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0月18日星期四

贸易战与台湾「87解严」


贸易战与台湾「87解严」
 
    ——顾晓军主义:贸易战三千九百八十一
 
 
  于〈这枰「一盘很大很大的棋」〉,fight4freedom道「老顾这篇不错……可以当作右派怼白左的指导性范文」。
 
  Qingtingwei也说,「看来梯子坏了也能激发出一些新观点」。
 
  其实我早说了,梯子坏了,心也就静了下来。
 
  一些想法
 
  贸易战以来,我一直有些想法:其一,就是日本的「停滞二十年」,与「广场协议」之间没有直接关系。于此,我已在〈贸易战:趋势、比较与抉择〉中证明了。
 
  其二,就是台湾的「87解严」,与台湾的经济腾飞相关、与美国相关;或许,也有个类似于「广场协议」之类的东西。于此,我想研究、希望大陆也能实现一场「宁静革命」。
 
  我读过宋楚瑜谈蒋经国,记得有个美国代表团去了台湾;一年后,就实行了「87解严」。如是,我重读这方面文字,但,却没有得到想要的证实。
 
  如是,我扩展阅读范围,对资料也作了大量、深入的研究。「美国代表团」这茬,确实还是有的,只是并不类似于「广场协议」;但,与「87解严」相关。而「87解严」,又与台湾经济发展密切关联。
 
  这样,我来简单说说从「87解严」,说说「解严」与经济发展之间的瓶颈关系。我希望:中共也能从中获得启迪。
 
  台湾87解严
 
  海外一直在笑中共在中美贸易战中的举止失措与抵抗,而我觉得抵抗是正常的。美国的文化教育,是不做无谓的牺牲;因此,在战场上的美军士兵,在实现战斗目的无望、且危及生命时,就可以投降。
 
  而中共,则最忌讳投降。其实,忌讳投降不仅是中共的党文化;同样,也不是中华的汉文化。弄懂这一点,于理解台湾的「87解严」有益。另,于「87解严」,很多人以为是政治解严;其实不然,「87解严」是军事解严。
 
  「解严」,其实是对应于「戒严」而言——1949年,国民党战败、退守台湾后,为了更好地抵抗中共,陈诚按蒋介石的旨意,于519日发布了「警备司令部」戒严令,宣布台湾处于「战时动员状态」。随后,在台湾的国民党当局,颁布了涉及党禁、报禁等等的管制法令,全面控制了社会的各个角落。
 
  之后是大陆「一定要解放台湾」与台湾「反攻大陆」的现实,因此这个「戒严令」一拖就是三十八年。也因此,所有描绘「87解严」前的黑暗与「白色恐怖」、也都是真的。
 
  到了上世纪七十年代,台湾做加工出口,人们的生活渐渐富裕起来。而人类富裕后的奢求,就是个性解放。然,现实中又有党禁、报禁等的管制法令;如是,在这期间、各种政治事件频发。
 
  这现象引起了美国的不满,国会中一些议员成立了「台湾民主促进委员会」;李亚频事件后,美众议院经辩论表决,通过了要求台湾加速民主化、开放「党禁」、取消「戒严令」、实行人权与民主政治发展的233号提案。
 
  在这样的背景下,蒋经国同意《华盛顿邮报》到台湾访问。而专访时,蒋经国又出人意料地说,「我们会在制订『国家安全法』之后,解除戒严,开放组党。」如是,一年后台湾新闻局就真的宣布了「奉总统令,宣告台湾地区,自76年(民国计年)715日零时起解严。」
 
  还是经济瓶颈
 
  虽说「87解严」是军事解严,与「广场协议」也无关。但台湾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做加工出口、给跨国资本输送廉价劳力后,财富得到了累积,生活水准提升,工资不断上涨。这样就受到了竞争的挑战,国际资本总要向工资更便宜的地方流动;而台湾累积起来的资本,也在寻求产业升级。注意,这很像现在的广东。
 
  再加上当时大陆的改革开放、引进外资等的政策,那时台湾出现了种现象——台商们提着皮箱去港澳,而后就从港澳、就把一箱一箱的新台币偷运进大陆。而这,极像前时大陆的私企资金的「外逃」。
 
  说白了,资本是逐利的;而产业升级,更需要资金的流动、自由化。中共对待资本、外汇「外逃」的办法,是「国进民退」、私企建立党组织等。当时台湾想到的,则是既然挡不住,就不如搞登记制,至少还可以收税。
 
  「87解严」前,台湾对外汇也是管制的,与大陆现在差不多。而管制,一是违背资本逐利的属性、也违背了产业升级的规律,二是管制未必管得住、管得好。这样,就从经济层面把「解严」提上了议事日程。当然,台湾的「87解严」,主要还是政治层面上的。
 
  经济要发展,资本要流动。这就是「87解严」前,台湾的一个经济瓶颈。而经济管制的松动,又必然与政治与社会的管制的松动是分不开的。如是,可以说台湾「87解严」是政治与社会的需要,也是台湾经济发展、资金流动、产业升级的需要。
 
  我想,中共当从中受到启迪——其一,管是管不住的。「上有政策,下有对策」,这是人人都懂的。其二,违背资本属性、产业升级规律,就是违背自然法则,会碰得头破血流。这也是有历史教训的。其三,出口出不去、资本又不让出去,央行放水、印钞票……中共想怎样呢,把大陆变成座「钱山」?
 
  怕就怕、真的出现「钱山」时,人民币、就更加不值钱了。
 
 
              顾晓军 2018-10-15~18 南京
 
 
向諾貝爾和平獎、文學獎推薦顧曉軍(顧粉團著)
GuXiaojunist Philosophy(顧曉軍主義哲學【英文版】)ISBN 9789863586678
顧曉軍及作品初探(劉麗輝著)ISBN 9789869505178
 
 

2018年10月17日星期三

「新自由主义」勘误


「新自由主义」勘误
 
    ——顾晓军主义:贸易战三千九百八十
 
 
  一直想写篇「批判凯恩斯主义」。虽在〈这枰「一盘很大很大的棋」〉中,我已对凯恩斯主义经济学理论及其左翼的性质进行了批判;但,总觉得还远远不够。如是,我搜索「海耶克 新自由主义」(哈耶克,又被译作海耶克,与凯恩斯有不解之缘)。
 
  说哈耶克与凯恩斯有不解之缘,是因决策者常在这两人的想法之间摇摆,影响着世界经济。上世纪三十年代世界性经济危机,代表凯恩斯主义的「罗斯福新政」通行。而七十年代石油危机、当世界经济陷入滞胀,「华盛顿共识」为标志的新自由主义又成为制定经济政策的主流价值观念。
 
  二十世纪末拉美、俄罗斯、东欧、东南亚等地的经济政策失败,又怪罪于新自由主义;再加上2008年的世界性金融危机,凯恩斯主义似有卷土重来之势。如今中美贸易战开打,凯恩斯主义又似呈失势。
 
  还说搜索「海耶克 新自由主义」。我吃惊的是竟见到——「新自由主义满足了特定时期中国社会的需要_牛虻_新浪博客」、「郑永年:新自由主义在中国的变种及其影响_爱思想」、「中国特色的新自由主义-陈一夫-搜狐博客」、「汪晖:『新自由主义』的历史根源——再论当代中国大陆的..._新浪博客」等。
 
  「中国特色」、怎么会是「新自由主义」呢?我先去看看陈一夫的,但我发现他竟全篇照搬郑永年的文章,且一字不差,也没标明转帖,不同的只是标题;如此,还教训跟帖者道「看来楼上要恶补有关政治经济基本常识」。汪晖、郑永年、牛虻的,我也看了;但,我觉得倒该说说「新自由主义」与「新保守主义」。
 
  其实,「新自由主义」、「新保守主义」都与凯恩斯相关,更与凯恩斯的对手哈耶克相关。上个世界二十至三十年代,凯恩斯对古典经济学的自由主义提出质疑,主张国家干预经济的思想等。因此,哈耶克针锋相对、对凯恩斯主义经济学理论提出了质疑,如是,二人展开了经济思想大战。
 
  于凯恩斯与哈耶克的大战,有美国作者尼古拉斯·韦普肖特写的书《凯恩斯大战哈耶克》,且有中文本。我的责任,则是说清楚「新自由主义」和「新保守主义」与凯恩斯、哈耶克、弗里德曼及奥地利学派、芝加哥经济学派之间的复杂的关系。
 
  已知:凯恩斯对古典经济学的自由主义提出质疑,哈耶克捍卫自由主义经济思想。那么,相对于古典经济学的自由主义而言,哈耶克就是「新自由主义」。而就哈耶克的经济学思想(相对于凯恩斯)而言,又算是某种保守。如是,哈耶克又被贴上了「保守主义」的标签。
 
  也就是说,至此,「新自由主义」和「保守主义」都是哈耶克的经济学思想,都是反对凯恩斯主义的。且,因为哈耶克(189958日-1992323日)是出生在奥地利的著名经济学家和政治哲学家,所以,又被称作奥地利学派。
 
  在哈耶克之后,又有反凯恩斯主义的弗里德曼等崛起。而弗里德曼在芝加哥大学执教,所以也被称作芝加哥经济学派。同样,弗里德曼也是捍卫自由主义的,因此,芝加哥经济学派也是「新自由主义」。也同样,芝加哥经济学派也被戴上了「保守主义」的帽子;而芝加哥经济学派比哈耶克要晚,因此,又被叫作「新保守主义」。
 
  其实,「新保守主义」与「新自由主义」都是自由主义。新保守主义提倡民间力量、政府不干预、自由竞争,推行减税、削减社会福利、小政府主义等等,反对多元文化社会、强调爱国主义、以战争制裁恐怖份子等。
 
  而「新自由主义」,则反对干预国内经济,强调自由市场的机制,主张减少对于商业行为和财产权的管制。在对外政策上(注意:这是大陆的解释),新自由主义支持利用政治、经济、外交及军事等手段打通外国市场。打通市场,则意味着自由贸易和国际性的劳动分工。
 
  如果按以上的解释,那么,「保守主义」、「新保守主义」,就是右翼。而「新自由主义」,则带有白左色彩,因认同「全球一体化」。问题是,即便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把哈耶克的经济学思想、奥地利学派划出新自由主义,也不能因弗里德曼、芝加哥经济学派被冠以「新保守主义」就不再是「新自由主义」。
 
  弗里德曼、芝加哥经济学派,是里根、撒切尔夫人的学术支撑。而里根、撒切尔夫人,则并不认同「全球一体化」,包括「欧洲一体化」。如是,「新自由主义」就悄悄变味了。
 
  尤其是中共,无论如何都不是、绝不是「新自由主义」。因「新自由主义」的本质,是自由、是市场经济、反对政府干预。而中共,除因「一带一路」而认同「全球一体化」之外,与自由、市场经济、反对政府干预等毫不相干;相反,其之「国进民退」、「结汇制」等,都是反市场经济。
 
  如果要给中共定性,那就是——对内,实行社会主义的垄断与掠夺;而对外,则实行国家资本主义的经济扩张与掠夺。
 
  真要说,其实「新自由主义」这头衔,倒是比较适合「顾晓军主义经济学思想」。因为,我倡导「化繁为简」的「大实话经济学」,倡导「立体思维」的「动态平衡」的经济学(而无论是凯恩斯或是哈耶克、弗里德曼等,他们各自的学术论述中、都带有种无法调和的偏执)。
 
  我还倡导「公正第一」,这是立人、立学问、立世界的根本;我还倡导「平民主义民主」,这是社会的方向,使任何社会都无法逃遁。因富裕推动人类的文化提高,而文化提高又促使人们的性格进一步独立。无论什么性质的社会,谁敢公开把老百姓越搞越穷?不敢。不敢就早晚得实现平民主义民主。
 
  不过,既然中共如此青睐「新自由主义」这顶桂冠(「精英主义」本是贵族、资本的代名词,然,已被白左与中共抢去了。这次,抢「新自由主义」,或许也与川普被扣上「保守主义」相关),那我的「顾晓军主义经济学思想」就不趟这泡浑水。
 
  勘误毕。反正,专制的中共决不可能是「新自由主义」。如果中共可称「新自由主义」,那以后癞蛤蟆就叫天鹅了。
 
 
              顾晓军 2018-10-16~17 南京
 
 
向諾貝爾和平獎、文學獎推薦顧曉軍(顧粉團著)
GuXiaojunist Philosophy(顧曉軍主義哲學【英文版】)ISBN 9789863586678
顧曉軍及作品初探(劉麗輝著)ISBN 9789869505178
 
 

2018年10月16日星期二

石三生: 顾晓军主义与诺贝尔经济学奖

石三生: 顾晓军主义与诺贝尔经济学奖: 顾晓军主义与诺贝尔经济学奖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九州评论 · 之一千零六十二 在中美贸易战这场举世罕见的经济大事件正如火如荼之际,诺贝尔委员会把经济学奖授予了两个美国经济学家——一个是以研究气候变迁、并以《气候赌局》闻名的威廉·诺德豪斯;一个是研究内...


这枰「一盘很大很大的棋」
先进淘汰落后不存在博弈
贸易战:趋势、比较与抉择
贸易战可能延烧的10战场
贸易战也是场文化的冲突
网购顾晓军新书

2018年10月14日星期日

石三生: 世界欠顾晓军三个诺奖

石三生: 世界欠顾晓军三个诺奖: 世界欠顾晓军三个诺奖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九州评论 • 之一千零五十九        推友微之居士感慨“世界欠顾先生一个诺奖”,真是道出了我和顾粉团众兄弟们的心声。   顾晓军先生复出以来的五千多篇文章,其思想丰富,有已出版的《九月随想》...



这枰「一盘很大很大的棋」
先进淘汰落后不存在博弈
贸易战:趋势、比较与抉择
贸易战可能延烧的10战场
贸易战也是场文化的冲突

网购顾晓军新书

石三生: 在中美贸易战中异军突起的顾晓军经济学

石三生: 在中美贸易战中异军突起的顾晓军经济学: 在中美贸易战中异军突起的顾晓军经济学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九州评论 · 之一千零六十 特朗普总统发起的中美贸易战,虽然远未到盖棺论定的时候。但说贸易战已经成为检验中、西方主流经济学家的学识优劣的一堂公开课,应该是不会错的。 而当今所谓的主流经济学...



这枰「一盘很大很大的棋」
先进淘汰落后不存在博弈
贸易战:趋势、比较与抉择
贸易战可能延烧的10战场
贸易战也是场文化的冲突

网购顾晓军新书

网购顾晓军新书

网购顾晓军新书

网购顾晓军新书 http://guxiaojun538.blogspot.com/p/blog-page_12.html 中國新民運 http://www.sanmin.com.tw/Product/index/00670956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