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3月30日星期五

2802 “先帝”说“峰会”


2802 “先帝”说“峰会”
 
    ——顾晓军主义:九月随想之二千八百零二
 
 
  不知是不是外面或里面,又出了什么大事;用石三生的话说,“梯子”又坏了。出不去也没法,只有去看看阿素转的文章。在《2015,顾晓军民主奖开奖》之下,女贞子等还能扯几句;在《中国民主奖》之下,他们就只能造谣和谩骂了。
 
  在思想的面前,像蛮牛一样——光有劲,是没用的。
 
  煞是无趣,绕到博中的门脸上去看看,见有杨恒均的文章《从普世价值、共产主义到圣战》。“从普世价值、共产主义到圣战”,不知是不是回应我《“先帝”看“恐袭”》中的“还看不出来吗?这个世界……今天,是泛基督教与极端伊斯兰教之间的矛盾”?
 
  是不是回应,我都不去看。我倒真不是看不起杨恒均(他是高官,我怎敢看不起),也不是嫌他水平差(他若真写,我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的对手)。问题是,他是伪民主,他写的东西、都是骗人的;因此,自然就不是我的对手。而我若打开看了,少不得又找出毛病、一顿痛批;如是,岂不是积怨越来越深?
 
  博中门脸上有《巴黎惨案引发的50个连锁反应》,有孔祥新的《伊斯兰国在祸害伊斯兰世界》,还有说“习主席在G20会议上为世界经济号脉”的《习主席为中国经济配药去治世界的病》……如是,我想到“峰会”。
 
  百度说:“峰会,涉及多国或多边国际性问题的、由各国最高领导人参加的、预计会达成某些共识或某些共同纲领性文件的国际会议被称峰会。”
 
  如是,我想:伊斯兰国的最高领导,肯定不可能、也不敢参加任何有关解决“伊斯兰国”或“恐怖主义”活动的会议。而他们不参加,又怎可能彻底解决“伊斯兰国”或“恐怖主义”活动呢?
 
  西方,是从来不会替我顾晓军说话的。可,西方在批评社会主义对待异见人士的时候,常讲的不就是“堵”与“疏”的道理吗?那么,西方(包括社会主义的中国)、在对待“伊斯兰国”或“恐怖主义”活动的问题上,不也是在用“堵”、而不是用“疏”吗?
 
  如是,即便奥巴马、习近平、普京、卡梅伦、奥朗德、默克尔等天天开会,又能解决什么问题呢?
 
  “恐怖主义”活动,是崭新的、现代的战争形式。战争,是政治的极端表达方式。而所有的政治,离不开经济与利益的矛盾。然,从更深层次看——经济与利益的矛盾,在于不同认知的人群的彼此敌对与无法沟通。
 
  这彼此敌对与无法沟通,在昨天、更多的是先进与落后之间所造成的文明的差异的矛盾,而在今天、则更多的是源于宗教的价值观所产生的矛盾和彼此敌对与无法沟通。
 
  阿素转发了篇《“伊斯兰国”来龙去脉》。阿素对极端伊斯兰教能知道多少?阿素转发的文章来源好像是“德国之声”,“德国之声”对极端伊斯兰教又能知道多少?没有人肯真正下工夫去了解与研究极端伊斯兰教为什么如此仇恨西方、为什么要搞“恐怖主义”?这怎么能解决问题?
 
  杨恒均说“从普世价值、共产主义到圣战”,他把当今的思想与宗教分为三大阵营,我不知道他是何用意。以我顾晓军看:“这个世界……今天,就是泛基督教与极端伊斯兰教之间的矛盾”。
 
  今天,有谁还真的相信共产主义?举社会主义的旗,不过是借“社会主义”索取更多的利益。况且,共产主义不也源于基督教?说共产主义是泛基督教,过分吗?而今天的普世价值,不更是从基督教中发展出来的吗?我是无神论者,我挖掘出了最新的普世价值——“公正第一”,可如果有谁说我顾晓军、也是泛基督教,我又能怎么辩、能辩得清楚吗?
 
  我能说得清的是——对于今天(包括今后一段时间)的人们而言,什么思想是对的、有益的,什么思想是错的、有害的。
 
  因此,我想到了——全世界的思想(含宗教)的“峰会”。奥巴马、习近平、普京、卡梅伦、奥朗德、默克尔等都很忙,且也未见得是思想(含宗教)的高手;那么,这样的事由思想家与宗教领袖来干(IS的宗教领袖也方便出席是不)。
 
  不开“峰会”也可以。主流社会可给予一定的网络空间,让全世界的思想家与宗教领袖一起,大战几百回合;而这,不就可以让人们能够认清——究竟是谁对、谁错吗?
 
  这样,不比西方在网络上封杀“恐怖主义”言论更好?不是我说,西方在网上封杀“恐怖主义”言论、与共产党在网上封杀我顾晓军,有何区别?
 
  我也相信极端伊斯兰教是坏东西。既是坏东西,就让他们曝曝光嘛!怎么,难道西方也不相信全世界民众的识别能力?如此,不跟“反对自由化”的共产党一个样了吗?
 
  反正,我觉得从肉体上消灭极端伊斯兰教、不是什么好办法。记得,接受了普世价值的韩寒们爱狗爱猫、能为虐狗虐猫发起活动。我觉得从肉体上消灭极端伊斯兰教,难道不能算是一种虐人?
 
  很多问题,是观念问题、沟通问题。比如,参拜靖国神社。中国认为日本政客参拜靖国神社“不合时宜”,那就是“不合时宜”了;而如果中国不予理会,那么,日本政客参拜靖国神社还有什么意义、多大意义呢?
 
  “峰会”,让全世界的思想家与宗教领袖一起、来一次网络“峰会”,未必不是最经济、最有益的。而能不能实现这样的“峰会”,则要看西方政治家们、是不是真的比共产党更民主了。我,不过是抛砖引玉而已。
 
 
              顾晓军 2015-11-18 南京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网购顾晓军新书

网购顾晓军新书

网购顾晓军新书 http://guxiaojun538.blogspot.com/p/blog-page_12.html 网购顾晓军新书    顧曉軍談小說                                    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