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1月29日星期四

写两部长篇小说

写两部长篇小说
 
    ——顾晓军主义:谈小说三千九百九十二
 
 
  发〈「喝茶」补记〉时,副题用的是「顾晓军小说【四】:引言」,且文中也道「《顧曉軍小說【四】》,既是教学,我将去触及悬疑等各种题材」。
 
  其实,当时提到「悬疑」、也只是偶然间的一个想法;而既然说了,我就按悬疑类选择构思与写作的方向。谁料,一想就想到个写悬疑类小说绝无仅有的好素材。
 
  如是,就想呀想呀;想想,内容就渐渐庞大起来。写成短篇小说,内容已容不下了;而写成中篇吧,又觉得挺可惜。如是,就往长篇上靠,且边想边写。有些好东西必须随手记录下来,否则待全篇构思完毕,那精彩的东西、也会不那么精彩了。不知不觉,就拉出了近20页。
 
  昨日,静下来审视一下,觉着写成真正意义上的长篇,还是不太可能。如是,我决定写成个中篇框架、小长篇篇幅的,10万字以上、12万字以内的,这样部单本的悬疑小说。
 
  其二,是昨日又有小美女要加我。加后,就随手翻她的朋友圈,一翻就翻到了她去年的书单,其中竟有陈忠实的《白鹿原》。《白鹿原》小说,我不会看、没时间,但电视剧断断续续看了。
 
  《白鹿原》的明线,是写家族;而暗线,其实是写革命。不过,从表现历史的变迁来看,这也算是史诗类的正剧。如此,我想:既然博客不能写了,已着手的悬疑小说、又不是正经的长篇,不如待我有空、也写一部史诗性的长篇。
 
  这部长篇,以故事为主,因塑造人物与写景都是我的长处(读过我的短篇小说的人,都知道我的人物呼之欲出;而写景,我本身具有将平躺着的文字构成立体感的本领);所以,我以情节为主,便于将来改编电视剧。
 
  这样,少说一篇要写三个月,多说一篇得写半年。如此,不仅2018年过去了,且没准2019年也过去了。
 
  对了,这两部长篇小说的主题、都是中性的。也就是说,在我写作的主观上,争取能在大陆出版。至于给不给出,则是另一回事。
 
  为什么要写中性的呢?因为海外不着调——在我被「喝茶」前,报道资中筠与茅于轼的天则,我不比;在我被「喝茶」之后,又报道蔡慎坤、屠夫及一些无名之辈,就真的很没有道理了。
 
  还说蔡慎坤是「公知」,海外难道不知道那「公知」是党媒所选的吗?而屠夫等,早进去了,难道推特被封比进去还重要吗?真是些糊里糊涂、不知轻重的人。
 
  我这次被「喝茶」,除电脑、iPad、手机被带走,还回来已不一样(多的不说),十几本书迄今未还,推特也牺牲了,还有我的百度百科的「顾晓军」词条也被消灭了(而维基百科的「顾晓军」词条,2012年就被消灭了),此外,更有顾门弟子、顾粉团、顾友的贞云子、无民主、劳力等的新浪等处的博客,也全都阵亡。
 
  而如此惨重损失,海外连提都没提(只有看中国与阿波罗,发与转发了「55岁的周润发宣布死后将捐出99%的财产,什么都不想带走。顾晓军评论道:千万不要捐到大陆来,不要害了无辜的官员。」大约算是安慰)。
 
  迄今唯一提到我的,还是大陆的——上海德纲@Shanghaidegang 回复 @luo_yu_feng @LiuGang8964 及另外 48 人:顾晓军从推特蒸发了,少他一个也许大碍啊!本人从微博转移到推特来,还请凤姐多多关照了。想当年,本人微博粉丝也有三十多万,跟平壤作家崔成浩平分秋色。无奈微博老板容不下,把本人的微博给封了。不然也不会上推特来开拓市场了。 上海德纲(下午 9:21 - 20181125日)
 
  而转发的,也只有凤姐。刘刚在被送推之列,也没有转发。当然,迄今一直在吃救济的刘刚(名称记不住了,相当于进了收容所),我就不能与他再计较啥了。
 
  顺便证明:刘刚肯定不是特务。或许,拿一份钱,做一份事;但,肯定不是编制内的特务。如果是编制内的特务,这出苦肉计的棋、下得也太大了。就将刘刚玩到吃救济,我已是无比佩服党了,真的。
 
  所以,朋友们不用担心我跟小美女们玩。在上篇,我说「写不了小说,一是因生活储备被挖空、二是不再了解年轻人、三是鲁迅原本就是个庸才,与年龄无关」。这其中,关键是「不再了解年轻人」,有代沟;而有代沟,则涉及到想法不一样,甚至语言都不一样。所以,就没法沟通了。我跟小美女们玩,就解决这些;且可不断地补充生活,使我小说创作的源泉永不断流,也永保青春。
 
  封杀就封杀吧,反正我也没有办法。而从网络信息时代、回到农耕时代,也未必就是坏事——没准,还能逼我写出《红楼梦》那样的长篇巨制呢。
 
 
              顾晓军 2018-11-29 南京
 
 
向諾貝爾和平獎、文學獎推薦顧曉軍(顧粉團著)
GuXiaojunist Philosophy(顧曉軍主義哲學【英文版】)ISBN 9789863586678
顧曉軍及作品初探(劉麗輝著)ISBN 9789869505178
 

 

2018年11月25日星期日

「喝茶」补记

「喝茶」补记
 
    ——顾晓军小说【四】:引言(主义三千九百九十一)
 
 
  20181113日,被国安请去「喝茶」。23日,我在《贸易战》一书的后记、〈「喝茶」后记〉之中,提到了「送还我电脑、iPad、手机的警察,答应过帮我要回那十几本书的;如今,也是了无音讯。」
 
  24日下午,太太给警官打了电话,问询要回那十几本书的进展如何,警官的回答是「暂时要不回来」。看来国安在「喝茶」中所说的「翻篇」,也不是件很容易的事。
 
  其实,在顾粉团于2012年、「向诺贝尔奖推荐顾晓军」之始,我就知道2018年的关、难过。因为,刘晓波就是2008年接过张祖桦的「零八宪章」进去、而后2009年被判「颠覆罪」11年的。
 
  而个中的道理,我好像在其他什么文章中说过。当然,也许没说过。若是没有说过,那就更没必要再说。
 
  所以,2018年、我是较谨慎的。2017年底、结束《中国新民运》一书后,我只是编编《九月隨想》、《顧學:質疑抓特務》、《藍軍網戰》的书稿。
 
  后来,想到《顧曉軍談小說》一书,就更是「远离政治」了。撰写完后,想整理《顾晓军主义经济学思想》或《顾学:道理》。因重新拾起两本书的书稿、都有难度,所以、也一直在选择的犹豫之中。
 
  不料中美贸易战打响,因孙立平藉贸易战将我首创的思想分拆送他人,我就被搅了进来。
 
  当然,也是因为撰写《贸易战》,不仅可以重拾《顾晓军主义经济学思想》,且可将我的经济学著作的水准、提高很大一截,所以、就无意中误闯了雷区,结果是被国安请了去「喝茶」。
 
  说到「喝茶」,想起那日——曾有一国安(非负责与我谈话的)拿着我的书,说「你都写些什么?还〈夜幕下的性交易〉」;我赶紧辩解,「不是的」。其余,我就没有多说。
 
  后来,他出去了很久。再进来时(约看完了〈夜幕下的性交易〉),他说「你写写小说多好,像〈夜幕下的性交易〉」(好像是在参与规劝我时说的)。
 
  其实,写完《贸易战》,我原本就要重新寻找方向。我也已注意到:最近,我过去写80后的〈牛碧和傻碧的故事〉及〈与张筱雨相遇在哈尔滨〉等,被网友转发的都较多。尤最近,连写90后的〈小小的故事〉也被翻了出来,转发时还替我将标题改成了〈90后的小小的故事〉。
 
  加上连国安都喜欢〈夜幕下的性交易〉,或许我该重拾小说,将我的创作推高一个层面。
 
  这是其一。其二,是有人曾与毛泽东谈「鲁迅还活着」,毛说「小说怕写不了」。我曾批毛外行,说写不了小说,一是因生活储备被挖空、二是不再了解年轻人、三是鲁迅原本就是个庸才,与年龄无关。
 
  重拾小说,也为证明我是对的。
 
  其三,我已出版了《顧曉軍小說》【一】、【二】、【三】,从此无下文、甚是可惜。续个《顧曉軍小說【四】》,也算是交代;且,可顺便查下被三本书淘汰的171篇,看是否有可打捞的。〈小小的故事〉就是网友打捞出来的。
 
  其四,《顧曉軍小說【四】》也是《顧曉軍談小說》的继续。把平生的本事教会年轻人、留给这个世界,也当是良知学人最起码的。
 
  其五,《顧曉軍小說【四】》,既是教学,我将去触及悬疑等各种题材,以实践的形式、手把手教大家。
 
  其六,于《顧曉軍小說【四】》,我会尽力回避所谓的色情,让出版者无法加上「十八禁」。
 
  其七,在《向诺贝尔和平奖、文学奖推荐顾晓军》中,森林之子于〈「畜生时代」的人性——读顾晓军小说【臭不要脸老畜牲】〉中的推测,「潜层:『太难,想不清,不去想,先吃』,能活下去、活好,才有希望。这也许是顾晓军先生对『老畜生』的期待」是对的。
 
  在《贸易战》的后记、〈「喝茶」后记〉中,我也谈到「先『活下来』再说」。其实「活下来」也是《中國新民運》书中〈「不被抓」理论〉的思想。这「小說【四】」,算是实践。
 
  要转移战场了,写下本篇,既是告别《贸易战》,也是「小說【四】」的开始。
 
 
              顾晓军 2018-11-25 南京
 
 
向諾貝爾和平獎、文學獎推薦顧曉軍(顧粉團著)
GuXiaojunist Philosophy(顧曉軍主義哲學【英文版】)ISBN 9789863586678
顧曉軍及作品初探(劉麗輝著)ISBN 9789869505178
 
 
网购顾晓军新书


2018年11月23日星期五

后记:「喝茶」后记

后记:「喝茶」后记
 
    ——顾晓军主义:贸易战三千九百九十
 
 
  20181113日上午11时,还在睡梦中,国安让片警打头、赚得太太开门(因太太与片警熟识,求他办过事),便一头闯进我家。
 
  太太叫,我赶紧起床;刚套上棉毛裤,国安等六人已进了我的房间。我边穿衣裳、边问「什么事」,国安已开电脑的开电脑、拿iPad的拿iPad、抓手机的抓手机,还有的打开我的书橱拿我的书。
 
  想他们一定是知道我揭露韩寒那会的「顾晓军:明天下午2点之前请不要离开家,我们要登门拜访,跟你这个大作家谈谈心」(2009-11-26 01:25),及我的「磨快了两把菜刀」,所以、一下就来了六个,且、国安口子上的几位、全都是身大力不亏。
 
  然,岁月不饶人。一晃,「揭露韩寒」都已过去整九年了,我也从一敢说话的作家、成长成了一在思想、哲学、经济学等诸方面都有成就的学者,脾气也变了。
 
  穿上衣服,我问「这就是『喝茶』?那就谈吧」。他们要我跟他们走,我不干,他们就拿出了「传唤令」、「搜查证」。没办法,这年头,不从、可当场击毙的。咱还是不做冤死鬼吧。如是,我坦然道:「那就走吧。」
 
  坐上他们的轿车、来到他们的地方,领进一间房间,让我坐上把椅子。可我刚坐下,那椅子就自动把我锁在了里面。且一锁就是六个小时,害得我连尿都没有撒。当然,也几乎没喝水。我要喝水,一人拿来一小塑料杯凉水,也不知是大桶桶装水还是自来水,我只用来润喉。
 
  问话前,给我看了警官证。谈话内容,我已在「引言:『喝茶』记」中说过。这里不赘。中午,给我吃了个汉堡。当然,他们也一样。还有,他们几乎不喝水。这也真算是本事。
 
  哦,对了,我六个小时没抽烟。烟、打火机等,都让我留在进房间前的过道里了。有个国安问过我抽不抽烟、也给过我烟,可他抽的是薄荷型的烟;我都嫌冷,就没抽,谢绝了他的好意。
 
  问完、达成协议,国安就走了,把我留在椅子上。让普通民警給留血样、留指纹、留步态,捧着个牌子照相。那时,想到石三生留了案底,连故宫都不让进;我想,我这可是正经国安找了,只怕是以后出国及大型集会等都不能去了。
 
  待从他们那里出来,天色已晚。想吃点啥,更怕太太着急,就赶紧回家去。
 
  第二天晚7点,送还了电脑、iPad、手机,帮我把电脑给接上。可我当时没细看,待人走了,才发现主机嗡嗡作响、浏览器被锁。重装了浏览器后,出去一看,推特被封了,还说「这些推文受到保护」。
 
  保护吧。就思想而言,我顾晓军原本就比卢梭、弗洛伊德强。没准保护起来的推文,将来都会成文物。
 
  后来,才发现电脑不能看本地视频了,说「服务器运行失败」。电脑上还有多少潜在的机关,就天知道了。反正,我iPad被解密了,如今是「肉机」;手机网速也下来了,原本一秒钟的操作、现在要几分钟。太太与我共用一个路由器,她的手机就没这些事。
 
  送还我电脑、iPad、手机的警察,答应过帮我要回那十几本书的;如今,也是了无音讯。
 
  而我,答应国安提出的「不谈体制」、「谈中共得就事论事」,都做到了。不仅如此,连国安说「翻篇」的《贸易战》这本书的书稿,我都一直在打磨棱角,不会再有「定性」、「中共……掠夺」之类了。
 
  打磨中,我的体会是——先「活下来」再说。其实中美贸易战、不也如此?「活下来」,不比面子重要?
 
  不是我又要插嘴。反正我觉得:中美贸易战,硬扛不如软磨。信不信由你。
 
  唉,多灾多难的这部《贸易战》、总算完成了。
 
              顾晓军 2018-11-23 南京
 
 
向諾貝爾和平獎、文學獎推薦顧曉軍(顧粉團著)
GuXiaojunist Philosophy(顧曉軍主義哲學【英文版】)ISBN 9789863586678
顧曉軍及作品初探(劉麗輝著)ISBN 9789869505178
 
 
网购顾晓军新书


2018年11月22日星期四

龙永图为啥不也被请去“喝茶”

龙永图为啥不也被请去“喝茶”
 
    ——顾晓军主义:新民运三千九百八十九
 
 
  出去看点新闻,是越来越难了。好不容易出去一趟,却看了条旧闻《龙永图批对美贸易战策略失误 凸显内部分歧》。
 
  说龙永图批评大陆用大豆打贸易战是旧闻,是因为我早几天好像就看到过。
 
  不过,龙永图身为退休高官、竟然不跟党中央保持一致,我很担心他会不会被“喝茶”?
 
  还有,海外在说“自由派人士的群体都恐成为下一轮的整治对象”“蔡慎坤11日在推特上与大家道别”。
 
  说真的,在这之前,我还真不知蔡慎坤算“自由派人士”。
 
  此外,我是1113号被“喝茶”的(“喝茶”时,带走了我的电脑、iPad、手机,还有十几本书);待第二天电脑、iPad、手机送回来再上网时,推特早被封杀了。
 
  “蔡慎坤11日在推特上与大家道别”,难道他事先知道消息?或被打招呼?
 
  如今不懂的东西太多了。蔡慎坤在推特上道别,也能上新闻;我被“喝茶”,电脑、iPad、手机第二天虽送回来了,可十几本书到现在也没还我。且,电脑毛病多多,如主机嗡嗡叫、浏览器被锁、不能看视频了等。iPad也被解锁了。手机如今更是几乎不能用。
 
  相比,蔡慎坤又凭啥上新闻呢?
 
  哈哈,我突发奇想:龙永图,为啥不也被请去“喝茶”呢?
 
  这是不是不公平呢?既然我的“公正”价值观、都被抄进了“24字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起码也该给我些公正吧?
 
  国安要我“不谈体制”“谈中共要就事论事”,我现在就是就事论事,起码把我的书还我吧?
 
  要不然,是不是也该请龙永图去“喝茶”?受党教育多年,还没我“听话”。
 
 
              顾晓军 2018-11-22 南京
 
 
向諾貝爾和平獎、文學獎推薦顧曉軍(顧粉團著)
GuXiaojunist Philosophy(顧曉軍主義哲學【英文版】)ISBN 9789863586678
顧曉軍及作品初探(劉麗輝著)ISBN 9789869505178
 

 
网购顾晓军新书

 

网购顾晓军新书

网购顾晓军新书

网购顾晓军新书 http://guxiaojun538.blogspot.com/p/blog-page_12.html 网购顾晓军新书 貿易戰                   https://www.sanmin.com.tw/Pro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