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3月31日星期六

2835 “先帝”理顺逻辑


2835 “先帝”理顺逻辑
 
    ——顾晓军主义:“先帝”曰二千八百三十五
 
 
  想好的题目,待打开电脑、处理了《GU XIAOJUNism philosophy》事务,便不知溜哪去了。看了篇石三生的《奥运冠军与东亚病夫》、见他提到“逻辑”,“先帝”我就来篇“理顺逻辑”吧。
 
  最近,李立民在“阿素的专栏”上跟帖、以卜移山两年前反对我争取诺贝尔和平奖的话题说事。其实,民主派的“先帝”我顾晓军与毛左大将军的卜移山成朋友的基点,是大家都认同言论自由。而言论自由的基点,是认定我们都有批评政府、批评党的权力。很多人弄错了,以为言论自由就是什么都可以说、可以相互批评。相互批评,不是不可以,而是不能随便干涉他人的爱好之类。比如,一个人喜欢臭美。他有权臭美,批评他做什么?如果他竞选总统,你可以说当总统的人不该臭美;他不去竞选、就是一老百姓,你管他臭美干嘛?
 
  “先帝”我争取诺贝尔和平奖,与一个老百姓爱臭美是同一个道理。六十多年了,党和政府做错了那么多的事,损害了那么多的老百姓的利益、伤害了那么多的老百姓的感情;如果你真有社会责任感,去批评党和政府、让他们尽量少犯错才对,是不?盯着我争取不争取诺贝尔和平奖做啥?我争取不争取,与你无关;能不能争取到,也与你无关;够不够得诺贝尔和平奖的标准,更不由你评定,是不?党和政府的对与错,涉及到你的个人利益;而我得不得诺贝尔和平奖,不涉及到你的个人利益。难道连这都不懂?
 
  前几日,这个李立民还跟帖道“一个不要脸皮,伸手乞讨诺贝尔奖的顾晓军,去石头占洞吧”。这更是不明事理!我觉得我够、符合获诺贝尔和平奖、诺贝尔文学奖的条件与资格,我为什么不可以争取呢?这就像——如果你觉得老板给你的工资低了,你会要求加薪;如果老板不给你加薪,你会跳槽……是一个道理。我在哲学上论证了“化繁为简”、在价值上论证了“公正第一”、在文学上写出了300多篇优秀中短篇小说,我有权要求“加薪”!
 
  我们应该监督的、盯住的,是诺贝尔和平奖与诺贝尔文学奖等的颁发是不是合理,不要把荣誉与奖金颁给不符合条件的人,更不要把荣誉与奖金颁给像马拉拉这样的骗子,而不是监督与盯住谁在争取诺贝尔和平奖与诺贝尔文学奖等。或许,李立民又要说,那你盯住艾未未、陈光诚、高智晟、许志永……这些人做什么?“先帝”我盯住他们,是因为他们都是像马拉拉一样的骗子;我揭露他们,是维护诺贝尔奖的声誉、是维护这个世界的公平。如果你觉得我也有作假之处,你完全可以揭露。
 
  前些日子,还有人攻击“顾晓军民主奖”、攻击“顾学研究院”,质问“奖金池”在哪里、办公地点在哪里?好,今天、“先帝”我坦诚地告诉你:“顾晓军民主奖”的奖金池”,就在我顾晓军的牙缝里——等我这张嘴巴省出来;“顾学研究院”的办公地点,就在我顾晓军的电脑里。
 
  一个论证了“公正第一”价值观的老人,用每顿饭少吃几口的方式、来奖励他认为对中国民主作出贡献的人,有什么错?错的,是刁难这样的老人的人!错的,是企图阻碍中国民主进步的人!
 
  至于“顾学研究院”的办公地点,“先帝”我要反问:清华大学的这个研究所、那个研究所的经费、办公地点,哪来的?党拨给的,党用我们这些纳税人的钱拨给的。“先帝”我再请问:这个大学、那个大学的这个研究所、那个研究所,这些年、有像在哲学上论证了“化繁为简”、在价值上论证了“公正第一”、在文学上写出了300多篇优秀中短篇小说……这样的成就、这样的对人类社会的贡献吗?如果没有,党是不是应该考虑把经费、办公地点等等优先拨给“顾学研究院”呢?如果不这样做,党、岂不是在奖懒罚勤、搞逆淘汰吗?
 
  综上可见:我们的眼睛、我们的道理、我们的逻辑,应该像我们关注台湾选举一样——朝上看,盯住那些竞选的人、盯住那些将要当总统、将要掌权或者是已经掌权的人,盯住他们的倾向性、他们的政策、他们的能力以及他们的个人品质等等;而不是盯住、正在为社会、为广大老百姓盯住那些已有权势、或将有权势的人的人。如果方向错了、盯错了人,可就是本末倒置了。
 
  民主社会,对就对在、好就好在——民意管权力,权力管资源;实际上,就是民众自己管资源。而专制社会,错就错在、坏就坏在——民意,管不了权力;权力,管分派资源……民众,反成了等待权力恩赐的对象。
 
  民众成了等待权力恩赐的对象,就必然滋生出一大批投机钻营、讨好权力者;如是,权力就更权威、专制就更专制……而什么“24字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什么“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自由、平等、公正、法治、爱国、敬业、诚信、友善”,就都没有了实现的基础,就成了满世界的、忽悠人的扯淡!
 
  “中国梦”,也成了权力的梦、而不是民众的梦。要想让“中国梦”成为——既是权力的梦、也是民众的梦,就只有民选;民选一时做不到,至少让能替老百姓说话的人说话、而不是千方百计封杀,不是质问“顾晓军民主奖”的“奖金池”在哪里?不是质问“顾学研究院”的办公地点在哪里?不是讽刺与辱骂“一个不要脸皮,伸手乞讨诺贝尔奖的顾晓军,去石头占洞吧”,不是企图阻拦一个无可辩驳地论证了“化繁为简”的哲学、论证了连党都亦步亦趋的“公正第一”的价值观、写出了300多篇优秀中短篇小说……的人去争取诺贝尔和平奖与诺贝尔文学奖。
 
  一个正常的社会的逻辑,是不是应该是这样的逻辑?一个连逻辑都不正常的社会,不可能得到国际社会的尊重、也不可能实现梦寐以求的“中国梦”。理顺逻辑,就是理顺关系、就是理顺社会。理顺逻辑,也是当今中国的头等大事之一。
 
 
              顾晓军 2015-12-26 南京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网购顾晓军新书

网购顾晓军新书

网购顾晓军新书 http://guxiaojun538.blogspot.com/p/blog-page_12.html 网购顾晓军新书    顧曉軍談小說                                    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