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3月29日星期四

2756 要自由(四)


2756 要自由(四)
 
    --顾晓军主义:平民主义民主之二千七百五十六
 
 
  要不要自由,是思想与理论的分水岭。要不要自由,同样是“公知”、“公共知识分子”的试金石。
 
  中国
 
  “公知”,曾在中国走红,曾被南方报系炒作。
  因此,说“你是否像鞭炮一样一点就着?一点就着的下场就是炮灰”、说“不要破坏我们生活下面的秩序”等的韩寒,成了“公知”;因此,早已是澳大利亚国籍的、中共的特务、“民主小贩”杨恒均,成了中国“公知”……
  如果不能识破“素质论”、“自上而下论”等伪民主的论调、如果不能识破韩寒、杨恒均这类的伪“公知”,那么、无疑是中国的真正的民主派们的无能与悲哀。
  幸而,“选韩寒当总统”、“民主小贩”及“素质论”、“自上而下论”等,都没能逃过我顾晓军的眼睛。
  如是,伪“公知”们没有市场了(韩寒已退出、杨恒均还在挣扎);如是,伪“公知”们的炮制者,干脆抛出了“自干五”与周小平、花千芳之类。谁又能否认,“自干五”的出场、不是替代伪“公知”呢?
  中国的真民主派,在这场被扭曲的、社会主义的最大与最后的堡垒、向人类社会的自然状态转变的过程中,打了一个特大的大胜仗。
  衡量是不是大胜仗,不在于因被封杀、而传播面小,而在于这样的思想与理论、是否出现,出现后、是否能成立、能自洽、能不被对手击破。
  显然,顾晓军做到了、顾粉团做到了、中国的真民主派做到了;显然,“公正第一、民权至上、自由永恒”占领了世界民主思想的制高点与最前沿。显然,谁也撼动不了“拼公正、争民权、要自由”!
  且,《公正第一》在不断地成熟,经《大脑革命》、已走向了《平民主义民主》。
 
  美国
 
  美国没有“公知”、美国没有“公共知识分子”,这是不争的事实。
  强硬的、炮制出对抗的“绝对自由意志论”的俄裔的安兰德(Ayn Rand),早在上个世纪的八十年代初、就死了。
  而撰写《正义论》等的罗尔斯(John Rawls),根本就不是什么“公知”、“公共知识分子”。
  顾名思义,“公知”、“公共知识分子”就是替民众说话。而罗尔斯的福利社会主义,是要剥夺民众的自由、把老百姓当猪养(台湾的绿营人士在与我的论战中,说大陆人是猪、中共把老百姓当猪养);罗尔斯的“善大于权利”、拿自由换福利的平等与正义,难道不也是把美国民众当猪养吗?
  而生产这样的思想理论的人,怎能算“公知”?
  诺奇克(Robert Nozick)也不是“公知”。昨天我已说了,只知道跟着罗尔斯转、把罗尔斯的“善大于权利”反过来说、说成“权利大于善”,而居然不明白“善”与“权利”、分属道德与法律的两个层面……连这样最起码的逻辑知识都不具备的人,怎么能算“公知”?
  而“茶党”们,充其量不过是社会活动家,又怎能算“公知”呢?
  美国没有“公知”、美国没有“公共知识分子”,这应验了我的话,在剧烈的社会转型期中、最容易出现思想家。美国,是自由世界的旗帜与典范;美国的福利社会主义,是徒劳!因此,美国不处在社会转型期中,所以,既不产出思想家,也没有什么“公知”、“公共知识分子”。
  处在这样一个无可奈何的时代,于移民美国的曹长青们,则不能不说、是一种巨大的悲哀。
 
  中国虽尚处在专制中,但中国的自由思想、将引导着美国与美国民众。
 
 
              顾晓军 2015-9-8 南京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网购顾晓军新书

网购顾晓军新书

网购顾晓军新书 http://guxiaojun538.blogspot.com/p/blog-page_12.html 网购顾晓军新书 貿易戰                   https://www.sanmin.com.tw/Pro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