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3月29日星期四

2760 自由民主进行时的两个层面


2760 自由民主进行时的两个层面
 
    ——顾晓军主义:大脑革命之二千七百六十
 
 
  龙应台的“我们过去都把民主这个东西简化了,认为只要把一个威权政府拔掉,民主的果实就能摘到手上,但其实民主是个不断发展、需要持续演习的过程。以‘权’逼人的威权政府拔掉了,有商业财团用钱来垄断;商业财团的问题若解决了,你发现媒体本身的‘正义’很有问题;媒体的问题若解决了,你发现公民团体本身非常霸道,民粹主义横行……民主其实就在于实践,实践在于细节,细节使你无所遁逃。我们需要走过这个艰难过程”,概括起来、其实就是——民主,是个过程。
 
  昨日,我已经暗示了——目标论、或相对于目标论的过程论,都已经不适合现代价值观了。因此,我在我一贯的现在时的基础上、提出了进行时。
 
  其实,进行时、是分两个层面的:一个层面,是民众;另一个层面,是民众的对立面。值得注意的是:民众的对立面,是有阶段性的。如龙应台所述,威权政府、商业财团、媒体、公民团体。
 
  而民众,也至少分两个以上的层面。以台湾为例:一个,是从胡适到雷震、殷海光及李敖等的思想的探索;一个,是施明德、许信良、黄信介及吕秀莲等的务实的追求。
 
  我们当然明白:台湾走向民主的关键,是蒋经国(包括美国的促进),是蒋经国的骨子里、具有自由民主的思想与胸怀。
 
  纵观世界,蒋经国、不常有。然,蒋经国不常有,民主、却常有。这,就是民众、努力的结果了。
 
  刚刚已讲了,民众、也至少分两个层面。剩下来的,则是各自做份内的事。
 
  正如贞云子、在最近的文章里所说,“顾晓军本来是个作家、诗人,唯美、深情;网络的刺激,社会的需要,开发并成全了他”。我没有学过表演、不会演戏,只能老老实实地作些思想与理论的探索(党也在与时俱进——不抓我、封杀我,还让外媒孤立我)。
 
  有一点值得注意:务实追求的,不一定像美丽岛事件。因,时代不同,环境也不同。相反,有轰动效应、各种形式助炒的,一般都是党的特务。比如,找十几个人、扛个什么、上天安门走一圈,这怎么可能不是党的特务呢?不信你试试,看能活几天?再如,多生一个孩,结果,闹得被美国国务卿接到美国去,这怎么可能不是双重间谍呢?不信你试试,看能不能到美国去?还比如,提个修改什么的建议,结果,坐牢、获世界大奖。不信你试试,看能不能弄个大奖?
 
  你能做什么、该做什么,都是你自己的事。只要不是作假,我看都可以。
 
 
              顾晓军 2015-9-14 南京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网购顾晓军新书

网购顾晓军新书

网购顾晓军新书 http://guxiaojun538.blogspot.com/p/blog-page_12.html 网购顾晓军新书 貿易戰                   https://www.sanmin.com.tw/Pro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