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3月31日星期六

2828 “先帝”曰


2828 “先帝”曰
 
    ——顾晓军主义:“先帝”曰二千八百二十八
 
 
  “塞纳河,中分巴黎而过,它的右岸凝结着奢华与宏大,它的左岸汇聚了叛逆与思辨。左岸的巴黎第一大学近旁,矗立着一座古希腊风格的圣殿——先贤祠。永生的烛火灯影里,安眠着七十二位法兰西高贵的灵魂。这些伟人中间,两位先哲占据着最显耀的位置,他们比邻而居,相安无事,共享世荣。他们生前却针锋相对,唇枪舌剑,至死方休。伏尔泰,鼓吹科技与进步,他锲而不舍地描绘着技术文明的进步带给人类前所未有的快乐和幸福,他宣称启蒙的旗帜是理性,启蒙的基石是进步。卢梭为后人称为自然之子,终生的信奉却截然相反,他坚定的认为,理性是感性的压抑,进步是人与自然的背离,科学与艺术的进步必将导致人性的普遍退化。”
  ——摘自主流媒体之纪录片《互联网时代》解说词。
 
  回首凝目——人类社会,正按伏尔泰的思索与思辩一步步地走着、前进着。
  然,不可否认卢梭名气更大。
  为何?
  这里面、隐含着这样一个事实与道理:卢梭,其本身、就是主流社会的一个标本——他的思考与理论,是主流社会既得的、旦求不变的心态的反映;而他,自然亦会被主流社会更为推崇。然而,社会的发展,有其自身的规律,更从来不以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
 
  卢梭,占据了后人的眼球。伏尔泰,却占据了客观。
  所幸,法兰西人没太大偏颇。
 
  假如把孔子比卢梭。其实不能比,也没法比。孔子的思想(不能说他没思想,提出、本身就是思想),缺乏思辩;接受者,也往往缺少思辩能力。孔子的东西,就是一套规矩;“仁、义、礼”,教导人们墨守成规。
  “仁、义、礼”,就像如今的“24字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或者说,“24字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如同“仁、义、礼、智、信”之“五常”。
 
  任何非民众自愿形式的社会,久了、自然会生成种要求发展的意识与力量。
  封建社会史上的的任何一次改朝换代,其实、就源于这种求变、求新的意识与力量。然而,像“24字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样的三纲五常,把求变求新的意识与力量又拉回到“仁、义、礼”。
 
  中国,千百年就这么折腾着。
  折腾得落后了,就有了“维新变法”、就有了“五四运动”……就有了一个民族的强大梦、一个没被提出的“中国梦”。
  “社会主义”,又何尝不是一次“中国梦”?梦醒时,更落后了;如是,就“在南海边画了一个圈”、就“改革开放”、就“摸着石头过河”……
 
  落后、有落后的好处,这就是——腾出了“改革开放”的巨大的空间;被欺凌、自然也有被欺凌的好处,这就是——积攒了千百万、一代又一代的、做“重回汉唐”、“盛世再现”式的、富强的“中国梦”的夙愿。
  然,当社会出现共振时,最需要的、是反对的声音!
 
  “大元帝国”证明了这样的道理,“大日耳曼主义”也证明了这样的道理,“大东亚共荣圈”还是证明了这样的道理……
  波斯帝国、罗马帝国、拜占庭帝国、奥斯曼帝国、法兰克帝国……无不证明:强大也是一种灾难。
 
  灾难,往往就在憧憬中;苦难,往往就在幸福里……
  “利益”与“共同利益”没什么区别,不过是前者赤裸、而后者美丽动听。
  政治,最不缺乏的是好词汇。
 
  “炮舰政策”,是殖民、是掠夺,是一种主宰;“冷战”,是对垒、是话语权,也是一种主宰……
  那么,“一带一路”,就不是一种话语权与领导权、就不是一种主宰了吗?
 
  自豪感,从来就是一种欺骗!
  任何“圣战”中的子民,冲锋陷阵、献出生命的时候,无不高呼“万岁”。
  谁“万岁”了?存世的、只有思想,哪怕卢梭式的。
 
 
              顾晓军 2015-12-19 南京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网购顾晓军新书

网购顾晓军新书

网购顾晓军新书 http://guxiaojun538.blogspot.com/p/blog-page_12.html 网购顾晓军新书    顧曉軍談小說                                    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