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3月31日星期六

2830 “先帝”话龙应台与人很脏


2830 “先帝”话龙应台与人很脏
 
    ——顾晓军主义:“先帝”曰二千八百三十
 
 
  昨,在《“先帝”话曹长青与穆斯林》中提到龙应台的《对付良心犯——人真的很脏》;其实,“先帝”我顾晓军没打算批判她。今想看,海外没了;而一搜,大陆到处都是。如是,我不批判、就是对不起民主了。
 
  在《对付良心犯——人真的很脏》中,龙应台为我们讲了个故事:“突然有一天,马德里的权力精英们——皇室贵族,政府首长,教会人士,法官律师,新闻记者——全从邮差手里得到一个邮件,是一支神秘录影带……但看得出是一男一女的作爱实景录像”、“……那是拉米雷斯,西班牙最重要的保守派日报‘ELMundo’的总编辑……拉米雷斯是马德里政界炙手可热的人物;他所写的政见和社论咄咄逼人,势若雷霆,往往影响西班牙政局……”、“……出卖了拉米雷斯的是拉米雷斯的女朋友。她把录影机藏在窗帘后面,录下了……”
 
  而后,龙应台、则是如此评论道:“同样的强揭隐私,在警察国家是被合理化合法化的国家行为,在民主国家却是必须惩罚的犯罪行为……”、“警察国家和民主国家绝对相似的地方却是:唉,人真的很脏,不管在什么制度下。为了争夺权力而使用最卑劣的手段显然是原始人性的一部分,民主制度并不使人变得干净一点点……”
 
  “先帝”我顾晓军,同意龙应台的观点:人很脏。然,与龙应台所不同的是——我首先觉得:拉米雷斯,“人很脏”!龙应台,难道没有觉得——你在刻画政治的肮脏时,也同时给我们刻画出了一个——在人前,衣冠楚楚、 口若悬河;而人后,却是一肚子男盗女娼的政客、伪君子吗?
 
  我以为:从政或做涉政治的工作,就不该把从政或做涉政治的工作、仅当作职业;或首先是为民众服务,而后才是职业。如是,从政或做涉政治的工作的人,第一要紧的、就是洁身自好。当然,人性是软弱的。如果你有弱点、你且想尝试着犯些小错误,那么,你就当具有反侦察能力等等。而如果你既不洁身自好、又没有犯小错误的能力,却要怪政治肮脏,则是本末倒置了。
 
  自从我“打倒鲁迅”且“狂挺邓玉娇”后,就戒酒戒色了。酒乱性,是第一要戒的。色,也要戒掉现实里的;虚拟中的,但玩无仿。许有人问,你不一直在揭露有人不断在网上色诱你吗?告诉你:网络色诱,不是虚拟、而是现实。虚拟,只在想象中,如写篇超前绝后的《我和石头女人的爱情故事》之类等。
 
  其实人性的弱点很多,稍不留意、就会被攻破。因此,戒被请(包括饭局、旅游等)、不抽别人递过来的烟(防沾染上毒瘾,也根绝占小便宜心理)等等很多。最重要的,是不能进去;所以,我有“磨快两把菜刀”一说。像石三生样吃了两天盒饭、出来依然故我的,绝对是不容易,也很少有。我相信:最早的许志永们,是好的;被各种手段多了,也就“钱云会之死只是一起普通的交通事故”了。
 
  自己“完美无缺”了、才有资格去抨击政治的肮脏,龙应台、你说是不是?
 
  就抨击政治肮脏而言,龙应台也落伍了。龙应台难道不知道“先帝”我顾晓军提出“平民主义民主”、提出“公正第一、民权至上、自由永恒”已很久了吗?看看《对付良心犯——人真的很脏》里的句子吧——“马德里的权力精英们——皇室贵族,政府首长,教会人士,法官律师,新闻记者”、“政界炙手可热的人物”、“往往影响西班牙政局”、“现任总理阿兹那的密友和智囊”……这不是精英主义吗?精英主义政治原本就是肮脏的。这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呢?
 
  如果精英主义政治不肮脏,“先帝”我又何需提出“平民主义民主”?“平民主义民主”政治的最大好处,就是街头化、网络化……参与者众,更加透明;各种政治的阴谋及政治家的肮脏等,很容易被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且无处逃遁。
 
  当然,“平民主义民主”,也不可能是十全十美的。具有较浓厚的、“平民主义民主”色彩的、台湾绿营,就背着“街头小英”、“网络凌暴”等等的、传统意义上的、不是很光彩的名声。可,大家仔细想想、平心而论:再怎么街头政治、网络凌暴……这,难道不比黑箱政治要好吗?
 
  显然,龙应台落伍了。龙应台,已拎不清——当今的世界之各国、各地区的政治的格局,早已是由“平民主义民主”、精英主义民主、专制……由这多种的力量所组成。
 
  因龙应台不清楚“平民主义民主”,或明明知道、却不便、甚至不敢提及“平民主义民主”;所以、龙应台还沦落在自问自答“警察国家和民主国家有什么差别呢”的尴尬境遇之中,所以、龙应台会发出貌似(注意:我说的是“貌似”。很客气,也很给龙应台留面子)替专制说话的“警察国家和民主国家绝对相似的地方却是:唉,人真的很脏”的、看似有水平、而实则是无病呻吟的感慨与叹息。
 
  当然,这种龙应台的标签式的、标准的无病呻吟的感慨与叹息,恰恰正是龙应台之所以成名、以及龙应台在过往中的卖点之所在(龙应台与余秋雨有相通之处——都是贩卖文化,而缺少思想、尤其缺领先的思想)。
 
  然而,随着“先帝”我顾晓军的出现、“公正第一”和“平民主义民主”的思想与各类文章(包括小说)的传播与面世,龙应台还会有多大的市场呢?只怕是龙应台想“人很脏”(我没有说龙应台在某种意义上替专制说话、“人很脏”)都脏不了了,是不是?
 
 
              顾晓军 2015-12-21 南京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网购顾晓军新书

网购顾晓军新书

网购顾晓军新书 http://guxiaojun538.blogspot.com/p/blog-page_12.html 网购顾晓军新书 貿易戰                   https://www.sanmin.com.tw/Pro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