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欠顾晓军一个诺奖



3862 世界欠顾晓军一个诺奖
 
    ——顾晓军主义:新民运三千八百六十二
 
 
  昨日,编撰了篇〈中国民运人物志(反弹琵琶):齊彧〉。因齐彧来头颇大,据说是黄兴后人,可推特上、却几乎搜索不到东西,就把“齐彧老大哥说,何频先生是特务?我今天开始信了”之类也用了。
 
  不知是否与上有关,凤姐做了个“发帖测试 #齐何之争,哪边的脑残多”。大约如是,何頻@nyhopin问:“這位鳳姐是之前在中國有名的鳳姐嗎?”陳軍@chenjunnyc答:“当然不是”。并行并存@hongliucas则道:“有人认为是顾晓军小号”。
 
  如是,我就老老实实地说:“我承认:鳳姐是我顾晓军的小号,连北大博士刘丽辉也是我的小号,谢雪还是我的小号,顾粉团数百号人都是我的小号(中共封杀前,有数百万人,更是我的小号)。”且,配发了刘丽辉的专著《顧曉軍及作品初探》(ISBN 9789869505178)之封面的图片。
 
  何頻@nyhopin手快,给我的老实话点了个小红点。而微之居士@jushifan则说:“顾先生幽默,诙谐而肯定的回答,是独创的反炒手法。哈哈,读过顾先生的文字,就知道神马是云?神马是泥?凤姐?哈哈哈!天凉好个秋。”
 
  这时,发现并行并存@hongliucas、退居二线的副科级干部@hyh3332112、爆料大家谈@truth8964等都在发言,我就捡退居二线的副科级干部@hyh3332112的回道:“你这就不对了,‘唐特务集团’之唐柏桥是拉黑我的,我就是想‘舔唐’也做不到呀!”且配发了《打倒魯迅》(ISBN 9789869220293)之封面的图片。
 
  不料,并行并存@hongliucas说:“‘舔唐特务集团的五毛’有多少是自干‘舔’,有多少是领经费‘舔’?”如是,我只好回:“可是唐柏桥值得舔吗?你问问他自己。到我这里来班门弄斧,跟我谈逻辑,结果一个回合就败走了,顺手也就拉黑了我。如此肚量,舔他做甚?我是写过篇文章,那就为了中国民主而搞的纵横。”又配发了《大腦革命》(ISBN 9789869198103)之封面的图片。
 
  这时发现微之居士@jushifan跟我说:“顾先生,有段日子没翻墙了。还围着玄武湖阿甘似的跑步了?现在翻墙是不是不用梯子了,据说从墙上撤了几块砖,有了一条小小缝隙。顾先生可以省点劲了。”我赶紧道:“没有呀,我觉得我翻墙更难了,可能是中共‘特殊照顾’我。不过我一直在翻,主要的还是在忙写《揭开小说之迷雾》这本书。另,刚出了两本书,真挺忙的。家中还有事,连长跑也不能保证了。”且又配发了新书《向諾貝爾和平獎、文學獎推薦顧曉軍》(ISBN 9789863586272)和《中國新民運》(ISBN 9789863586371)之封面的图片。
 
  正忙乱着,忽见微之居士@jushifan感慨:“世界欠顾先生一个诺奖。关键问题,顾先生在墙内。”
 
  “世界欠顾先生一个诺奖”,好!我赶紧学何頻,也点个小红点。且想:净忙着写《揭开小说之迷雾》这书与编《中国民运人物志》,我也欠网友、推友们篇游戏之作。如是,写下本文。
 
  写下本文,才发现大鐵棍子醫院童主任@B_I_S_hospital的“顧大濕就是愛蹭,這習慣得改。要不早紅了。”
 
  童主任这话不对,我“打倒鲁迅”那会,网上飘着一万多篇批判顾晓军的文章,那不算红吗?就算“打倒鲁迅”是被黑,我的小说〈尝试一夜情〉等的访问量过亿,总算红了吧?不过,党说我那是色情小说,又被党黑了。
 
  突然想,微之居士的“关键问题,顾先生在墙内”,也不对。华夏黎民党20111010日,向2012年诺贝尔和平奖评委会提名我时的“国内原则”,也是得到海内外民运人士一致赞同的。
 
  好,不多说了。反正,“世界欠顾晓军一个诺奖”、一个标题非常好!估计,中共又要急疯了。
 
 
              顾晓军 2018-5-20 南京
 
 

3425 蓝军,做成的那些事
 
    ——顾晓军主义:“先帝”曰三千四百二十五
 
 
  静默:顾大师扮演蓝军假想敌绝对称职。政委屈才啦。
  顾晓军:好的,我努力做所有牛逼党和牛逼人士的蓝军。
  静默:这样很好嘛。他们应该感谢你做陪练, 这样他们才能更强大不是?每逢年节地方政府应该去登门拜访表示感谢才对啊。
  顾晓军:呵呵,不要封杀我就谢天谢地了。你没见,连刘刚都不喜欢蓝军?
 
  昨日,在《背后再聊刘刚》中谈到“做成”与“哪件事做成了”。如是,我想到用“蓝军”和“做成”,简单梳理下我的人生。
 
  1976年初春,我刷出“打倒张春桥”的三条大标语,遂成为“南京反标事件”。该事件,后被称为“‘天安门四五运动’的先声”。“四五运动”,是邓小平复出、“拨乱反正”,终止极左的基础。
 
  1986初春,写出《太阳地》,秋天发表。翌年,入选《小说选刊》等,获各种奖,被报道、专访等。后,被拍成电视剧,获《飞天奖》。这,是网络复出、成为“中国著名作家”的基础。
 
  2005年春,从网络复出。当年,《尝试一夜情》等小说即网红。2006年,在新浪建“网络作家圈”,拥七万余众,成“天下第一圈”圈主。这些,为此后的“打倒鲁迅”,积累了勇气、资本和人气。
 
  20079月,“打倒鲁迅”,引爆网络。10月,接受TOM、中新网专访。2008年初,遭《人民日报》批判,全国报刊、电台、电视跟风,网络上飘着一万多篇“打倒顾晓军”的文章。然,事实上,鲁迅的文章逐年从大陆课本中退出。
 
  200810月,始“骂骂李敖”,揭露李敖“舔红”,揭露大陆暗捧李敖、让其出面贩卖“不喜欢A政权的人,常常坠入一个错误:总以为B政权好”等等;刹住大陆读敖之风,使“敖迷”们从此看清李敖、不再尿李敖。
 
  2008年岁末,“顾晓军主义”诞生。“顾晓军主义”的第二篇文章,即谈中国老年农民问题,提出《消灭零收入》,迫使政府在其后、给老农发放每月55元津贴。
 
  20081231200911,相继发表《原始共产主义的谎言》和《科学共产主义的梦呓》及《趋势》、《再论趋势》等,为此后的反马克思主义及撰写与出版“顾晓军主义哲学”的《大脑革命》等专著奠定了思想基础。
 
  20092月,发表《中国没有真正的经济学家》,提出“时代指数”理论。此,为后来的“批邓理论”提供了经济学的理论基础,被西方收入智库。
 
  20095月,以“替死”、“死谏”、“百万网友签名”等,“狂挺邓玉娇”。扭转在“打倒鲁迅”中被痛骂的局面,被网友们誉为“英雄”、“顾大侠”等,列入“请传递火把,照亮黑暗”(第一名是温家宝)。事实上,邓玉娇既没被杀、也没坐牢。
 
  20096月,在“狂挺邓玉娇”中、继《消灭零收入》后,发表《给下岗工人一个说法》。如老农问题一样,此为政府后来实行“低保”构建了理论基础。
 
  200910月,发表《宋祖德可能是特务》,揭露“娱乐圈纪委书记”实则是搞“愚乐”、在转移贫富差距的视线。进而揭露宋祖德的“爆料”,是猜测、违背新闻原则,从而迫使管理层采取措施,终结了红遍大陆及世界的“爆料大王”。
 
  200910月,发起“揭露韩寒”。在“顾晓军:明天下午2点之前请不要离开家,我们要登门拜访,跟你这个大作家谈谈心”(2009-11-26 01:25)等“喝茶”的威胁下,历时三年、屡遭封杀,终将党包装的、涉嫌代笔的维稳“公知”的画皮扒下。
 
  20102月,借唐福珍事件,发表文章,要求中共培养反对党、反对派,以遏制腐败。海外参与网即报道,博讯网转载。3月,《動向》杂志文章再议,阿波罗网转载。此,把“异见人士”提升到反对党、反对派的高度。
 
  20103月,组建“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首次成立真正意义上的“蓝军”),后被党瓦解。遂成立“人类民主历程”编委会,利用千万访问量的博客等,力荐民主派文章,被网友们誉为“中国民主第一推手”、“民主派领军人物”等。
 
  20103月,因“宽容”话题与“民主小贩”杨恒均等发生冲突。我认为:当疯狂掠夺正在进行时,“宽容”是个伪话题。随之揭露伪民意、伪民主,乃至“抓特务”,发表《一个弥天大骗局》等(见石三生的《中国网路第一间谍战:顾晓军,杨恒均之争》)。
 
  20106月初,为纪念“六四”,发起“批邓理论”,随即引爆网络,震撼海外华人圈。14日,新唐人电视台报道《【禁闻】中国网路论坛公开批判邓小平思想》;15日,希望之声报道《中国网路论坛公开批判邓小平引发热议》。
 
  2010629日,新唐人电视台再次报道《【禁闻】“批邓理论”中国作家被打压封杀》。2010730日,自由亚洲电台播出《中国的博客骑士们:网络狂人――猛博顾晓军专访》。此后,批邓不再是禁区。
 
  201010月,为避祸,转写《九月随想》。该书,以曲笔耕耘思想,涉及面甚广,为网友们喜爱,很有口碑。但因资金困难,迄今仍未出版。未出版的,尚有经济学专著《批邓理论与时代指数等》。
 
  201010月末至11月初,发表《人民日报谈政改的荒谬》等,参与“政改”大讨论,发起编撰《政改》(经典文丛),试图推动体制内改革。失败,转而发表《中国的问题就是一党之私》,再论“反对党、反对派”,呼吁《让我们一起来做反对派吧!》。
 
  201012月初,在中共的残酷打压下,发表《两个预言及回顾与一个交代》,安排后事、准备赴死。曾喊话海外民运,未得答复。遂发表《韩寒大5!杨恒均是党员!李悔之算个diao!》,并投入到钱云会事件中,从而揭露定性“普交死”的许志永及“公盟”。
 
  20112月初,评定并发布《2010,中国百名公共知识分子》(100人)。此为抵制每年由中共喉舌《南方人物》发布的“公知”(50人)。此后,《南方人物》再无发布。而“顾版”,2012年由华夏黎民党评定、2013年由石三生评定(皆由我发布)。
 
  20112月下旬,爆发“茉莉花”,我以《“秘密树洞”惊动了党》报道,并以《中国茉莉花的几个学术意义上的定位》等文章跟踪。大四海刚问“老顾,抓过你没”。其实,该避祸避之,该交代后事交代;只要不是演戏,尽可把握之。
 
  20113月底,发表《杨恒均玩“失踪”的伪大意义》,继续揭露大特务杨恒均。继而,发表《党炒作艾未未是拐着弯封杀顾晓军》、《艾未未艺术作品赏析(组图)》等;2011412日,被《苹果日报》等百余家海外名媒以“中国著名作家顾晓军”身份抬艾未未。
 
  20116月初,发表《说说中国政治的大迷局》,揭露薄熙来欲上位的“二三独缺火上恭,五七真龙是秦王,十方降南重开明”的造势,预言“薄熙来就真的岌岌可危了。因为十八大之后,中共必然有一次自清门户的大整肃”。而一切,被我“不幸”言中。
 
  20118月下旬,发表著名的《“三个代表”,是扯淡、是坑蒙拐骗!》。不想,“盖棺定论江泽民”是钓鱼——评委会一再延期,等够17篇文章;16篇获奖,唯独我落选。一等奖,给了何清涟;而何清涟那篇文,根本狗屁不通。不信,可搜索、比较。
 
  2011919日,被华夏黎民党,以“当代思想家”收入“当代风流人物”。20111010日,被华夏黎民党,向2012年诺贝尔和平奖评委会提名。
 
  201111月,针对美国《外交政策》“全球百位思想家”乱点鸳鸯谱,发表《妓女也可以称得上思想家》,始深揭艾未未。随后,批判刘晓波的“我没有敌人”及“三百年殖民地”等。
 
  201112月,乌坎事件爆发。在声援的基础上,发出《我在等着韩寒艾未未声援乌坎》等激将文章,使韩寒方寸大乱,发表反革命、反民主、反自由的、遭全网络批判的《谈革命》、《说民主》、《要自由》;我更率先撰文逐一批判,结束“揭露韩寒”的三年苦战。
 
  20121月初,发表《顾晓军招徒公告》。仅一个月之内,就收九批弟子、近百人。其中,有名家石三生,有北大文科博士等。
 
  201223,已敏锐察觉王立军要出事,发表《王立军怕是真的要完蛋了》等,惹恼毛左,遭辱骂与威胁。王立军叛逃美领馆后,继续爆料,博客上人满为患,挤瘫网络。215,大纪元报道“中国著名作家、当代思想家顾晓军以‘最新闻’在博联社爆料王立军‘秘闻’以来,屡遭毛左、五毛围攻”。
 
  2012428日,发表《质疑陈光诚》。此后,与石三生一起扒下陈光诚的、人类不可能完成的“10秒内徒手翻越4米高墙”的画皮。此,远早于刘刚的揭露。“质疑学派”,亦渐成体系。
 
  2012513日,发表《公正是第一价值观》。后,提炼成“公正第一”,再扩展为“公正第一、民权至上、自由永恒”;再后,成书。《公正第一》,已于20164月在台湾出版。
 
  2012830,爆发“顾粉团8.30政治大冤案”,遭“海外来人”、“上峰到了”、“要名单”的钓鱼与构陷,险身陷囹圄。其实,“顾晓军粉丝团”原本就是党送的。
 
  201299,石三生向和平奖评推荐顾晓军。顾门弟子、顾粉团纷纷响应,并扩展到向文学奖推荐(和平奖,2012年有文235篇、2013731篇、2014432篇、2015338篇、2016400篇;文学奖,2014年有文131篇、201597篇、201638篇)。
 
  2013226日,发表《事物往往是立体的》。意义:一、其是《大脑革命》一书的开端。二、其进入高考模拟作文题——命题:作家顾晓军说,事物往往是立体的。漫画家丰子恺说,孩子的眼光是直线的,不会转弯。请就此写一篇不少于800字的议论文。(70)
 
  一不小心,已写下35件。以下简叙:因打压、封杀、围剿甚重,所剩博客寥寥无几,我不得不转变形式。此后,做成的主要有:一、开办作家班,培养人才。二、发展顾粉团,最多时有三个“纵队”、三十多个团。
 
  三、独资颁发“顾晓军奖”、“顾晓军民主奖”(年度总奖金额为一万元人民币)。四、埋头著书立说,先后完成《公正第一》、《大脑革命》、《平民主义民主》三本专著和编撰成《打倒鲁迅》、《顾晓军小说【一】》、《顾晓军小说【二】》、《顾晓军小说【三】》。
 
  五、将上述七本书全部出版。出版时,中央網路報及新浪新闻、大多都作了报道。另,第二辑书,亦已基本编定,因资金捉襟见肘,暂时无法出版。
 
  以上,也不过是挂一漏万。十二年多的网战,作为“蓝军”,其中的甜酸苦辣,只有我知道;顾粉团,也不一定都清楚。还有一个较清楚的,就是“红军”——中共。
 
 
              顾晓军 2017-6-22~23 南京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网购顾晓军新书

网购顾晓军新书

网购顾晓军新书 http://guxiaojun538.blogspot.com/p/blog-page_12.html 网购顾晓军新书 天上人间花魁之死(长篇小说) https://www.sanmin.com.tw/Product/in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