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9月30日星期六

中国民运中的“反炒战”



中国民运中的“反炒战”
 
    ——顾晓军主义:“先帝”曰三千五百三十二
 
 
  前面的文中提到:在“打倒鲁迅”中,我已意识到了“反炒”。否则,也不会写《鲁迅,与强奸》、《鲁迅,与下岗》、《鲁迅是个三儿》等刺激之。
 
  而有意识拿起“反炒”的武器,则是在“狂挺邓玉娇”、“杨恒均‘失踪’”、“艾未未‘被抓’”等的实战之中,代表作有《我也想“强迫要求陪其”“异性洗浴”》、《笑谈杨恒均玩“失踪”》、《党炒作艾未未是拐着弯封杀顾晓军》等。
 
  渐而,“反炒”也成为了我的文章、或曰战法的一大特色,代表作有反讽李敖的《西方那套并不好,安心党的好领导》,有坚决维护政治娱乐明星的《毛新宇没有错!人傻,有错吗?》,有强调党的领导作用的《在党的领导下上床干那事》等。
 
  “反炒”,是一种实用性很强的战术武器,也是种新型的战法(这后者,留待本文后面展开)。“反炒”,是逆思维定式,用正话反说、反话正说等的手段,道出事物的本质,且张扬所阐述的道理、已达到极端效果,使读者在阅读之中感受到一种会心的愉悦。
 
  “反炒”,还是我们中国民主派的写手,丰富写作样式、增加表现手段的一种很好的途径。如我的文章《“公正第一”的坏处》,以及我的很多即兴的政治小说等等。此外,看懂“反炒”,也是些初涉网络的朋友们摆脱网愚的捷径。
 
  “反炒”,既适用于“游戏战”,也适用于“热点战”,甚至适用于情况不明下的“间谍战”(“反间谍战”)。如果运用恰当,用于“谋略战”、“理论战”等也未尝不可。总之,“反炒”是在专制的封杀环境下迸发出的人类新智慧。“反炒”,讲究借力、借对手之力而形成特效。
 
  “反炒”的适用范围与功效,也正在不断地被我们的、中国民运的对手们发觉而扩展(上面已提到,后面详解);因此,在言论自由的状态每况越下的环境中,追求民主的同仁们、尽快掌握“反炒”,是刻不容缓的。
 
  以下,先简述“反炒”的由来(也是将概念、定义等,重新拉回到实战中)。“反炒”,似“质疑学派”等一样,是我顾晓军发明的,也是“顾晓军主义”的组成部分之一。于此,石三生与“顾粉团”及广大读者,都是最好的见证。
 
  “反炒”,渐而被广大读者所接受,包括中文网络上的高端读者群,如“六四”学生运动领袖、民运大咖、设计大师刘刚等。也正是因为刘刚在其博文中用到了“反炒”这个概念,我才撰写了《刘刚学会了“反炒”》2016-8-10)一文以记录。
 
  在《刘刚学会了“反炒”》之中,我讲述了“反炒”的形成与来龙去脉,也阐述了“反炒”形式与作用。如“雷锋,是中共正炒的典型。艾未未,是中共反炒的典型。韩寒,是正炒、反炒兼而有之,反炒大于正炒”(见《为什么不能斥责民众或民族?》)。
 
  在《刘刚学会了“反炒”》之中,我进而通过《郭美美会不会又是炒作?》,解说“如果又是炒作,那么,郭美美为何要触敏感的‘反腐’呢?可以这样理解:反炒、手法翻新,只有充分利用社会情绪,才能形成最大的轰动效应”。而这些,已经说的是“反炒”的效果了。
 
  在《刘刚学会了“反炒”》之中,我还通过《党又反炒我了》,进一步阐述:“反炒,讲究——打压与张扬,并举——在境内打压,而在海外把境内的打压张扬出去”、“如艾未未,这边‘失踪’,那边就让‘德国之声’领头恶炒”等。这,是揭示中共已经将“反炒”运用于整个战役。
 
  “反炒”,就是这样、在党与我的博弈之中,一步步成熟起来(注意:我已总结与阐述的“谋略战”、“间谍战”、“热点战”、“理论战”、“反炒战”、“游戏战”及“消费热点”等等,都不是单一的,应学会套用,形成立体的战争形式)。
 
  “反炒”的本质,是灵活机动,是改变原有的战略与战术形式,进行伪装。这样,至少可满足——在战略与战术的初期,获得隐蔽战略与战术的意图、以及进攻方向等等的效果。尤其在专制体制下,“反炒”还是一旦被追责时的、自辩的证据。
 
  如在“消费郭文贵”之中,我的文章与视频的标题,绝大部分是《斩首金正恩,抓回郭文贵》、《报告党,郭文贵搞顶层设计》、《郭文贵把猜测当爆料 践踏新闻原则》等等,以至连刘刚都被迷惑,差点要拉黑我。而若遇秋后算账,这难道不能说是“替党说话”?
 
  “反炒”的战略,也可谓步步留后路。尤其是生存在专制体制中,尤其在情况不明、阵线不清的状况下——按“‘消费热点’理论”,不出手就是浪费机遇,出手却又不知该站在哪边(注意:我还有“‘不站队’”理论);因此,最简便而又安全的做法,就是先“反炒”了再说。
 
  反过来说,“反炒”亦被党用得炉火纯青。那海外被中共内控的媒体(我不说哪家,但、有事实),不也以骂中共、爆料等为业?而在那“犀利”的骂声中,兑入诸如“素质论”等的观点、让人上当。而这,不也正是“反炒”吗?
 
  在事实上,“郭文贵爆料”亦未必就不是“反炒”。如,石三生昨日的《郭文贵大骂大帮忙?》,就是透露、其怀疑郭文贵是“反炒”周小平。而今日的《再论郭文贵大骂大帮忙》,则把推友任建平(毛毛)逼入窘境。
 
  任曰“小骂大帮忙?那,大骂帮何忙?不骂帮何忙?小赞帮何忙?大赞帮何忙?其实,其间并无逻辑必然!客观,应究理性讲逻辑,那文化惯性依旧,乃中式的逻辑!铮铮然的,细究却是谬误!可见,无逻辑公式化泛用,极不妥!郭骂之论非在大小,此文之谬”等等。
 
  其实,任建平的话不无道理,但,任建平的错在食古不化——简单一句话:“心灵鸡汤”有逻辑吗?“反心灵鸡汤”有逻辑吗?都没有,或者说都有——“心灵鸡汤”的逻辑,是打鸡血;而“反心灵鸡汤”的逻辑,则是“恶搞”。
 
  “反炒”,亦如“恶搞”、“反心灵鸡汤”等一样——是在专制体制的特殊环境中,在党与民主派的相互作用下,一步步发展、成熟、丰满起来的。“反炒”的原始基因,或许就是网络“恶搞”。“反炒”,也很可能是一种外国人看不懂的中国文化。
 
  总而言之,“反炒”已蔚然成风,“反炒战”亦已形成、发展,甚至可谓壮大,且皆已不再以我们的意志为转移。中国民运,如若不能拿起“反炒”与“反炒战”的武器,无异于作茧自缚。
 
 
              顾晓军 2017-9-30 南京
 
 
 
 



2017年9月29日星期五

中国民运中的“间谍战”



中国民运中的“间谍战”
 
    ——顾晓军主义:“先帝”曰三千五百三十一
 
 
  写“谋略战”时,就知“间谍战”绕不过去了。因在过去,参谋部为一部;二部,就是搞侦察、情报的。然,我已写过“抓特务”,遂想到用“二合一”之法。
 
  昨,海外有报道《中共国台办再出丑闻 3官员涉谍被查》,说“有3名局级官员遭调查,其中2人为‘台谍’被逮捕,1人是‘美谍’,已逃亡”,还说“调查其实是个‘意外’……习近平信任的陈文清出任国安部长后,国安部对可疑部门进行贪腐调查,不料在国台办内部发现泄密事件”等。
 
  哎,党呀党呀党呀党,这回洋相出大了。自“老领导”始,中共用大量的、应该用于对外的力量,用于对内、对付老百姓。如,为对付我,竟派出杨恒均这样的高级间谍,跟我玩“海外来人了,上峰已到,要名单”等,却把真“投敌”的放一边。
 
  我说“真‘投敌’”,是实在不愿把台湾与美国当敌人。然而,于价值观讨论、时政评论等上,你可以把台湾与美国当战友;而在情报等上,则万万不可贴上去。否则,就真的是“颠覆罪”了。此外,给钱也不能拿,不要你干事也不能拿。这是我顾晓军的忠告。
 
  如今,复杂就复杂在这儿——从思想、政治观点等方面说,与台湾和美国是“同志”;而从情报等方面说,绝不可逾越。尤其身在大陆的民运人士,万不可儿戏。因谍战片的误导,不少人以为当间谍惊险、刺激,其实那是条万劫不复之路。无论给谁当间谍,都没好下场。
 
  中国民运的“间谍战”,其实是反间谍之战。而作为中国民运人士,只能从为了保护好自己的角度、“抓特务”。如,我写《一个弥天大骗局》等,“抓特务”、抓出杨恒均等,是为了保护我自己、保护“顾粉团”。若走远了,则很危险。
 
  以下,照搬我的《中国民运中的“抓特务”》。有不妥处,望大家海涵。再次忠告:当特务,都没好下场。无论哪边的特务,都不要当。尤其是在如今这复杂而尴尬的环境中。
 
  Google“顾晓军”,见“‘韩寒’这个韩仁均+路金波的笔名难道不是已经死了吗?挺韩文化人有几个出来道歉?王丹和余杰至今挺僵尸‘韩寒’”。
 
  打开一看,居然是网页,还有“王丹的确不抓民运中的伪类或杂货或特务,其原因:他本人就是其中一员。王丹20万美金(40万美金)去想,已经不需法院判。因为已经自认了。曾宏的三万之事经过法院了,结果你们应该知道”等。
 
  如是,我想到写这文章(其实,“抓特务”是《中国民运》内定要写的)。或许,有人要问:前时,你不刚写了篇《海外民运百分之百是特务又如何?》吗?没错,“海外民运百分之百是特务又如何”,相当于毛泽东的“统一战线”,而“抓特务”,则相当于“延安整风”。
 
  没有“统一战线”,毛泽东领导的“中国革命”断然不可能取得成功。而没有“延安整风”一类的内部整肃,“中国革命”怕也很难取得成功(除中共需统一思想外,军统打入中共内部也是不争的事实)。因此,“抓特务”与“又如何”是问题的两个方面。
 
  王丹抓不抓特务,我就不说了,本着“又如何”的原则。至于王丹领不领情,则在于他、而不在于我。我做事、写文章,讲真诚、讲把道理说透。其实,做到了真诚与把道理说透,对方未必不接受(前时说的封从德拉黑我,最近就已解封了)。
 
  如今网上,“抓特务”最有名的,无疑是刘刚。但,我是“抓特务”的鼻祖(即,网友笑谈的“先帝”)。不信,有华夏黎民党、2011-3-29发表的《顾晓军老先生,这杨恒均要和你玩失踪,你怎么办?》为证,文章道:
 
  “华夏黎民党很早就想写篇文章来感谢顾晓军老先生,就在顾老先生揭露杨恒均和李悔之之前,我们已经给李悔之发出了联系涵……幸亏顾老先生揭露得及时,避免了我们华夏黎民党过早暴露……顾老先生为我们党立了大功,我们在此表示万分的感谢”等。
 
  近日,有推友贾思慜道:“顾大师 @guxiaojun812 有李悔之是特务的证据”。我正好搜索到:我于2011-2-27写的《冉云飞被李悔之钓鱼进了班房》,及石三生的《冉云飞被颠覆和李悔之有何关系?》。两篇文章,都在“顾晓军纪念馆”之中保存着。
 
  于“抓特务”,我说几条原则:第一,在需要“抓特务”时,不存在“团结”问题(2011-1-29,我发表过《笑谈民主派内的“团结”问题》)。那么,什么是“需要抓特务时”呢?这里的“需要”,就是当你认为是特务的人、在你认为他危害中国民运大计时,即可“抓特务”。
 
  那么,“你”是谁呢?这里的“你”,指自愿参与中国民运的任何一个人。也就是说,谁都可以“抓特务”。因为,民主运动是民众自主参与的运动。谁,都可以参与,也随时可参与或退出,且可以自己委以重任。这是第二条原则。
 
  “自己委以重任”,就是觉得能当什么,就可以自称是什么。反之,你认为是特务,你就可以“抓特务”。至于对不对,则让你的分析说话,大家不傻。而如果没有分析,只是感觉,最好还是不要乱说。这是第三条原则。
 
  第四条原则,“抓特务”当出于公心,出于你的长期观察,出于你的独到的分析,出于你认为他正在危害中国民运(如韩寒,搞“素质论”;如杨恒均,鼓励对专制“宽容”)。而绝不能出于私心,把“抓特务”当武器,相互残杀(“延安整风”虽有必要,但确实是扩大化了)。
 
  如上面提到的“顾晓军纪念馆”,是“先帝”我较早遭遇的一次危急关头,王晓阳(如今的“王思想”)领着“老郭学徒”等发起而成立,并维护着。后来,大家在“谁启动政改就支持谁”中分道扬镳了。分道扬镳是政见不合,而不相互“抓特务”则是良知。
 
  第五条原则,抓大放小。比如,抓了杨恒均(见顾晓军2011-2-8《杨恒均的卧底、线人身份之简析》等),李悔之等则可忽略。当初的《冉云飞被李悔之钓鱼进了班房》,是在“茉莉花”初期,非常有必要;而如今,则完全可以放人家一马了。
 
  基督徒陆东曾发推跟我说,顾大师你这么认真、叫我们这些在海外的人怎么混(大意,原推文已被他删了。他有删推文的习惯)。我以为陆东说的有道理。海外民运,只要真心向着民主,特困难时骗点党的钱花花、是可以原谅的。
 
  “抓特务”的原则,我随手写了五条。这样的原则,还可以添一些,大家可以跟帖。中国民运,是中国民众参与的民主运动,她既不是我顾晓军的,也不是刘晓波、王丹、王军涛的;因此,民运中的、无论大事小事,大家都可以参与,尤其是这种定原则的事、更是应该参与的人越多越好。
 
  “抓特务”是大好事。“抓特务”,不仅可以让大家看清周围的人,让真特务多多少少有些收敛,更为重要的是——通过“抓特务”,可以使参与“抓特务”的人、不断地提高自己的识别的能力。所以,也可以说,“抓特务”不仅仅是抓特务,更是抓自己——认识的提升。
 
  当然,“抓特务”最好不要搞成“专业”。如刘刚,打开他的博客,主要两类文章:一、回忆“六四”;二、“抓特务”。如是,岂不一生只做两件事?而如此专职,会不会让人怀疑蓄意搞乱民运呢?我相信刘刚。但专职“抓特务”,至少是不利于提高自己。
 
  总之,“抓特务”要做,但不要扩大化。纯洁队伍,是“革命党人”的想法与做法,不属于民运。再说,水至清则无鱼,是不是这理?其实,这道理又何尝不适合“反腐败”呢?
 
 
              顾晓军 2017-9-29 南京
 
 
 
 

2017年9月28日星期四

中国民运中的“谋略战”



中国民运中的“谋略战”
 
    ——顾晓军主义:“先帝”曰三千五百三十
 
 
  承认也罢、不承认也罢,在所有的战争的形式中,“谋略战”是第一位的。这是不争的事实。而在争取中国民主的运动的“战争”中,亦是如此。
 
  如若不信,只需看看:世界上的、任何一支现代军队,大多设有自己的参谋部。世界上的、任何一个像样的政党,也无一例外、拥有自己的智囊团。这些参谋部或智囊团,就是用来谋划自己的集团的行动、保障这些行动的正确的。
 
  如果你感到以上的阐述、过于抽象,那么,我可以将谋略与谋略作比较,分出三等,分出上、中、下。在以下的比较中,我选择的例子、都是大家熟悉的、我在“热点战”中提到过的、刘刚大师的“茉莉花”、“离间习王”和“我给刘刚献一策”。
 
  我给大家分析过,“茉莉花”是失败的案例。其失败,在于“茉莉花”之后——从面上看,网络言论的自由度、每况愈下,“散步”、更是没有可能了。而从个体看,我以冉云飞为例——“茉莉花”之前,冉云飞是民运的活跃人士,且是体制内一省刊的主编。
 
  而“茉莉花”,却使冉云飞被抓。放出来之后呢,冉云飞不再活跃了,其主编也丢掉了。主编丢掉了,是冉云飞个人的事,但于中国民运则是损失——因冉云飞当主编时的刊物,肯定比接任者当主编的刊物,更加宽松、更有利于揭露专制、也更有利于推进中国走向民主。
 
  因此,看起来轰轰烈烈的“茉莉花”,在“谋略战”之中,实际上、是个下策。因为,“茉莉花”只考虑到发动、是否能发动起来,而没有考虑到结果、结果是否对中国走向民主有利、有多大的利及利与弊的衡量等等。
 
  而在“茉莉花”之后,刘刚于四年前策划的“离间习王”,则比“茉莉花”有了进步。因为,“离间习王”不需要民主派出人出力,只需将计策抛出、让“老领导”运用于对付“新领导”中。只要“老领导”用了,自然就有百分之五十的胜算了。
 
  为何说百分之五十的胜算、而不是百分之百呢?因“老领导”用了“离间习王”之计,还得看“新领导”中不中计——不中计,连百分之五十的胜算都没有;而中计,得依赖于“以腐反腐”的证据。这还只是第一个“百分之五十”。
 
  第二个“百分之五十”,是即使有证据,还得看处理不处理。而处理与不处理,是百分之五十对百分之五十,没有百分之百的胜算可言。因此,说有百分之五十的胜算,是设计之本身不含百分之百的胜算。尽管如此,刘刚还是进步了。因此,“离间习王”、可称之为中策。
 
  在“热点战”中,“我给刘刚献一策”说的是“当借鉴罗宇促习近平转向民主、而促郭文贵及‘老领导’转向民主,要暗示、让郭文贵及‘老领导’懂得:他们公开转向民主,是比‘离间习王’、更大的将一军”。这样的设计,只要“老领导”用了,就有了百分之百的胜算,可谓上策。
 
  因此,从现在的局势看,“离间习王”已失败。那么,“老领导”要胜“新领导”,就只有再将一军。而再将一军,在媒体上放些烟幕弹、是无胜算可能的。想要胜算,只有一招——推动中国走向民主。因中国民主了,“新领导”就没有优势了、“老领导”也没有劣势可言。
 
  再,于专制体制中,财产是受权力保护的;没有了权力,任何人都不好说、那财产就是你的。而如果“老领导”因推动中国走向民主、且有功,那么,过去的“闷声发大财”就可能得到谅解、既往不咎。中国民主后,财产既可享用,亦可作东山再起的资本。
 
  而于“新领导”,也不是一被将军、就必定输了。只要有魄力,接过罗宇的促民主,一个变换旗号、奔民主,就仍然控制着制高点。而什么在反腐中得罪的人等等,也都不存在了;因,中国民主了,反腐什么的,那都是前朝的事,是不是这样?
 
  于中国民主派,则更不用说,是最大的受益者。总之,“我给刘刚献一策”,是“新领导”、“老领导”、民主派,三得利、三赢。这样的设计,自然可谓之上策。
 
  那么,有没有人会输呢?会有人输的。因,任何变革,都会有人输;输者,是输在思维没跟上、输给了时代。而抛弃时代的落伍者,这样的设计、不算不道德。因,即使你不设计,时代也会前进,也会有人跟不上而输。
 
  或有人会以为我恰好遇到这几例、以为不过是巧说。那就请看《中国民运中的“热点战”》。在“热点战”中,我展开了“打倒鲁迅”的设计(这里不再展开)。但没说的,可说一说:其实“打倒鲁迅”比“我给刘刚献一策”还高明。因“献一策”受制于“老领导”用不用,而“打倒鲁迅”则不受限制。
 
  因,“打倒鲁迅”的设计是隐晦的、含蓄的,在启动“打倒鲁迅”之初始,中共不可能看出什么毛病。而鲁迅,又是中共树的大红人,具有天然的轰动效应。此外,即使中共不接招,任何一个人都可能接招;而只要有人接招,受损的便是中共。
 
  最重要的,则是在“打倒鲁迅”那时,中共还没有想出“封杀”之招。“谋略战”,就是思人未思、谋人未谋,就是走在这个世界上的、所有的人的思维的最前面。只有思人未思、谋人未谋,才能设计出单一的走向的、接不接招都一样的“谋略战”中的胜算。
 
  也就是说,在你设计之始,应该设计出一个——由你决定的、单一的走向、接不接招都一样的谋略。或许,有人会说太难。其实这样的谋划并不难。难的,是谋划者是不是站得高、看得远,于大处着想、于大处着手。也就是说,看谋划者自身、有没有谋划大谋略之能力。
 
  若有人还不服,可看看我信手写来的《谋略》。而《谋略》,不过千余字,便一招套一招;仅“套刘刚做弟子”这一招,就有无数用意。大家能想到的、就不说了,我只说——“套刘刚做弟子”,其实是为了中国民运的人才的提升。
 
  很多参与“六四”的人,以参与过“六四”为骄傲。是我输出——“六四”,其实是一场失败。中国民运之所以没有长进,原因有很多,而其中有一条是——很多人躺在“六四”上、不思进取。如今是什么时代?不思进取,哪还有你混的?“套刘刚做弟子”,就是让刘刚痛、促其思考。
 
  刘刚的“失踪”、“在山上修炼”等,又何尝不是被我触动了呢?刘刚能动,其他人未必就无动于衷吧?其实,刘刚是最有希望成“设计大师”的。刘刚有接触我、接触华尔街怪人、贝尔怪人及“六四”经历,只要能潜心好好地悟,“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怕也不是啥难事。
 
   此外,刘刚爱以军师、诸葛自诩(“郭文贵爆料”中,即如是)。其实,诸葛孔明也罢、孙子兵法也罢、“三十六计”也罢,都是设计、待你中计;而我,已将谋略推向更高的境界——“单一的走向”、“接不接招都一样”等等了。
 
  过去有句话,叫“心有多大,世界就有多大”。或许,这是错误的。但,胸无大志,不敢想、不去思考,怕也是不会有出息吧?人的思维的开发,应该是没有穷尽的。或许,我们自认为高深的东西,不过是只触及到了未来的一个边。“谋略战”,又何尝不是呢?
 
  中国民运中的“谋略战”,其实是场旷日持久的、接力的——人才的战争,思路新颖、别致的战争,思维大大超前的战争,思人未思、想人未想、谋人未谋的谋略之战之争。
 
 
              顾晓军 2017-9-28 南京
 
 
 
 


网购顾晓军新书

网购顾晓军新书

网购顾晓军新书 http://guxiaojun538.blogspot.com/p/blog-page_12.html 网购顾晓军新书    顧曉軍談小說                                    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