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8月22日星期四

请海外媒体传递信息

网购顾晓军新书
 
请海外媒体传递信息
 
    ——顾晓军主义:随笔 • 四千一百三十五
 
 
  据说TwitterFacebook大量封杀「我党」的账号,可把我的账号也封杀了。
 
  我的Twitter的账号,20181113日就在Twitter的协助下,被「我党」潜伏在Twitter里的地下党封杀。
 
  刚刚,Facebook的账号,又玩「安全验证」,说「我们已把 6 位数验证码发送」到我的手机上。可,我是华为手机,「我党」不让我收到任何信息(我在国内注册任何网站,都收不到一丝信息),你让我怎么验证呢?这不是在地道地帮「我党」的大忙,彻底地封杀我吗?
 
  请海外媒体传递信息——TwitterFacebook,有大量的「我党」的地下党,他们在作恶。
 
  信不信,由你们。我最初说杨恒均是特务时,也没有人信。可事实呢?我顾晓军,再说一遍:请海外媒体传递信息。
 
 
              顾晓军 2019-8-22 南京
 
 
天上人間花魁之死(长篇小说)https://www.sanmin.com.tw/Product/index/007259929
GuXiaojunist Philosophy(顧曉軍主義哲學【英文版】)
向諾貝爾和平獎、文學獎推薦顧曉軍(顧粉團著)http://www.sanmin.com.tw/Product/index/007115415
世界欠顧曉軍一個諾獎 (石三生著)https://www.sanmin.com.tw/Product/index/007127026
顧曉軍及作品初探(劉麗輝著)ISBN 9789869505178
 
 

奇异的「绿帽理论」——读顾晓军长篇小说《天上人间花魁之死》

网购顾晓军新书
 
奇异的「绿帽理论」——读顾晓军长篇小说《天上人间花魁之死》
 
              小人物
 
  偷情,自古有之;被戴绿帽,亦自古有之。且,人类社会永远也无法杜绝。
 
  顾晓军的长篇小说《天上人间花魁之死》,就设计与构建在——为泄绿帽之恨,邢队经长期设计、进行报复之上。
 
  作家笔下的邢队,聪明无比、思维独到、思维缜密;然而,这些一环套一环的、精心的复仇设计,最终、还是被一个让众人称之为笨哥的侦探所破、揭开谜底。
 
  作家,或许是解「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是在说一番正义最后终将战胜邪恶的大道理。
 
  然而,小说中的「绿帽理论」,不能不说是一精彩之笔——「任何社会,都逃脱不了当时的时代之诱惑」、「有我,就是有自己,也许会一时经不住时代之诱惑,但,最终还是会找回自己」、「我是妥协派。与社会妥协,与现实妥协,看起来没血性,很无能。但不妥协又能怎样?难道去报复吗?复仇不是不可以,而是有代价、有成本的」等等。
 
  小说中的「绿帽」教授,不能不算聪明。他总结「离婚其实就是一种逃避、对现实的逃避」,因此隐忍也不无道理。
 
  因为人们需要隐忍,社会就应该有——「绿帽理论」、「形成理论,是为了寻求合理的安慰,也是为了更好地疗伤……让这些人的心灵有个庇护所」、「不同的人,应该有不同的疗伤的去处」、「这样,才是社会的进步」。
 
  也许,「绿帽」教授说得对、说得有道理——绿帽不是悲剧,真正的悲剧是仇恨,是解决仇恨的方式方法。像邢队那样,最终反算计了自己,才是最大的悲剧。
 
  所以我称之为:奇异的「绿帽理论」。欢迎家批评、争鸣。
 
  总之,顾先生的《天上人间花魁之死》,给我们打开了一扇窗。而在这长篇小说中,有无数这样的窗。
 
 
              2019-8-22
 
 

2019年8月21日星期三

看大势,赚大钱

网购顾晓军新书
 
看大势,赚大钱
 
    ——顾晓军主义:随笔 • 四千一百三十四
 
 
  前一阵,我退掉了一个QQ炒股群。原因,是群主推荐的股票,都在高位,几乎都没有了上涨的空间。
 
  用顾粉团一位朋友的话说(我记不住是谁了),群主是先进去了,让群友托一托,他好自己赚钱、走人。我虽没有证据,但,觉得顾粉团的朋友说得很有道理。
 
  谁料,在那个群里认识的一位股友(曾私下向我揭发,那群主去年带着他们炒期货,还害他被骗了10万元人民币),又把我拉进了另一个炒股群。
 
  进就进吧,据说这个群有十年的历史了。进去后,发现这个群所推荐的股票也并不怎么样;当然,与八月初的暴跌也有一定关系。
 
  但,俗话说,「看大势,赚大钱」呀!你看不准大势,被罩在其中,是你的不是,是你的水平有问题,不能怪暴跌吧?
 
  其二,我发现:群主是二道贩子,他推荐的股票,是从另一个人那里批发来的(他自己无意中透露的)。
 
  其三,那个群里,居然有亏损70%的人,亏损50%的人也很普遍。这就是扯淡了,怎么会输成这样呢?除非你——今天买明天割,天天这么乱来。
 
  所以我昨天退群了。退群前,他说当天是整理,今天还能上(周一他就说本周是大阳线)。
 
  你周一说本周是阳线;我不争,我看不了一周。但,昨天已走软,就该看道琼斯。道琼斯,昨夜跌0.66%;沪深股市,若无重大利好,就很难走出独立的、上攻的行情。这应该是基本的常识,是不是?
 
  因此,我坚决摆脱这类二胡,以免受到影响。
 
  「看大势,赚大钱」,是最基本的常识。做短线,不是不能做,而是只能在平衡市或牛皮状态中做。有可能暴跌,肯定不能做,别妄想别人都跌,只有你涨。而行情好了,也没有必要做短线,是不是?
 
  或许有人会问,你的〈沪深股市可能有波特大的行情〉,还作不作数?作数。其一,从季线上看,今明后三年内,必有波大行情。其二,如果真的经济不好,那不就该降息吗?且是不断地降息。其三,要想中美贸易平衡,不应该人民币升值吗?「广场协议」,不就是日元升值?而如果人民币升值,沪深不该大涨?
 
  〈沪深股市可能有波特大的行情〉是大势。但,大势并不能等于眼前。八月初的暴跌,就是真正完成大的二次探底——2822.19,是针对2800一线的二次探底;2733.92,也是针对2800一线的二次探底(这二次探底,还很可能做成三重底)。
 
  因此,昨天上攻乏力,今天就很可能回调。而回调也没什么可怕,不过是在做底。真可怕的,是盲目乐观和极度恐惧——在底部把股票全都割光。
 
  愿大家捂住股票,或捂住钱袋。如果真的到了亏损50%,甚至亏损70%,那就真的没主见了,也只好听人家摆布了。
 
 
              顾晓军 2019-8-21 南京
 
 
天上人間花魁之死(长篇小说)https://www.sanmin.com.tw/Product/index/007259929
GuXiaojunist Philosophy(顧曉軍主義哲學【英文版】)
向諾貝爾和平獎、文學獎推薦顧曉軍(顧粉團著)http://www.sanmin.com.tw/Product/index/007115415
世界欠顧曉軍一個諾獎 (石三生著)https://www.sanmin.com.tw/Product/index/007127026
顧曉軍及作品初探(劉麗輝著)ISBN 9789869505178
 
 

请陈破空先生呼吁一下

网购顾晓军新书
 
请陈破空先生呼吁一下
 
    ——顾晓军主义:随笔 • 四千一百三十三
 
 
  悲剧呀!原本,我是写写小说,闲来参与一下时评,想说谁就说谁的。可,如今被封杀的,要请别人来为自己呼吁。
 
  最近,写了篇〈长篇小说【天上人间花魁之死】好评如潮〉;而结果,是我的雅典博客竟也被封杀了。
 
  雅典博客,我以为是「我党」留下的、标榜言论自由的例证。却不料,竟也被痛下杀手。
 
  「我党」面子里子全都不要了,以致我看到陈破空的「推特脸书紧急行动,关停大陆大量账号」时,不住留下了以下的跟帖——
 
  「陈破空先生,是不是也该呼吁一下:推特听从地下党的指令,封了我的账号,还阻扰我开新的账号。」
 
  「还有,我看你批莫言很有道理。是否可以推荐下我的长篇小说《天上人間花魁之死》https://www.sanmin.com.tw/Product/index/007259929
 
  「等你的回音。你的视频我不是每个都看,所以希望你在标题中反应出来。」
 
  当然,我也知:陈破空先生不回应我是正常的。而回应我,则跟我一样不正常——属于人品极好,真搞民主与自由。
 
 
              顾晓军 2019-8-21 南京
 
 
天上人間花魁之死(长篇小说)https://www.sanmin.com.tw/Product/index/007259929
GuXiaojunist Philosophy(顧曉軍主義哲學【英文版】)
向諾貝爾和平獎、文學獎推薦顧曉軍(顧粉團著)http://www.sanmin.com.tw/Product/index/007115415
世界欠顧曉軍一個諾獎 (石三生著)https://www.sanmin.com.tw/Product/index/007127026
顧曉軍及作品初探(劉麗輝著)ISBN 9789869505178
 
 

2019年8月19日星期一

飽含悲憫、意蘊深厚的大書——讀顧曉軍《天上人間花魁之死》

网购顾晓军新书
 
飽含悲憫、意蘊深厚的大書
    ——讀顧曉軍《天上人間花魁之死》
 
              風北吹
 
  讀了顧曉軍先生的長篇偵探小說《天上人間花魁之死》,不由驚歎不已,五味雜陳。以下錄之一二。
  一、真正的大書
  讀這本小說,初讀如看《三國》,見陰謀算計,布局破局,你方唱罷我登場。再讀如看《水浒》,有各色人物躍然紙上,演繹其人生、展示其人性。掩卷之際,又覺如《紅樓》,繁華過盡後,唯余荒冢一丘。再細品,卻似有《西遊》一角,世間百態,紛呈出一個神魔世界。
  讀第一遍,我就注意到顧先生此書的一個特點,線索可謂紛繁複雜、交織錯落,卻安排得一絲不亂、絲絲入扣。
  小說以笨哥的噩夢爲端,引出花魁之死,再以笨哥查找害死花魁的真凶爲線索,一步步推進,且將觸角伸到社會的角角落落,甚至國外。
  這本小說,以篇幅而論未必算大部頭,但可謂真正的「大書」。顧先生的生花妙筆,竟然如穿花蝴蝶般,在「天上」、人間,廟堂、市井,職場、官場,輿論場、生死場間翩然出入,又將如花美女與「拙笨」鐵漢間的柔情勾畫得那麽動人心魄!
  這樣的內涵與容量,若是一般的作家或網文作者,不知會不會被渲染成幾百萬字的大部頭?當然,我更懷疑他們是否能理清《天上人間花魁之死》中的千頭萬緒。因,若將書中的線索完全展開,真不知是一部多麽大的巨制。最重要的,則是這份道義擔當與悲憫情懷,不知是否還能保有。
  由此來說,真正的大書,並不是卷幟浩繁,而是要看思想性、藝術性是否壓得住、展得開、立得正。
  二、以不變應萬變,可得否?
  世間萬物都在變化。體現在小說中,便是草蛇灰線,伏延千裏,最終一個大反轉,將變化表現得淋漓盡致。
  《三國》的「天下大勢,分久必合,合久必分」是變,《水浒》的上梁山、聚義、招安是變,《紅樓》的「食盡鳥投林,大地白茫茫一片真乾淨」還是變,《西遊記》裏孫悟空的七十二變,雖最終都要變回其猴身,但是在他變化的過程中,故事推進,世事仍在變。
  在《天上人間花魁之死》中,始終吸引我且贊歎的,仍然是變。
  比如邢隊,出場時幹練、持正。而他還曾經是英雄,但他在從警後,卻走向了英雄的反面。正如不少故事表現的,屠龍的英雄,最終卻變成了惡龍。「滾滾長江東逝水,浪花淘盡英雄」,大浪過後,才知道誰是真英雄。
  再如王副出場,官威凜然,卻最終黯然地自殺于荒郊。他的遭遇,可以說是「不怕賊偷,就怕賊惦記」,卻也是他自身有問題,所以「躲得過初一,躲不過十五」。
  就連笨哥的父母,數次從八寶山「飛」來,也沒有能阻止笨哥和花魁的愛情,最終只能承認。從這個方面說,他們也變了。(斜眼笑)
  而沒有變的,只有笨哥對花魁的愛。這一切的緣由是什麽?也許只是笨哥「笨」啊。
  但是,笨哥之所以被贊歎,卻是因「易求無價寶,難得有情郎」,笨哥這樣的人太少了。
  三、換個角度看問題
  小說中,笨哥、珊姐、作家都算是有一定社會地位的人,但仍是小人物,「仗義每多屠狗輩」。
  更讓我念念不忘的,卻是顧先生借笨哥、珊姐及其他人側面刻畫的花魁。她美好如優雅的精靈。比如,「只要有富豪逗她、爲難她時,總會被她用『我連眼前的苟且都沒法解決,還談什麽詩和遠方』、『你羨慕我無牽無挂、一身潇灑,我羨慕你有人等你回家』、『行李箱裝不下我想去的遠方』等等的機智與俏皮而化解……」明著寫花魁的機智,但暗裏,又何嘗不是爲花魁掬一把辛酸淚呢。
  花魁,讓人不能不一想再想。想她的美,她的善良,她的氣質,她的無辜,她與笨哥的愛情……越細想,越是歎惋。
  家中的不幸,讓她踏入天上人間;天生麗質,則讓她成爲焦點。
  但又因處于聚光燈下,她最終死于非命。
  她,本應是天上的精靈,來到人間,卻遭到磨難。
  花魁的遭遇,讓我想到先生刻畫的那麽多美麗善良的女性,又想到現實中那麽多可愛的男孩子、女孩子,美麗的女性,俊俏的小夥……我禁不住要流下淚來。
  四、還沒想明白的
  小說中的人名,沒有確指,幾乎均以職業或外號稱之。如笨哥、花魁、邢隊、教授、富商、王副、警花、大美女、警二、警三……顧先生的這種安排,饒有意味,我覺得應該深想,但還沒想明白。
  其中的「警二、警三」,讓我想到傳統戲本裏的龍套角色稱謂「衙甲、衙乙」,或者現代劇本中的「路人甲、路人乙」,極簡練,極省筆墨,卻又意味深長。他們當然有個性,並非千篇一律,正如《水浒傳》中押解林沖的公人董超、薛霸。
  又如小說中的邢隊、王副,其實各有個性、心思、算計等,然,顧先生卻偏要將他們簡單成邢隊、王副,這是否在有意突出他們所扮演的角色及普遍性等?
  而小說高潮處——警方收網的一系列動作,讀來真是解氣,邢隊暗中的布置被挖了出來,附帶還有其他的成果,這其間,警方、高科技、警惕性強的群衆,都在出力,自不必多說。只是,被網在這彌天大網中的,除了邢隊和他的同夥,還有誰呢?
  再說小說裏的一個案中案。案件中,散布謠言者自是受命于邢隊,而讓謠言散布開去的,卻是無數的普通人。都說「雪崩的時候,沒有一片雪花是無辜的」,但,還應有真正無辜的人吧。
  五、我的「亂彈琵琶」
  顧先生的《天上人間花魁之死》與《紅樓夢》有異曲同工之妙:同是寄寓在長江邊上的南京。曹雪芹在被抄家之後,于京城成書;顧先生則是在被「請」之後,于六朝古都改寫長篇小說。曹雪芹寫中國古代社會世態百相;顧先生則以偵探小說形式寫當代中國的世情。
  曾經,魯迅評《紅樓夢》,有「悲涼之霧,遍被華林」之語。雖然此人名不副實之至,但這句評語倒還算貼近。
  顧先生在文中,大量化用了現實之事,也當是一種用典。單是我看出來的,就有邢隊出逃、陳妻殺外國人、富商說陳市有10套房而後查無實據……這些「典故」的考證,就交給「索隱派」去做吧。而我想的是,不知若干年後,會不會出現對《天上人間花魁之死》中典故的查考和爭論?當然,若發生這樣的事,則說明,公衆對于先生是信服的,而先生的思想理論和文學作品也真的傳播于天下了。
  于此,當先浮一大白!
 
               2019819
 
 
网购长篇小说《天上人間花魁之死》等:
 
 

网购顾晓军新书

网购顾晓军新书

网购顾晓军新书 http://guxiaojun538.blogspot.com/p/blog-page_12.html 网购顾晓军新书 天上人间花魁之死(长篇小说) https://www.sanmin.com.tw/Product/in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