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3月31日星期六

2818“先帝”话孙中山、鲁迅


2818“先帝”话孙中山、鲁迅
 
    ——顾晓军主义:“先帝”说二千八百一十八
 
 
  《打倒鲁迅》一书、尚在印刷中,我也就没有回张耀杰的邮件(总不能只说句我没有微信吧)。在博中的门脸上见到耀杰的《孙中山的双重国籍与两套话语》,我想:借“孙中山”话题写点什么,当是比较合适的。
 
  耀杰载《经济观察报》2011627日的文章的第一部分“孙中山的双重国籍”和第二部分“孙中山的两套话语”,我没看。其一,我早就知道“孙中山的双重国籍”问题,于此方面的知识、就不需要了。其二,孙中山是政治家,“两套话语”乃至三套四套、甚至是说假话搞欺骗等等,我顾晓军都能够理解。
 
  我指动滑轮,拉到耀杰文第三部分、看“孙中山的目的与手段”。耀杰以梁启超的《孙文之价值》,导出孙的“为目的而不择手段”。以宋庆龄的《为“五卅”惨案对上海〈民国日报〉记者的谈话》的一段话,对孙中山的“为目的而不择手段”进行正面阐述。
 
  而后,耀杰的文是:“1926310日,鲁迅应国民党北京党部机关报《国民新报》的约稿,在《中山先生逝世后一周年》中为孙中山辩护说”。好,以上,张耀杰已为我证明:鲁迅当过五毛。
 
  鲁迅是个没有品行的人。他能为延安与日本之间架设通道(见我《鲁迅是延安与日本之间的通道》之文),做做国民党的五毛、也就不算什么了。
 
  说“鲁迅是个没有品行的人”,也已由耀杰的文证明了——“当年的鲁迅与孙中山一样,是主张‘但知目的,不问手段’的一名革命战士。他在192553日写给许广平的情书中表白说:‘倘人权尚无确实保障的时候,两面的众寡强弱,又极悬殊,则又作别论才是……叫喊几声的人独要硬负片面的责任,如孩子脱衣以入虎穴,岂非大愚么……我以为只要目的是正的……’”
 
  “如孩子脱衣以入虎穴”,这是假定。以假定论证可以“不择手段”,是鲁迅这段话的要义。同样,“不择手段”也是耀杰《孙中山的双重国籍与两套话语》一文及为孙中山辩护的立足点。耀杰先生,是不是这样?
 
  如是,曾被封杀的张耀杰先生、能出现在博中的门脸上,“先帝”我顾晓军、就能够理解了。当然,这是玩笑话。但,若“不择手段”能够成立,至少是海外浙江籍民主人士王一鸣叫嚣的“制作燃烧瓶、杀村长、暴动”等等,无疑是能够成立的,是不是这样?
 
  如果王一鸣的理论能够成立,那么,IS不也能成立?
 
  其实,“目的”总是冠冕堂皇的。不管手段,“共产主义”的“目的”、不也很美好?即使希特勒,不管他的手段,他的“目的”、于日耳曼民族而言、难道不是好事?
 
  目的与手段,从来就是难解难分的。如果可以拆分,火烧圆明园就是对的、正确的。难道妄自尊大、不守契约、腐败的清朝政府,不该教训教训?
 
  火烧圆明园都是对的,那么,强征强拆、逼人自焚、截访、黑监狱等等,还有哪样是不可以的呢?
 
  耀杰兄弟,为了争取中国的民主,我们是不是也可以不管民众的死活,先把共产党掌权的政府及社会、砸他个稀巴烂呢?
 
  其实,孙中山也罢、鲁迅也罢,都存在着他们的局限性。也就是说:即使他们的言论与做法,在他们那个时代是正确的,而在当今这样一个时代、也不一定再是正确的。
 
  请张耀杰兄弟,及所有真正想在这混沌不清的时代中、做点儿真学问的民主派的朋友们,三思之。
 
 
              顾晓军 2015-12-3 南京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网购顾晓军新书

网购顾晓军新书

网购顾晓军新书 http://guxiaojun538.blogspot.com/p/blog-page_12.html 网购顾晓军新书 貿易戰                   https://www.sanmin.com.tw/Pro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