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31日星期一

孙政才“政变”之猜想



孙政才“政变”之猜想
 
    ——顾晓军主义:“先帝”曰三千四百七十七
 
 
  一觉醒来,爬墙头看风景。横看竖看,都觉《京西会议恍如林彪出逃 胡春华福祸难定》有看头。胡春华与我无关,不论。那就写篇《孙政才“政变”之猜想》。
 
  “恍如林彪出逃”,即以“九一三事件”,比孙政才。而“九一三事件”,出逃只是表象、只是结果;其本质,不是出逃,而是政变。或曰,被认为是政变,被认为林彪集团企图实施政变。
 
  “九一三事件”之前,林彪已被确定为“法定”接班人。如果林彪集团按部就班地等接班,就不能叫“政变”。问题是,除林彪身体欠佳外,毛林关系也逐步恶化,这样,林彪集团就等不到按部就班接班的那一天了。
 
  不能等,还不叫“政变”;必须有计划、有预谋,才能叫“政变”。如是,“‘571’工程纪要”就凸显出来了。“‘571’工程纪要”,可谓政变计划。我们假定,如果“‘571’工程纪要”没有实施、或没来得及实施,那么,也只是计划、而不是政变。
 
  除了计划之外,政变的另一个要素,就是要有一支非常规的武装。那么,林立果的“小舰队”,就相当于一支非常规的武装了(其实,说“小舰队”是一非常规的作战指挥系统,更为合适,也更准确)。
 
  至此,就可以比照孙政才了。上面已说,如果按部就班地等接班,就不能叫“政变”。因此,既把孙政才比林彪,孙政才就有急不可待的因素在里面(在海外媒体报道中,有时候是判断,而有时候则被境内利用、含有意放料性质)。
 
  当然,即使孙政才急不可待,也不构成政变。孙政才构成政变,必然触犯了类似于“‘571’工程纪要”或“小舰队”这样的底线。或,两样都触犯了,或触犯了其中的一样。如果是触犯了其中的一样,我觉得触犯了“小舰队”、有支非常规武装的可能性大些。
 
  我们已知,现公开材料说,孙政才清除薄熙来余党不力,且在拉拢薄熙来的余党。我们还知,薄熙来出事后,有过一个说法——薄熙来为武装对抗,曾准备了几千条枪(或几万,记不准了)。然,后来却说下落不明。
 
  “下落不明”,是对不清楚下落者而言;而于清楚下落者,不是不明,而是非常清楚。那么,清楚这几千条枪(或几万)的人,就在薄熙来的余党中。是不是这样的道理呢?
 
  如果是,这薄熙来余党就还在重庆,且可能在孙政才清除不力的人员中。如果确在孙政才清除不力的人员中,那么,有异志的孙政才,就很可能拉拢这样的人。
 
  换言之,当初有枪,就是因为能拉起队伍。那么,这样的人投靠了孙政才,也一样能拉起队伍。如是,我们可以大胆判断:孙政才或许有支非常规的武装。当然,未必有几千人;但,几百、甚至几十,那也是不得了的,也是触犯底线的、堪比林立果“小舰队”的。不是吗?
 
  如此,“京西会议恍如林彪出逃”才能够成立。
 
  不好意思,我顾晓军又瞎猜了。
 
 
              顾晓军 2017-8-1 南京
 
 
平民主義民主 ISBN 9789869337243
大腦革命 ISBN 9789869198103
公正第一 ISBN 9789869269346
打倒魯迅 ISBN 9789869220293
顧曉軍小說【一】 ISBN 9789869220224
顧曉軍小說【二】 ISBN 9789869314596
顧曉軍小說【三】 ISBN 9789869397841
 
 

孙政才依附“老领导”的节点



孙政才依附“老领导”的节点
 
    ——顾晓军主义:“先帝”曰三千四百七十六
 
 
  海外媒体在说,原以为孙政才是团派的人,而从现在所揭露的材料看,孙政才是江曾的接班人。我以为,这样的说法是有失偏颇的。
 
  其在于,孙政才被“储君”时,海外媒体曾齐声认为孙政才与胡春华一样,是团派的人的。当然,这可能是江曾的烟幕弹。但,即使是烟幕弹,海外媒体一致认为孙政才是团派的人,这岂不说明海外媒体都走眼了?而海外媒体人皆如此不堪,我是不敢苟同的。
 
  我以为,孙政才应该还是团派的人。而是在某一节点上,被江曾收购了。这,就如同令计划。令计划,原本肯定是团派的人,是胡锦涛的心腹。正因为如此,被周永康等看上,应还看上了令计划手上的“山西会”,才设下了“3.19”车毁人亡之大计。
 
  爱子令谷被死亡,使令计划失去理智,即率中南海警卫部队赶赴现场。这是令计划犯大忌的大错特错。如是,周永康即率政法委的武警赶赴现场,对令计划及中南海警卫部队实施了反包围。如是,令计划的犯大忌的大错特错、被坐实。
 
  这样,令计划就不得不跟着周永康去政法委大楼谈判。而这时,令谷已死。令计划是为已死的儿子拼掉自己呢,还是与周永康合作、为今后留一线希望。显然,令计划选择了后者。这,就是令计划依附于周永康等的节点。
 
  同理,我以为,孙政才应该是团派的人,而是在某个节点上被策反。那么,孙政才是怎么被策反的呢?我以为,这分两步:第一步,是周永康的爱将何挺,以“龙子”、小三套住孙政才(我之前的文章多有分析,这里不赘)。第二步,则是刘淇假游西藏之名,去重庆游说孙政才。
 
  因刘淇是孙政才原上司,孙政才便全程陪同。而在陪同中,刘淇对孙政才剖析了养几个小三、生几个“龙子”之祸,而要避祸,就只有跟着“老领导”。因在这些方面,“老领导”是宽松的;而新领导,则是“翻脸不认人”的。如是,孙政才便上了“老领导”的船。
 
  这,就是孙政才依附于“老领导”的节点。这,也才是“孙政才事件”的看点(否则看啥、又有啥好看)。如同令计划失爱子而依附于周永康等一样,孙政才也踏上了一条不归路;所不同的,是令计划失去了爱子,而孙政才却多出了几个“龙子”。
 
  “龙子”,是孙“储君”跌倒的绊脚石,也是孙“政局”及他的“老领导”们认栽(不得不认,事实胜于雄辩!其几个“龙子”,既是孙政才腐败的铁的证据,又是孙政才欲将“无产阶级红色江山”变成其个人的封建王朝的铁的证据)。
 
  真可谓“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龙子”,本是长局(长达五年的布局),是孙政才无法抗拒、必须登上“老领导”的船的必胜招。然而,到头来,“龙子”也成了破绽、成了对手破局的无法弥补的破绽。
 
  往后,新领导、便可以废“储君”,废“隔代指定”、“隔代立储”了。因,“隔代指定”、“隔代立储”的把柄已落下;“储君”,百害而无一利。既是百害而无一利,那么,废除“储君”制,废除“隔代指定”、“隔代立储”,也就是理所当然。是不是这么个最基本的道理呢?
 
  同理,做局套令计划的周永康被拿下,那么,做局套孙政才的刘淇,也可能会被拿下。不仅刘淇可能被拿下,且刘淇后面的总策划、总导演等等,皆有可能被拿下。这就又应了“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因,这些把柄,全都是自己递上、递过去的。
 
  不好意思。陆东跟推,说“顾大师的眼睛比刘刚还毒”等等。其实,我只说了三分之一。我一直教导石三生、顾门弟子、顾粉团等,不要把话说尽……这,也算是“顾门”秘笈。
 
 
              顾晓军 2017-7-31 南京
 
 
平民主義民主 ISBN 9789869337243
大腦革命 ISBN 9789869198103
公正第一 ISBN 9789869269346
打倒魯迅 ISBN 9789869220293
顧曉軍小說【一】 ISBN 9789869220224
顧曉軍小說【二】 ISBN 9789869314596
顧曉軍小說【三】 ISBN 9789869397841
 
 

2017年7月30日星期日

何清涟,你是“老领导”的马仔吗?



何清涟,你是“老领导”的马仔吗?
 
    ——顾晓军主义:“先帝”曰三千四百七十五
 
 
  我在《京西宾馆与海外民运的那些事》里,介绍了《黄海军演北戴河开会?三股势力合流反习王》中的所言“学者何清涟719日脸书上表示,最近几个月,在反对习王联盟上,三种利益与目标完全不同的势力合流”。
 
  及何语“官员因反贪之故希望王岐山下台被整肃,斩断习的臂膀;部分反体制知识分子希望郭文贵能削弱习近平的权威,动摇中共统治;不少民运与国内底层失业青年希望借郭文贵之力让中共倒台,以取而代之。因此江曾等老领导成了这几种力量众望所归”。
 
  而后,我则分析:单“三种”“势力”的划分,何清涟何以堪称“学者”?“不少民运与国内底层失业青年”,咋会分成一类呢?他们有何共同之处?即使要分,“不少民运”与“部分反体制知识分子”归为一类、岂不更加合理吗?
 
  以及“不学无术呀,基础训练太差了。最起码的归纳法,都不熟悉、都不能娴熟地运用。这种水平,与周带鱼又有何区别呢?如果这样的水平、都能称为‘学者’”等。这其实是我在考考长期跟随我的读者。
 
  正解:何清涟,用不把“不少民运”与“部分反体制知识分子”归为一类、而把“不少民运与国内底层失业青年”归为一类、的归纳法上的浅显的错误,给读者挖坑、让读者像我前文一样生疑,而暗度“江曾等老领导成了这几种力量众望所归”。
 
  也就是说,何清涟以“众望所归”,在为“江曾等老领导”,收集“因反贪之故希望王岐山下台被整肃”、“部分反体制知识分子”、“不少民运与国内底层失业青年”之三股力量,以达到“斩断习的臂膀”、“取而代之”等。
 
  如果我此刻没说之前,只读了我前文《京西宾馆与海外民运的那些事》,读到“因此江曾等老领导成了这几种力量众望所归”时,心中已有了疑惑,那你就很有长进了、没白白跟读我的文章。反之,需努力。顾门弟子、顾粉团、作家班及其他顾友,亦同理。
 
  何清涟,拐着弯替“江曾等老领导”收集三股力量;暗度陈仓,把“老领导”说成当今中国失意者之“这几种力量众望所归”。如此这般,何清涟、还不是“老领导”的马仔吗?还不是假装反体制、真正潜伏在海外的中共文字特工?
 
  何清涟,希望你能承认是潜伏在海外的中共文字特工、是“老领导”的马仔。如果不承认,那你的“江曾等老领导成了这几种力量众望所归”,就真的是胡说八道——“老领导”在位时,除了贪腐分子,“部分反体制知识分子”和“不少民运与国内底层失业青年”何时得过优惠?
 
  过去没有优惠,难道重新上台可以惠及“部分反体制知识分子”和“不少民运与国内底层失业青年”?如果三股势力的后两种势力为“老领导”卖命,不用说立马危险;单重新上台后,不也狡兔死走狗烹?中共会与“部分反体制知识分子”和“不少民运与国内底层失业青年”分享成果?
 
  何清涟,你的用心真的是太恶毒了——只顾你的“老领导”,不顾反体制知识分子、民运及失业青年的安危。如果你说是笔误,那单归纳法上的无知,你就是个冒充“学者”。
 
 
              顾晓军 2017-7-30 南京
 
 
平民主義民主 ISBN 9789869337243
大腦革命 ISBN 9789869198103
公正第一 ISBN 9789869269346
打倒魯迅 ISBN 9789869220293
顧曉軍小說【一】 ISBN 9789869220224
顧曉軍小說【二】 ISBN 9789869314596
顧曉軍小說【三】 ISBN 9789869397841
 
 

京西宾馆与海外民运的那些事



京西宾馆与海外民运的那些事
 
    ——顾晓军主义:“先帝”曰三千四百七十四
 
 
  海外媒体在议“726日中南海突然召集省部级高官进京举行两天的紧急会议,被中共党媒定调为‘十九大前最重要的一次高层会议’”,在揣测不让做笔记的会议是何内容。
 
  其实,我觉得从三个层面去考量,京西宾馆的会议内容是很容易界定的。一、看背景;二、看主抓的工作;三、看防范什么。于背景,自然是——第一“十九大”、第二“孙政才事件”、第三“郭文贵爆料”。于主抓的工作,翻翻人民日报即可。于防范什么,不过是防范金融政变等之类。
 
  我们用排除法,即可将“主抓的工作”与“防范”排除在外了。而于“十九大”,也主要是猜谁当常委、谁进政治局等等。至于“十九大”的路线、方针、政策等,如果有全新的变化,则很难猜;而如果没有新的变化,则不需要猜。
 
  因此,京西宾馆的“神秘”,就在于“孙政才事件”与“郭文贵爆料”。于“郭文贵爆料”,我过去说过很多了,今天要补充的是:郭文贵肯定有“老领导”。而“老领导”的能力,也肯定不一般。为什么?因郭文贵迄今没啥赢面,唯一的、是妻女去了美国。
 
  凭什么你爆了“我”的料、“我”还要放你妻女去了美国?这也不是习的、一贯的强硬的风格,是吧?这样,就可以断定——郭文贵妻女去美国团聚,在某种意义上说、是“老领导”从中斡旋的结果。
 
  我要补充的第二点,是孙政才一定与郭文贵有关系。当然,不一定有直接关系。但联系“老领导”看,孙政才一定与郭文贵有间接的关系。否则,郭文贵说孙政才是“千年一遇的天才”、就是有病。虽然郭文贵很多做法像有病,但这件事上不是。
 
  第三点,从“天才”论看,从炒作的手法等等看,郭文贵背后的“老领导”,与捧韩寒是“天才”、“公知”、“选韩寒当总统”的人或曰势力,应该是同一伙人或曰同一伙势力。因此,孙政才背后的人,应该也是这伙势力。
 
  好,分析完了。至于京西宾馆会议如何对付、及这伙势力如何反攻,与我顾晓军没有关系。我无权无势,既不站队、更不参与,认认真真做好看客,乐见大厮杀。
 
  与京西宾馆会议召开的同时,海外民运也在开会。有赵岩在推特上的报道“民主运动海外联席会议”、“中国人只有海外联席会议的会才可以在美国国会开”、“海外联席会议第二天”、“第14届海外联席会议第二天”、“美国国会食堂进来的人都可以吃快餐”等。
 
  赵岩还报道:“王军涛博士讲:民运应该有好的宽泛博大的心态,迎接民主运动新生的力量,民主运动保留火种之人和破局人的区别必须分清楚,发动群众,建立组织,筹集资金,都需要不同于人才”。
 
  这里,我插几句。难怪海外把王军涛看成未来的总统。如果不是我搞出远超教授、博士之类水平的《公正第一》、《平民主义民主》和《大脑革命》等等,博士是有卖点的。刘刚傻,搞了三个硕士;可,三个硕士也不顶一个博士的卖点,是不是?
 
  当然,刘刚是为了生存、为了好找工作。刘刚,是不能比王军涛的。据刘刚说,王军涛是做“绿卡”之类的生意的。刘刚,也确实进了世界名企,但刘刚又把工作都弄丢掉了。刘刚的解释,是中共的特务害他丢了工作。
 
  而据赵岩说,刘刚是在人家大公司里,用业务工作的电脑、发“茉莉花”的指令,才丢了工作的。刘刚需要隐姓埋名吗?也难说,他的博客,迄今都叫“中国茉莉花行动部落”。但,我觉得刘刚主要还是自由惯了,结果公私不分。
 
  或许,刘刚迄今都没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都会觉得用一下电脑有什么大不了的。其实,这涉及到人家美国大公司、不愿参与到中国的“茉莉花”中。这就说回来了,体制内则有些潜移默化的不错的训练。
 
  昨,见《黄海军演北戴河开会?三股势力合流反习王》,文章道“学者何清涟719日脸书上表示,最近几个月,在反对习王联盟上,三种利益与目标完全不同的势力合流”:
 
  其曰“官员因反贪之故希望王岐山下台被整肃,斩断习的臂膀;部分反体制知识分子希望郭文贵能削弱习近平的权威,动摇中共统治;不少民运与国内底层失业青年希望借郭文贵之力让中共倒台,以取而代之。因此江曾等老领导成了这几种力量众望所归”。
 
  我不去说其他。单“三种”“势力”的划分,何清涟何以堪称“学者”?“不少民运与国内底层失业青年”,咋会分成一类呢?他们有何共同之处?即使要分,“少民民运”与“部分反体制知识分子”归为一类、岂不更加合理吗?
 
  不学无术呀,基础训练太差了。最起码的归纳法,都不熟悉、都不能娴熟地运用。这种水平,与周带鱼又有何区别呢?如果这样的水平、都能称为“学者”,那我“顾门弟子”中的学生,岂不个个都能当社科院院士?
 
  算了,还说赵岩的报道。赵岩报道王军涛博士讲话的推文后,有跟帖——@laohan66:“民运已亡,它已成为历史的一个符号!让我们向它默哀三分钟”、 @hXMiYAxoQOq4VGU:“看看民运那帮人的嘴脸,跟中南海那帮比之有过之而无不及”。
 
  @johnshan9:“就这帮人推翻土共吗?你看那个秃子的眼神,好有爱心的样子,中国脊梁都在此了”、@xbssrose:“要钱的都是骗子”、 @lba12862:“筹集什么资金,自己抢去”、@minguoXiaodizhu:“伪类们,滚”@peter4play2010:“开成散伙大会算球了,看着真特么累!”
 
  或许,跟帖者有五毛。但,即使有五毛,不也能从跟帖中窥见海外民运的一斑吗?海外民运,总分析别人身上存在的问题;今天,我来说说海外民运存在的问题(当然,我也欢迎海外民运,什么时候说说我、说说我身上的问题)。
 
  一、海外民运以后别谈钱了,你们帮艾未未搞走了几百万、帮陈光诚搞走了几十万……这些年,你们一直在搞钱,大家哪来这么多钱呢?以后,开会先总结下你们的成就,有成就再谈钱。
 
  二、你们真得提高水平了。像何清涟那样连归纳法都不熟悉、不能娴熟地运用的人都算“学者”,可想而知——你们大部分的人,恐怕连何清涟都不如,怎么领导中国民主运动?又怎么带领我们迎来中国民主的曙光?
 
  三、你们的肚量太小,与中共半斤八两。王军涛说“民运应该有好的宽泛博大的心态”,可王军涛自己迄今都在推特上拉黑我。请问王博士的“好的宽泛博大的心态”在哪?
 
 
              顾晓军 2017-7-30 南京
 
 
平民主義民主 ISBN 9789869337243
大腦革命 ISBN 9789869198103
公正第一 ISBN 9789869269346
打倒魯迅 ISBN 9789869220293
顧曉軍小說【一】 ISBN 9789869220224
顧曉軍小說【二】 ISBN 9789869314596
顧曉軍小說【三】 ISBN 9789869397841
 
 

2017年7月29日星期六

孙政才错在哪里?



孙政才错在哪里?
 
    ——顾晓军主义:“先帝”曰三千四百七十三
 
 
  作为男人,有人跟你说“带你上哪去玩女人,长见识”或“带你上哪去玩女人,可好玩”等,是正常的。问题,是你怎么应对、怎么处理这些信息。
 
  或许,何挺对孙政才说“你都是‘储君’了,只有一个女儿,没有儿子,没有‘龙子’,这怎么能行?我给你找几个小三吧,悄悄地生几个儿子、生几个‘龙子’,将来也好继承大位”之类。
 
  孙政才怎么回何挺的,就已经不需要我们再推测了。从已经爆出来的材料看,孙政才欣然接受,且忙得不亦乐乎。否则,又怎么会有几个儿子、几个“龙子”呢?
 
  这就是孙政才的第一层面的错了。其实,从孙政才在北京市农林科学院当官开始,孙政才就是小众人物了。到了北京市顺义县当官,就已经是“父母官”、 已经是公众人物了。
 
  公众人物,怎么可以有小三、有私生子呢?你又不是演艺明星(演艺明星也不应该有,媒体宣传这些,是媒体的误导)。或许有人会说,现在官场都这样,现在党内都这样。官场都这样、党内都这样,是法不责众、积重难返。然,法要是只责一个人的时候,你又怎么应对呢?
 
  如果说孙政才的第一层面的错,在封建意识、错把权力当私有等的话,那么,孙政才的第二层面的错,则在于人无远虑。“人无远虑必有近忧”,是古训。连这样的最起码的古训都忘了,可见孙政才是何等的忘乎所以。
 
  法不责众、积重难返,是侥幸。于公众人物,没有侥幸。或许有人会说,刘晓波哗众取宠、信口雌黄,且有明显的道德品质的硬伤,还没有自己的系统的民主思想,他不照样获诺贝尔和平奖?
 
  刘晓波确实是侥幸的。但,他那是没人盯着这些时获得的。如今,有顾晓军、石三生及顾粉团的众多战将盯着,谁还可能有刘晓波那样的侥幸呢?除非,诺贝尔和平奖评委会,是存心要毁掉和平奖的声誉。
 
  往后,不仅像刘晓波这样的、有道德硬伤的人,很难再获得获诺贝尔和平奖,像马拉拉那样的人造的假英雄,也会无缘诺贝尔和平奖了。这就是人类与人类社会的长处——知耻。
 
  如果要说孙政才的第三层面的错,就是毫无廉耻之心了。即便是现在官场都这样、现在党内都这样,孙政才没有听说过“十八大以后还不收手”这句话吗?这话的意思,再明白不过了——以前,可以“既往不咎”;以后,就绝不轻饶。
 
  如果要说孙政才的第四层面的错,就是不能审时度势。不能审时度势,怎么为官?做个普通老百姓,也不行呀!如,明明改革开放了,你非要念叨老毛的好,不能面对现实,这不是与钞票、与自己今后的人生过不去吗?
 
  回到本文的开头。作为男人,有人跟你说“带你上哪去玩女人,长长见识”等等。何挺对孙政才说“你都是‘储君’了,只有一个女儿”怎么能行。孙政才听了,春心荡漾。这就是意志薄弱。
 
  如果要说孙政才的第五层面的错,是意志薄弱的话,孙政才不仅不适合做高官,恐怕做个普通党员都不够格。意志薄弱的话,好像老毛早说过。当然,你可以说老毛也意志薄弱。那是老毛的事,反正,你不能侥幸,谁也不能侥幸。真正成功的人,又有哪个不是一生如履薄冰?
 
  批、定性孙政才,是中共的事。我说这些,是回答推友dannyjew的“怎么天天说些别人不懂自己也不知怎么回事的呓语呀?”。如果再不懂,大家就清楚你的身份、你是啥人了。
 
 
              顾晓军 2017-7-29 南京
 
 
平民主義民主 ISBN 9789869337243
大腦革命 ISBN 9789869198103
公正第一 ISBN 9789869269346
打倒魯迅 ISBN 9789869220293
顧曉軍小說【一】 ISBN 9789869220224
顧曉軍小說【二】 ISBN 9789869314596
顧曉軍小說【三】 ISBN 9789869397841
 
 

网购顾晓军新书

网购顾晓军新书

网购顾晓军新书 http://guxiaojun538.blogspot.com/p/blog-page_12.html 网购顾晓军新书 貿易戰                   https://www.sanmin.com.tw/Pro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