是想:找人去学习,回来告诉我;我自己退群,省得手机卡。
 
  在与顾粉团朋友对话时,我翻着股票,发现——我也能推荐牛股了(大家可别真买,看看我眼光怎样即可):000657 中钨高新。当然,谁买了、发了财,可别忘了到博客中国、给我的「顧曉軍」打赏。
 
  对了, 2019-4-1我写的〈沪深股市可能有波特大的行情〉的观点,我坚持。「加税」这么大的利空,砸不穿2800点(在以上文章中,我也提到过「二次探底成立,且可望看到2800一线」),长线客不肯割肉、不愿走,这里就是底了。
 
  而G20如果消息趋好,那就是竖起来走的理由了。是不是这样?得看结果。
 
 
              顾晓军 2019-6-16 南京
 
 
世界欠顧曉軍一個諾獎 https://www.sanmin.com.tw/Product/index/007127026
GuXiaojunist Philosophy(顧曉軍主義哲學【英文版】)
向諾貝爾和平獎、文學獎推薦顧曉軍(顧粉團著)
顧曉軍及作品初探(劉麗輝著)ISBN 9789869505178
 
 

2019年6月15日星期六

香港妈妈反「家暴」

2019年6月14日星期五

民主运动中的「低度武力」

网购顾晓军新书
 
民主运动中的「低度武力」
 
    ——顾晓军主义:随笔  四千零九十八
 
 
  「三天不学习,赶不上刘少奇。」毛泽东的这一句话,还是有点儿道理的。
 
  我是民主运动的思想理论家,出版过《平民主義民主》、《公正第一》等著作,分析与阐述过台湾的「太阳花」运动,及美国等西方世界出现的种种运动,但,我如果不学习、不关注香港,我也会落伍的。
 
  首先,我声明:不对「送中」加以评论。虽然,我刚刚摆渡了「送中」,没有被屏蔽,但我还是不议论。
 
  我探讨的是在这次香港抗争中出现的一个新词:低度武力。我再说一下,「抗争」是事实存在的——立法会要通过「送中」,民众不想让「送中」通过,这就是抗争。
 
  而有抗争,就有静坐、游行等形式。那什么是临界点呢?这就是「低度武力」。
 
  低度武力,指不遵从管理者,但不使用武力。
 
  比如,法国的黄背心烧毁红绿灯等,这就超出了低度武力。
 
  我研究过台湾的民主运动。如,找个旧汽车轮胎或一推旧报纸烧一下,这就是低度武力。
 
  民众抗议的手段与形式,其实很少。因此,社会应允许不同意见的人使用低度武力,表达他们的心愿。
 
  而这次香港,连烧旧汽车轮胎、旧报纸都没有。他们,最多只是想占领立法会。为什么他们想占领立法会呢?因为,条例只需要简单多数就能通过。所以,他们害怕自己被少数人代表了。
 
  因此,我呼吁林郑月娥不要心急,多听民众意愿。因为,昨天中国驻英大使刘晓明说了,「中央从未指示香港修例,这次修例是香港自己发起的。」
 
  你林郑月娥并不存在压力,又何必与香港民众「为敌」呢?
 
  打住。我还是不议论「送中」,只作理论探讨、探讨平民主義民主运动中的形式与临界点「低度武力」。
 
 
              顾晓军 2019-6-14 南京
 
 
世界欠顧曉軍一個諾獎 https://www.sanmin.com.tw/Product/index/007127026
GuXiaojunist Philosophy(顧曉軍主義哲學【英文版】)
向諾貝爾和平獎、文學獎推薦顧曉軍(顧粉團著)
顧曉軍及作品初探(劉麗輝著)ISBN 9789869505178
 
 

如果死了人,林郑月娥就完蛋了


2019年6月13日星期四

如果死了人,林郑月娥就完蛋了

 
    ——顾晓军主义:随笔  四千零九十七
 
 
  2019-5-31我说29日华为手机卡香港爆发大游行,2019-6-1我在〈长篇侦探小说《天上人间花魁之死》外传(002)〉中写港人聚集维多利亚公园示威、游行,本是说着玩的,谁料香港真的爆发了大游行。
 
  据说,有个17岁的女孩被辣椒水还是胡椒粉喷了,恶心、要吐等。还有一个人,被子弹击中了头部(好像没有死)。
 
  我突然想:林郑月娥很傻。如果真的死了人,林郑月娥岂不就彻底完蛋了?
 
 
              顾晓军 2019-6-13 南京
 
 
世界欠顧曉軍一個諾獎 https://www.sanmin.com.tw/Product/index/007127026
GuXiaojunist Philosophy(顧曉軍主義哲學【英文版】)
向諾貝爾和平獎、文學獎推薦顧曉軍(顧粉團著)
顧曉軍及作品初探(劉麗輝著)ISBN 9789869505178
 
 

推到林郑月娥

网购顾晓军新书

网购顾晓军新书

网购顾晓军新书 http://guxiaojun538.blogspot.com/p/blog-page_12.html 网购顾晓军新书 貿易戰                   https://www.sanmin.com.tw/Pro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