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3月29日星期四

2763 曹长青反证了鲁迅的无能


2763 曹长青反证了鲁迅的无能
 
    ——顾晓军主义:打倒鲁迅之二千七百六十三
 
 
  劳力告诉我共识网上有曹长青的新文《鲁迅是打不倒的巨人》,他觉得曹是回应与狙击我的《打倒鲁迅》一书。上文已说了,我对劳力说不理他。
 
  我是从小就不喜欢京剧《三岔口》式的瞎摸、一笔糊涂账,也看不起曹长青像女人样的回应(还不如何清涟)。原本无文,因我在博客中国的专栏遭遇封杀,弄不灵清又是“万岁”、又是“千年出一个”,遂联系到“打不倒的”,觉其中有共性--主观上希望自己不死,客观上又阻碍新生、阻碍社会进步。如是,随手写了篇《有什么是打不倒的?》。
 
  今,卢德素写了篇《曹长青揠苗助长鲁迅的独立》,我看后给他提了点意见;他改后,与曹长青的观点针锋相对起来了。
 
  若到此,也就罢了。或许卢德素改文后,自觉很满意,话就多了,道:“曹文:而且这种‘敢于独立’的精神价值超过提出一个普世价值。就是针对‘公正第一’的。”
 
  显然,卢德素这句话没表达清楚。我忙,也没理睬。
 
  刚刚才想过来——我一直没看曹长青的《鲁迅是打不倒的巨人》,而卢德素文中有“我花了两个钟头才读完曹长青此文”,心想:我就更没有必要看了。虽不看,但通过卢的“曹文:而且这种‘敢于独立’的精神价值超过提出一个普世价值。就是针对‘公正第一’的”,我明白了:曹长青文章的标题,是《鲁迅是打不倒的巨人》;而文章的落脚点,则是说鲁迅的独立、独立精神。且,曹长青认为:这种“敢于独立”的精神价值,超过提出一个普世价值。也就是暗指:鲁迅,超过了提出“公正第一”的顾晓军。
 
  好,既然如是,今天、我顾晓军就先来证明:鲁迅,在政治上、经济上、人格上、社会关系上、学术上……都不是独立的。并,敬请曹长青回应。
 
  众所周知:鲁迅加入过左联。左联是中共旗下的组织。此绝对证明:鲁迅,在政治上不是独立的,而是依附于共产党的。
 
  众所周知:鲁迅长期在北洋政府任职、拿钱。此绝对证明:鲁迅,在经济上不是独立的、不是靠写作的稿酬过日子,而是依附于官府、长期享用官府搜刮来的民脂民膏。
 
  众所周知:鲁迅,依靠日本特务内山完造(见鲁迅《〈伪自由书〉后记》),且是延安与日本之间的联系人(见顾晓军《鲁迅是延安与日本之间的通道》)。此绝对证明:鲁迅在人格上不是独立的,而是个皮条客。
 
  众所周知:鲁迅在社会关系上是依附于蔡元培的。蔡元培与鲁迅是绍兴老乡,所以蔡元培在鲁迅的三次的人生的路口、提携了鲁迅(见顾晓军《与蔡元培相关的认识之勘误(三则)》)。此绝对证明:鲁迅不过是蔡元培手下的乡党,根本不存在什么独立精神。
 
  众所周知:鲁迅崇尚“拿来主义”,一生没有独立的思想。而思想,是学术的根基。此绝对证明:鲁迅没有独立的、学术上的建树,不过是个靠打笔仗、靠政治投机、靠毛泽东捧起来的庸人。
 
  以上,不知曹长青能否驳倒?如果驳不倒,又何从说什么独立精神呢?鲁迅又究竟独立在哪里呢?
 
  退一万步来说,即使鲁迅确有独立精神、又怎堪比“提出一个普世价值”?
 
  众所周知:能“提出一个普世价值”,就堪称思想家了。请问曹长青:古今中外能“提出一个普世价值”的思想家,能有多少?而古今中外,人绝对不止一百亿吧?一百亿的人中,有个性且独往独来的人决不在少数!那么,究竟是能“提出一个普世价值”的思想家稀罕、还是有个性且独往独来的人稀罕呢?
 
  中国有句老话:不识字不能不识事!我看曹长青,是不是识字而不识事?任何人想捧出鲁迅来贬低“公正第一”,都是枉费心机!曹长青亦如是。
 
  曹长青企图用所谓“敢于独立”的精神价值,证明鲁迅“超过提出一个普世价值”,却事与愿违——自证了曹长青自己不尊重事实,也证明了鲁迅不存在独立精神,还旁证了鲁迅不过是个思想上的矮子、反证了鲁迅的无能——有本事,就出思想,也“提出一个普世价值”,是不是呢?
 
 
              顾晓军 2015-9-19 南京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网购顾晓军新书

网购顾晓军新书

网购顾晓军新书 http://guxiaojun538.blogspot.com/p/blog-page_12.html 网购顾晓军新书 貿易戰                   https://www.sanmin.com.tw/Pro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