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3月30日星期五

2786 “先帝”如是说


2786 “先帝”如是说
 
    ——顾晓军主义:九月随想之二千七百八十六
 
 
  转石三生的《习总的讲话为何不提莫言?》,是从他的海外博客拿的;他的博中既放了出来,不妨再看一遍。不料,就看到了“石三生的讲话为何不提舔菊?”的跟贴。
 
  “石三生的讲话为何不提舔菊”,自然是反说、反讽,是说石三生“舔菊”;因石三生再火,也谈不上“讲话”是不?那么,“舔菊”是什么意思呢?“菊”即屁眼也。“舔菊”即舔屁眼哉。
 
  说石三生舔屁眼,是因为石三生发现了——习近平提了135位,唯独不肯提获了诺贝尔文学奖的莫言;并,问“为何”?
 
  “为何”?石三生不肯告诉大家,我告诉大家——莫言获诺贝尔文学奖,不仅仅是石三生文中提到、但没有直说的“行贿”,更是大外宣的成果。
 
  大家该明白了——习近平不肯提莫言,就是不肯肯定莫言;不肯肯定莫言,就是不肯肯定大外宣。
 
  那么,习为何不肯定自己党的大外宣?因,习没法肯定花钱买外宣的做法。
 
  习,总不能一边搞反腐,一边让党出去腐败别人吧?
 
  腐败老外、也是腐败,是不?
 
  其实,又何止莫言是大外宣的成果呢?那屠呦呦,不也是大外宣的成果吗?如果不是,那坚持六年不懈提名屠呦呦的两个美国人,怎么正好有个是华裔?如果不是,屠呦呦获奖,中外华文网络怎么像打了鸡血、不停地正炒、反炒?谁有这么大的能量呢?如果不是,这屠呦呦的话(奖金买不到北京半个客厅)、怎么会与莫言的话(奖金买不到北京一套房),如出一辙呢?这两个年龄、性别、学科等等都完全不同的人,怎么会说一样的话?当然,有中国房价高的前提,但,为什么语式也一样?都要言北京呢?我以为:这两人,缘于一个操作体;说不定,他俩回应记者与社会的话本,还出自于同一人之手。
 
  如果我获了诺奖,哪怕是一半(两个人获)或三分之一(三个人获),我都是会欢天喜地!我可以兑现我欠下的一百多万“顾晓军(民主)奖(支票奖)了!还剩几十万,给我老伴一半;另一半,我揣着、从南到北、走遍全国,去看看我的弟子、学生(单昆明,我就有俩;两个,都要请我吃米线。广东,我有七八个;那早茶,可以吃遍)。如此的生活,还不好、还要抱怨?
 
  话说回来,人家诺奖不给你、又怎样?欠你的吗?为什么两人会不满足?不满足的前提是什么?得不偿失嘛!谁得不偿失?莫言?当然不是。屠呦呦?自然也不可能。觉得得不偿失的,只能是出了大把钱的大外宣。
 
  是不?那么,莫言与屠呦呦的话本出自谁,还不明白吗?反正,全中国(在同一房价条件下)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九的人,不会说这样的话。说这样的话的人,手中必有几套房、甚至几十套几百套房,是不是?没有几十套房,有什么好牛碧的呢?托什么大呢?
 
  好,我也少说些(一是给人家留点面子,二是留点杀手锏)总之,莫言与屠呦呦、跟我这个连方励之、刘晓波等都解禁了、还要被封杀的顾晓军相比,是不能算正常的。
 
  至于“菊”(“舔菊”),在这个网络上、最早都出自与余小勇先后反叛出去的那一“顾门弟子”。就是那个要把我的“九月随想”改写成太平洋某岛国建国纲领、叫过什么“格格”的、不男不女的之手(对了,不男不女、也是他们的惯用伎俩。那个弄不灵清,不也常是不男不女)。
 
  其实,什么大外宣之类?也是出自我顾晓军的灵感。不信,可以读读我早年的《中国文学领导世界潮流的几个必然》、《做领导世界思想的先行者》等。呵呵,从这个角度上讲,我又是大外宣的“先帝”了,是不?
 
  就像“顾粉团”是他们送的。这“先帝”,也是不用白不用。那本篇,就叫“‘先帝’如是说”。
 
 
              顾晓军 2015-10-31 南京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网购顾晓军新书

网购顾晓军新书

网购顾晓军新书 http://guxiaojun538.blogspot.com/p/blog-page_12.html 网购顾晓军新书 貿易戰                   https://www.sanmin.com.tw/Pro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