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31日星期四

“老领导”错用了郭文贵



“老领导”错用了郭文贵
 
    ——顾晓军主义:“先帝”曰三千五百零四
 
 
  何频唠叨“明镜直播了数次扬言控告郭文贵先生的记者会,得罪了郭先生和一些支持者,但这是没办法的事,如果王岐山胡舒立们要反驳郭先生,明镜也会完整报导的”等。
 
  刘刚说“何频开始两头押赌了”。其实刘刚说的不对,至少是不全对。何频做媒体,如果没有固定的大金主,自然要把明镜做得像一个真正的明镜。否则,天长日久,待人们不断的自我提高后,岂不连小金主也没了?
 
  奇怪的,倒是郭文贵与他的支持者——怎么连媒体试图“中立”都不明白呢?明镜当初直播“郭文贵爆料”,是有利可图——大家都能火、都能红。而如今,“郭文贵爆料”已经日薄西山,明镜为何要在郭文贵的这一颗树上吊死呢?
 
  可见郭虽成了网红,思维却没长进。刘刚推文为证“在郭文贵的眼里,但凡是个人,不是‘伟大’,就是‘痔疮’啊。现在我恍然大悟,原来郭文贵使用的是二进制语言啊。评价人的时候,不是‘伟大’,就是‘痔疮’。‘伟大’和‘痔疮’是郭文贵二进制语言中的01”。
 
  刘刚调侃的、郭文贵语言中的二进制——“伟大”和“痔疮”,其实反映出的、是郭文贵的思维方式——儿童式的“好人”“坏人”。即,我的《大脑革命》一书的“立体思维”部分中一再批评、试图纠正的、人们常常表现出来的非黑即白方式。
 
  二进制是简单化,有了01才有了计算机——可以处理繁杂数据的工具。然而,人的大脑的思维不能简单化、不能只有01。如果人的大脑的思维简单化了、只剩下了01,岂不跟儿童一般低智?低智的人,又怎么可能发明创造?没有创造,人类如何进步?
 
  其实,关于低智不用探讨,人人都明白简单思维是不好的。问题是,“老领导”没有发现郭文贵的简单思维,只被郭文贵的帅气呀、表演能力强呀、煽动性强呀,以及动手能力强,如善于抓对手的录音、视频等迷惑了。
 
  而作为选择能且必须在海外独立作战的干将,首先考虑的、应该不是帅气、表演能力、煽动性及动手能力等等,而应该是智慧、有没有“立体思维”。如果智慧不足,又没有“立体思维”的能力与自我更新系统,又怎能打败王岐山呢?
 
  如今说这些,也已一切都晚了(其实,我一直想点拨“老领导”们,可凯迪等一直封杀我)。等待郭文贵与“郭文贵爆料”的,是渐渐的淡忘与被抛弃;而等待“老领导”们的,则恐怕是全军覆没——索取的金钱等等,也恐怕要归零;有的人,甚至还难免要遭遇牢狱之灾。
 
  呜呼哀哉!我顾晓军突然明白了一个奥秘:郭文贵为何“指点江山”、骂遍了所有对他稍有微词的民运大咖,却从来不敢染指我这个随意批评(有一百多篇文章与视频为证)的人的一根毫毛,原来、是郭文贵怕我(有郭文贵毕恭毕敬的文字为证):
 
  郭文贵:顾晓军先生好:您不要希望韦石先生会给您答案.这已经是美国FB1lRS.正在调查韦石的秘密资金来源方式之一,您应该直接将资料寄给他们!韦石先生不会在走进监狱前放弃挣扎的.因为北京对他有安全利益的承诺!不过您放心我向您保证他会进去的……
 
  郭文贵,当是清楚他不是我的对手,所以总躲着我。“老领导”们封杀我,也是怕不经意间被我玩了。如是,我还不该是中国民运所需要的新的标志性人物吗?
 
 
              顾晓军 2017-8-31 南京
 
 
 
 

2017年8月30日星期三

中国民运需要新的标志性人物




中国民运需要新的标志性人物
 
    ——顾晓军主义:“先帝”曰三千五百零三
 
 
  “中国民运需要新的标志性人物”是不争的事实,也是无可非议的话题。不服,请全中国乃至全世界、认为以上话题不妥的人,写文章批判之。
 
  因,“刘晓波死了,高智晟跑了”(见《中国需要顾晓军》)。刘晓波,无疑是中国民运的一个标志性人物。但,他死了。死者,无法领导中国民运。当然,或许有人会说:他的文章、他的思想,可继续领导中国民运。然,问题是刘晓波没有自己的思想,其观念大都是抄袭。
 
  高智晟,其实不是中国民运的标志性人物,其最多算个维权的标志性人物。可,就这样的高智晟也跑了。他这愚蠢的一跑,把这些年的铺垫、这些年演的戏(包括所有的陪演及海外媒体的宣传),全都葬送掉了。高智晟是死透了,也把维权的戏给弄死了。
 
  曹长青,可作中国民运的标志性人物吗?刘晓波死时,赵岩倒是捧过曹长青。说曹谈民主,旁征博引、滔滔不绝,有理论(大意)。然,旁征博引、滔滔不绝,是数典、而非自己有理论。日前我说的“不被抓”,才是种理论,也才能称之为理论。
 
  或许有人会说,你的“不被抓”理论,在《江天勇认罪与“不被抓”理论》中没有多少篇幅,你过去的文章又不好找。但,理论就是理论,如黄炎培的周期率、70年理论,产于与毛泽东的对话中,被人们不断放大与完善(连杨恒均都偷),而不一定非黄炎培自己著书立说。
 
  理论,是一种洞悉、是实践的深度总结,需概括出最经典的意思;当然,也需要强大的实践或历史等的支撑。这个支撑,可以是自己,也可以是他人。关键,在于提出某种理论的人的底蕴,在于他提出来之前的思考与自洽等等。
 
  显然,纵观曹长青的文字,他没有这样的能力。他主要是搞时评,按事件或人物进行评论;他的优点,是较严谨、全面,具知识性。曹长青,达不到理论家的高度,而离思想家就更远。且,曹长青又不是刘晓波、刘刚一类的行动派。因此,曹长青无法成为中国民运的新的标志性人物。
 
  其实,即使曹长青的思想与理论水平能成长起来,曹长青也不够中国民运标志性人物的格;因为,曹长青入了美国籍。如果要说曹长青是民运的标志性人物,那曹长青、也只能是美国民运的标志性人物,而不是中国民运的标志性人物。而在美国民运中,曹长青算老几?
 
  曹长青不行,那么,何清涟呢?何清涟迄今称“旅美”,当没有入美国籍。但,何清涟不足为道。何清涟的文章,没有曹长青严谨、全面与知识性,深度上也差不少。何清涟的特点,是快。而所谓“快”,难道不具程晓农与何清涟的“夫妻店”的嫌疑吗?
 
  那么,换个角度,看看王丹、刘刚等如何呢?王丹,一、王丹尽瞎搞,如王丹试图推动美国国会把中国驻美大使馆前面的路改成“刘晓波路”(详见石三生的批评文章《建言王丹:让刘晓波走,请顾晓军上》)。二、王丹的水平太差,见我的《请教王丹,怎么反抗?》、《致王丹:不同的反抗》等文章。
 
  刘刚呢?一、刘刚回不了大陆,不具备成为“中国民运的新的标志性人物”的实际意义(其实王丹等,亦同此)。二、刘刚的实践,差一味关键的药,参见我的《蓝军,做成的那些事》。三、刘刚“修炼”(刘刚语)月余已复出。然,从刘刚复出后的两篇文章看,未见“修炼”之功效。
 
  其他人,可参见我昨日的《中国需要顾晓军》,不赘论。当然,还有魏京生、吾尔开希等。一、对魏京生、吾尔开希等,我平日比较尊重,不想妄议。二、其实魏京生、吾尔开希等领导中国民运已多年,然,成果并不令人欣慰。所以,中国民运才需要新的标志性人物。
 
  近日,对我的打压,越来越甚,非同一般。而我,不会诉说这些。但,台面上的话,我还是要说;且,越是打压,我越是要说(不打压,有时、我倒似在“混日子”)。其实,中国民运所需要的、新的标志性人物,又何尝不是各种的打压、打压出来的呢?
 
  我不会说“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不会煽情,只会讲道理。“中国民运需要新的标志性人物”的道理,讲清楚了;其余的,就由全世界号称追求民主的人们、看着办。
 
 
              顾晓军 2017-8-30 南京
 
 
 
 

2017年8月29日星期二

中国需要顾晓军





中国需要顾晓军
 
    ——顾晓军主义:“先帝”曰三千五百零二
 
 
  记得有网友写过《中国需要顾晓军》,我Google了一下,却没有找到(其实,即使找到,那也是几年前的了。几年,是多大的变化?不如自己写)。
 
  在Google“中国需要顾晓军”时,见到了“还鲁迅以真面目,顾晓军是民族英雄”、“茅于轼先生,穷人需要的是顾晓军”、“中国网路第一间谍战:顾晓军,杨恒均之争”、“顾晓军是中国的形象”、“顾晓军接受自由亚洲电台专访”、“访谈录:答中新网文化茶馆专访”等等。
 
  以上,不过是我的过去。而所谓“中国需要顾晓军”,不全在于我的过去与现在,也在于刘晓波死了。刘晓波死时,有人想把他捧成神,然而却触犯众怒,反而形成了一次立体的、全方位的、揭批刘晓波的高潮。通过这样的揭批,自然是扒了刘晓波的画皮。
 
  刘晓波死了,画皮也被扒了。而艾未未呢?我刚刚搜索了“艾未未现状”,有“中國異議創作家艾未未,他的難民藝術展覽...這次惹到德國人了...”(2016218日)等等。其实,艾未未究竟怎样、做没做什么,即使我不说,大家的心里也都清楚。
 
  陈光诚,我就不说了吧?一次没有任何一个人可能做到的逃脱(10秒内徒手翻越4米高墙),外加希拉里的政治与经济的诈骗,使他成功地到了美国。而后,就是全家大移民。最后,专程去台湾、去为中共站台,说“台独已经过时”。
 
  高智晟呢?最新消息,“高智晟失踪半月 兄长被传唤”。“兄长被传唤”,说明“高智晟失踪或与中共十九大维稳有关”、“高智晟到底在哪里?耿和与支持者中领馆前抗议”等全都是扯淡。因这说明:是他自己跑了。
 
  问题是——数百人、层层看守着高智晟。高智晟,怎么可能跑得掉呢?怎么不见薄熙来跑了、周永康跑了、令计划跑了?逃跑有这么容易的吗?高智晟跑了,只能说明:数百人、层层看守着高智晟,是演戏,是与陈光诚10秒内徒手翻越4米高墙、逃进美使馆一样的演戏。
 
  退一万步,就算高智晟不是演戏,逃跑了的高智晟、的出路在哪里呢?被抓住?被抓住的话,那就要真坐牢了。而真坐牢的结果,三种:一、浦志强,出来后被爆早就是中共特务。二、许志永,出来后沉默无声。三、江天勇,还没有出来,就先认罪了再说。
 
  不被抓住呢,那你高智晟就永远玩人间蒸发?如果是永远人间蒸发了,对维权还有什么意义呢?而对中国民主,不就更没有意义了?当然,高智晟也可以像陈光诚一样、去美国。可,没有了希拉里,谁帮你去美国,叫川普帮你演戏?我看不可能。
 
  高智晟,是死透了。一个愚蠢的逃脱,把这些年的铺垫、这些年演的戏,全都葬送。高智晟死透了,维权的把戏也死透了——刚刚说过:浦志强被爆早就是中共特务(且是刘刚抓出的),许志永沉默,江天勇认罪。如今还有何人?
 
  郭文贵吗?就一垃圾。早被我顾晓军一百多篇文章及视频钉死。不信看看如今揭郭文贵的文章及视频,有哪一篇、哪个观点,逃出了我当初的思路?在“郭文贵爆料”中,连刘刚都双输——方向上输了,细节上输了。
 
  说到刘刚,刘刚输给我、其实输得更惨。谁若不信,可以看看我的《刘刚顾晓军大战三百回合》和《顾晓军与刘刚大战三百回合》;再对应着时间,去看看刘刚的博客与博文。不仅输掉了今天,连昨天都输掉了。我是一直想收刘刚为“顾门弟子”,所以一直不忍心说刘刚。
 
  如是乎,难道还不能证明“中国需要顾晓军”吗?其实,承认也罢、不承认也罢,刘晓波死了、高智晟跑了;其他的,认罪的认罪,沉默的沉默,忙自己的忙自己的。海外的,回得来吗?贺卫方,舍得离开体制吗?除了我顾晓军,还能有谁、为中国民主站台?
 
  当然,也许有朋友会说我顾晓军傻、自己写这么篇文章,就是一种傻。可,这也是大智若愚呀!你看习近平、薄熙来,谁聪明?单看面像。然而,薄熙来、在秦城里做着黄粱梦;而习近平、却满世界做着“中国梦”。这,还不能说明大智若愚吗?
 
  “中国需要顾晓军”,是很多网友的心声。“中国需要顾晓军”,服不服、由你,信不信、也由你。历史,却由不得你。历史,会作出正确的选择。
 
 
              顾晓军 2017-8-29 南京
 
 
 
 

2017年8月28日星期一

共享经济的瓶颈——共享女人



共享经济的瓶颈——共享女人
 
    ——顾晓军主义:“先帝”曰三千五百零一
 
 
  写过《共享经济或许打败美国》与《共享经济的另一面》之后,我就没有再过问“共享经济”。然,“共享经济”却如雨后春笋、蓬勃发展,以至央视也颇有微词。
 
  在共享单车之后,逐渐发展起来的有:共享电瓶车、共享汽车、共享婴幼儿手推车、共享打印机、共享雨伞、共享篮球、共享健身房(其实就一跑步机)、共享宿舍、共享休息睡眠仓等等。甚至,还有共享工厂等等。
 
  中国的事情就是这样,但凡有个新事物、新概念,全民立即效仿之,唯恐落后了。其实,世界又何尝不是这样?新事物、新概念,蕴藏着先机;而先机,则是完全可能致使抢得先机者发财、发大财。有谁,又能够与唾手可得的金钱、过意不去呢?
 
  如是,管理者们害怕起来。尤央视对共享休息睡眠仓之类,大加批评,说到卫生管理等等。其实,对新生事物的管理、总在新生事物出现之后。哪有一个新事物尚未出现,先订出一二三的一整套规矩来的呢?而如果能事先订出规矩,那新事物还可能出现吗?
 
  其实,所谓“共享”,并不算新奇,且古已有之,世界亦有之。那公厕、公共厕所,不就是“共享”的吗?推而广之,那食堂、菜馆、饭庄,不也都是“共享”、“共享经济”吗?更有那驿站、大车店、旅馆乃至如今的青年旅社等等,不也全都可谓“共享”、“共享经济”?
 
  我倒以为,共享单车、共享电瓶车、共享汽车、共享婴幼儿手推车、共享打印机、共享雨伞、共享篮球、共享健身房、共享宿舍、共享工厂等等,共享得很不够。当今中国,有数千万男光棍,最最需要共享的、是女人。
 
  “共享女人”,无非相当于过去的娼妓。但,时代不同了,完全可以公开招聘,分出一二三等,开成超市;政府,则负责抓卫生、管理、有序等等。这等无烟工厂,岂不造福于民?如有女权主义者反对,则可依样搞“共享男人”。
 
  估计中共不会采纳我的建议。其实,党内有不少人、早就“共享女人”了。那“万庆良与陈弘平共有情妇”,不就是“共享女人”?那著名的汤灿,不就是被周永康、薄熙来、徐才厚及谷俊山等“共享”?还有传言中的央视女主播等,不就是“共享女人”?
 
  以上,我绝不是反讽中共、反讽反腐败。我一直认为:任何党,都不能腐败(你搞政治,试图领导一国或一地区,怎么可以腐败呢);党的干部,更不能腐败。而民间、民众,则有权“腐败”。数千万光棍,不“腐败”怎么能行?咋安慰自己?
 
  这就是个认知的问题。共享经济的瓶颈,不仅在于能不能“共享女人”,更在于思想上能不能突破、是不是真为民众着想。真为民众着想,有什么不可以打破?别说“共享女人”,就是共享所有的社会资源乃至共享财富、又能怎样?
 
  其实,人类社会、从来就是共享的。书、与读书,不就是共享知识?而互联网时代,则为共享打开了更加广阔的大门。共享、共享经济,也是一种赛跑、一种经济的马拉松。谁若不能抓住共享、共享经济,谁若不去努力突破共享经济的瓶颈,谁就早晚会被抛在时代的岸边。
 
  “共享女人”,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发现。“共享女人”,自古有之,现在有之(只不过处于地下,甚至被一再打击),将来有之……永远有之。只需在观念上迈出一小步,将可以显现出邓小平的“改革开放”样的效果。
 
  如果大陆能迈出这一步,大陆的GDP总量超过美国,有何难哉?社会主义最终打败资本主义,有何难哉?“共享女人”,是真正的、通向共产主义的康庄大道!
 
 
              顾晓军 2017-8-28 南京
 
 
 
 

网购顾晓军新书

网购顾晓军新书

网购顾晓军新书 http://guxiaojun538.blogspot.com/p/blog-page_12.html 网购顾晓军新书 天上人间花魁之死(长篇小说) https://www.sanmin.com.tw/Product/in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