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3月31日星期六

2829 “先帝”话曹长青与穆斯林


2829 “先帝”话曹长青与穆斯林
 
    ——顾晓军主义:“先帝”曰二千八百二十九
 
 
  自从曹长青写了《鲁迅是打不倒的巨人》后,曹长青的定力就已全无了。当然,这也是两方面的事:一是我觉得他定力全无(原本,我以为他是个有价值观的人。没想到,他知道我的“鲁迅是延安与日本之间的通道”等的发现后,为了鲁迅、与中共“摒弃前嫌”。因此,我觉得他定力全无、懒得再读他的文章),二是他自己确实定力全无。他自己定力全无,则可随便翻开他的某篇文章、证明之。
 
  海外,曹长青的最新文章是《对伊斯兰主义治标治本》。那么,“先帝”我顾晓军、就说说这篇。
 
  曹长青在其文章的开篇,用“巴黎遭恐怖袭击后,法国总统奥朗德宣布这是‘战争’,随后中东的约旦国王(亲西方的)阿卜杜拉也认为,这是一场‘世界大战’”这样的话,以证明“他们不约而同,都看到了恐怖袭击背后伊斯兰主义的兴起”——他的观点“伊斯兰主义”确实存在。
 
  其实,巴黎遭遇的恐怖袭击与美国遭遇的“911事件”基本相同;不同的是,“911事件”的发起者是基地组织,巴黎恐怖袭击事件的发起者是ISISISIS,即“伊斯兰国”;“伊斯兰国”,是他们自己宣称建国。法国总统奥朗德宣布这是“战争”,是出于对巴黎遭恐怖袭击的义愤;然,他也在无形之中、抬高了ISIS的地位。
 
  约旦国王阿卜杜拉也认为这是一场“世界大战”,则是从宗教的角度说的。阿卜杜拉,与ISIS同属穆斯林;但,又分属不同的教义。因此,阿卜杜拉所说的“世界大战”,应当理解为:他是从宗教战争的角度说的。
 
  在奥朗德无形之中抬高了ISIS的地位和阿卜杜拉从宗教的角度看ISIS的前提之下,曹长青借助奥朗德与阿卜杜拉的嘴巴、把一个具体的巴黎遭恐怖袭击的事件,归结为“他们不约而同,都看到了恐怖袭击背后伊斯兰主义的兴起”,而后推向他臆造出的理论的高度——“伊斯兰主义”。
 
  在思想与理论的层面上,若有人提出来、还要看其思想与理论的影响力与面;若没有人提出、却又客观且实际存在着,则一般称之为思潮。显然,为了说明打击ISIS的必要,曹长青拔高并臆想出了一个ISIS也没有宣称的、原本不存在的所谓的“伊斯兰主义”。
 
  曹长青臆造“伊斯兰主义”的危害有二:一,无形中提醒了ISIS,去占领思想与理论的高地、从而方便召唤与聚集他们的力量。二,把有形的“伊斯兰国”变成无形的“伊斯兰主义”,实际上是张扬ISIS,也是对其他穆斯林兄弟的不公。
 
  在开篇之后,曹长青谈的“第二个问题”、其实是怎么打。于此,“先帝”我顾晓军、就不纠缠进去了。我对曹文的异议,是曹文给这个问题的小标题、竟然是“所有恐怖分子都是穆斯林”。
 
  诚然,曹长青承认“当然不是所有的穆斯林都是恐怖分子”,但他仍偏激地说“但所有的恐怖分子都是穆斯林”。我认为“所有的恐怖分子都是穆斯林”是基本事实,但没必要强调。这就像、我们说“当然不是所有的日本人都参与了南京大屠杀,但所有的参与了南京大屠杀的人都是日本人”一样,毫无疑义、只会是伤害没参与大屠杀的日本人的感情。
 
  怎么表述,是个水平问题。然,曹长青是学者、是著名时政评论家。因此,我以为:曹长青的不正常的表述,是思维能力与表达能力下降的表现。
 
  正因为思维能力与表达能力的不断下降,曹长青、已无法通过现象、而抓住问题的本质了。在其文章的第三部分,曹长青的小标题、竟是“民主宪政是根本解决之道”。
 
  首先,曹长青已无法辨别宗教问题与社会形式之间的不同与区别。曹长青阐述的“伊斯兰主义”,显然是宗教问题;而民主宪政,是社会形式。社会形式,包括政权的属性、经济运作的方式、分配的原则等等。相反,民主宪政从本质上倡导宗教自由。如是,这不与曹长青的想法事与愿违吗——在某一非民主宪政的穆斯林国家,只要其伊斯兰的教义与ISIS不同,岂不更能够遏制“伊斯兰主义”吗?
 
  其次,曹长青把民主宪政当成了“万金油”。且不说龙应台最近的文章《对付良心犯——人真的很脏》(是严重批判民主宪政下的政治肮脏的),“先帝”我顾晓军一直认为:无疑,民主宪政是当今人类所能找到的最好的社会形式;但,社会的形式亦如同物种——不能要求纯、单一。如果人类消灭了实质性的王权后,会不会回过头去消灭英国的象征性王权?这样有意义吗?
 
  从以上看,以民主宪政的形式、解决“伊斯兰国”都成问题,就更不用说用民主宪政的形式、解决所谓的“伊斯兰主义”了。主义,是思想的主张。世界在对待ISIS问题上,是不允许他们实行恐怖袭击、不允许他们纠集起来壮大,并没有说不允许他们想吧?如果说只是偶尔想想、并不打算实施恐怖袭击,难道也不许、非得把他们从地球上消灭干净吗?
 
  法西斯主义如今尚依然存在,只要他们不危害社会,没见哪个国家要把他们从肉体上消灭掉,是不是?日本军国主义也依然残存着,大家反对归反对,也没听说谁倡议把他们全弄死,是不是?
 
  总而言之,宗教问题还得用宗教的方式解决,而不能把民主宪政当成“万金油”——到处乱抹。把民主宪政当“万金油”到处乱抹的结果,只能是损害民主宪政的声誉。
 
  依“先帝”我之愚见:穆斯林世界的根本问题与出路,在于世俗化、在于穆斯林自身的革命。基督教也是经历了宗教战争、宗教改革才有今天的。
 
  就到此为止吧!我谨希望:曹长青能从“打倒鲁迅”开始,找回原本属于自己的聪明才智及思维与表达的能力,而不要变成一个驴头不对马嘴的、张冠李戴的、所谓的学者及著名时政评论家。
 
 
              顾晓军 2015-12-20 南京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网购顾晓军新书

网购顾晓军新书

网购顾晓军新书 http://guxiaojun538.blogspot.com/p/blog-page_12.html 网购顾晓军新书    顧曉軍談小說                                    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