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3月31日星期六

短篇小说的时代背景与其他


短篇小说的时代背景与其他
 
    ——顾晓军主义:新民运三千七百八十
 
 
  上篇写了〈小说的时代背景〉,其实准确地说该是“谈短篇小说的时代背景”。
 
  为何说“准确地说该是‘谈短篇小说的时代背景’”呢?因为,刘丽辉的好朋友W博士,是“是专门研究中国现当代短篇小说的资深学者”(刘丽辉语);W博士的〈小说与时代、文体〉打开后,大标题是“大时代与小片段”,而副标题是“现代短篇小说的文体功能与艺术精神”——也就是说,话题的立足点、是“短篇小说”。
 
  以上,只是其一。其二,因为是“短篇小说”,就存在一个单位面积里、应该表现的主要内容究竟是什么的问题。因,选错了主攻方向,就有为作学问而作学问的嫌疑;且,还是一种误人子弟的行为。
 
  因此,本篇,我既想纠正上篇之标题所留下的遗憾、或曰错误,也想尽可能地把问题说得更透彻一些。
 
  说短篇小说在意与强调小说的时代背景,有为作学问而作学问及误人子弟之嫌,与短篇小说的单位面积里、表现的主要内容究竟应该是什么,是一个问题的两个方面。如果我能够说透短篇小说的单位面积里、表现的主要内容究竟应该是什么,那么,也就能够、或等于否定了短篇小说与时代背景的话题。
 
  以下,试说之。有一部分很讲究的人,承认短篇小说的标准、是短篇小说里有没有我上文说到的“〈最后一片藤叶〉那样的设计、〈项链〉那样的设计”(在我过去的文章中好像是叫“扣”,不必统一)。
 
  这样的设计,正宗的有〈最后一片藤叶〉、〈项链〉一类。这一类的短篇小说的设计,真的很妙很绝,让人想模仿都模仿不了。也所以,有些很讲究的人,衡量短篇小说的标准,就是有没有这样的、令人拍案叫绝的设计。
 
  再有一类,就是悬疑、侦探、推理类的短篇小说。这类小说也讲究设计,没有设计就不成其为小说。我举个例子——〈跳火车〉:“一个人坐火车去临镇看病,看完之后病全好了。回来的路上火车经过一个隧道,这个人就跳车自杀了。为什么?/心理变态答:此人原是瞎子,看好后终于得见光明,经过隧道时一片黑暗,他以为自己又瞎了,绝望之下,自杀而亡。”
 
  这一类的短篇小说,就建立在设计或曰“扣”的“翻盘”之上。没有“翻盘”,就不成其为小说了;而小说之所以能“翻盘”,就在于那设计、那预埋下的“扣”。
 
  还有一类,是现代科幻类的的短篇小说,如日本的星新一(其实,一是我过去说过,我原本是立志玩中篇的,对短篇没有什么研究;二是我这些年,又忙于思想与理论及公正、民主、自由。对短篇小说,没啥研究;星新一,也是石三生提到才了解了一下)。
 
  总之,讲究设计、讲究“扣”、讲究“翻盘”的这类小说,讲究的是总体构思。没有构思的设计、“扣”、“翻盘”,就不成其小说。
 
  以上,是短篇小说中的一大品种。我以为:短篇小说至少还有其他两大品种。第二种,是注重人物的刻画,如契诃夫的〈变色龙〉。
 
  我过去说过,契诃夫的〈变色龙〉写的并不好,过于漫画式,也缺少一些“肉”。至少刘丽辉在〈顾晓军短篇小说的“小”与“大”〉中展开的、我的〈臭不要脸老畜牲〉〈假丫头〉〈兵马俑〉,要比契诃夫的〈变色龙〉强的多得多。
 
  刘是以“‘小’与‘大’,因其‘尖锐’,故而‘穿透’”、“‘小’与‘大’,因其‘敏感’,故而‘深刻’”、“‘小’与‘大’,因其‘尖兵’,故而‘后卫’”,证明“顾晓军短篇小说的‘小’与‘大’”的。而在“因其‘尖锐’,故而‘穿透’”、“因其‘敏感’,故而‘深刻’”、“因其‘尖兵’,故而‘后卫’”中,则分别用了丁小明、森林之子、风北吹的评论证明之。
 
  而丁小明、森林之子、风北吹分别评论的〈臭不要脸老畜牲〉〈假丫头〉〈兵马俑〉,如果不是在专制的政治、经济与文化的垄断下,恐怕早已成了世界短篇小说林中的高知名度的佼佼者。
 
  总之,〈臭不要脸老畜牲〉〈假丫头〉〈兵马俑〉,要比〈变色龙〉有血有肉得多,也极少用漫画的手法。漫画的手法,不是不好、不能用,而是——漫画,总让人联想到小品。
 
  当然,小品也不等于不能成为极品。然,世界文学与艺术殿堂里的极品,却极少有小品。小品,往往只能流行,而不能承载文学艺术于历史必须的担当与厚重。
 
  短篇小说的第三种,是氛围的渲染(其中,当然包括心理描写、意识流等)。
 
  而这其中的代表,与〈最后一片藤叶〉〈项链〉同一等级的、真的很难找。我能想到的,是《红楼梦》;可,《红楼梦》是长篇。再想到的,就是《三国演义》中对孔明出山之前的家的渲染。儿时的我,对卧龙岗羡慕不已,也曾自诩“卧龙”。而其实,孔明先生年纪轻轻、已韬略天下,而我不过是躺在床上胡思乱想。
 
  对国外的,则是前苏俄的《这里的黎明静悄悄》中的、对女兵营房的渲染。而这,也很可能有一个年轻男性对女性的想象在其中。
 
  国内的,我就真说不出有哪个是好的了(如果当年真的能感觉到哪个好,或许我会努力超过)。复出后,在网上看到过一篇,虽算不上好,但有味道。作者是河北聘用制女作家(名字忘了),但她好像不是河北人,写的也近乎是迟子建那样的东北味道、是边远乡村里的寄宿学校,几个不同年龄的男女生睡在同一条大炕上、小女生在懵懵懂懂中偷食了禁果等等。
 
  我说这些,是想说明:那设计或“扣”或“翻盘”,那人物的刻画与塑造,那氛围或心理或意识流的渲染等,显然比时代背景、更是短篇小说的本真。舍本真去扯时代背景,也显然是为作学问而作学问及误人子弟。中国的文学的作学问者(或许也应该包括世界上所有国度的),肯定没有我这样的写作体会与对极品的一种感知。而没有这些,不就更是瞎作学问与误人子弟?
 
  何况,W博士在〈小说与时代、文体〉中推崇的鲁迅的〈风波〉及其“辫子”对时代背景的关照,又有什么意义呢?张勋的复辟,在中国的历史长河中,可谓是件很不起眼的事。而鲁迅的〈风波〉、包括鲁迅所有的33篇小说,有哪篇能抵得上〈最后一片藤叶〉〈项链〉呢?又有哪篇能与我的〈臭不要脸老畜牲〉〈假丫头〉〈兵马俑〉等比肩?
 
  鲁迅,就是一个毛泽东与中共、有目的地拔高、而扬名的作家。同理,短篇小说的时代背景、也很可能是“阶级论”者、有目的地共同认为重要、而形成的一种骗人的伪学问。
 
  简单一句:你的时代背景交代的再清楚、写得再好,成不了极品、还是成不了极品。而极品,哪怕时代背景交代的不清、或没有写好,其是极品、终究还是极品。
 
 
              顾晓军 2018-3-31 南京
 
 
 
 

2842 推荐习总和周小平获诺奖


2842 推荐习总和周小平获诺奖
 
    ——顾晓军主义:“先帝”曰二千八百四十二
 
 
  笑死。“先帝”我和石三生、真的是“心有灵犀一点通”。这不,我这边在写《小英应拿起“平民主义民主”武器》,正在说“如果小英拿起我的‘平民主义民主’作思想武器,至少有三个好处……小英和我、可以一起去争取诺贝尔和平奖”,那边,石三生在写《习、马倡导和平,不如习、顾共逐诺奖》。
 
  打开石三生的《习、马倡导和平,不如习、顾共逐诺奖》,更笑死!文道:“邮箱里,多了一封信。说‘由北京清大教授、联合国国际生态安全科学院院士彭培根发起,邀集两岸多位专家,27日在北京清大共同发表《推荐习近平、马英九為2016年诺贝尔和平奖候选人的倡议书》……”
 
  石三生也真是——向诺贝尔和平奖推荐了,石三生就是“专家”了。上次,是要石三生推荐李天天;这次,是要石三生推荐习近平、马英九。而不向诺贝尔和平奖推荐了,就什么都不是,连自己被当地官员诈骗、强占的房子都要不回来。
 
  问题是这帮人神通广大,连石三生没有公开、我都不清楚的邮箱都能找到。
 
  三笑是,石三生推荐我跟习近平去共逐诺奖,那人家还不以为我是帮习总提鞋的?因此,我顾晓军死活不跟习总一起去。
 
  四笑马英九也能与习近平一起去获奖?“习马会”有资料公开,大陆一提、马英九就连忙点头称是,“习马会”有马英九啥功劳?如果一定要说有,那不过是马英九站了站台,是不是这道理?
 
  因此,如果习近平一定要去争取诺奖,“先帝”我顾晓军提议:让周小平跟着习总去!理由是:一、周小平是习总褒奖的“正能量”。二、石三生批判的周小平捏造“中国人均年喝10吨油”,是石三生不对;周小平鼓励“中国人均年喝10吨油”,是拉动消费、是急党所急。如果“中国人均年喝10吨油”,中国的经济就能拉动世界经济走出低谷。是不?
 
  如此贡献,难道还不能跟着习总去争取诺贝尔奖吗?
 
  “先帝”我顾晓军强力推荐——褒奖周小平为“正能量”的习总和鼓励“中国人均年喝10吨油”的周小平去争取诺贝尔奖!
 
 
              顾晓军 2015-12-30 南京
 
 

2841 小英应拿起“平民主义民主”武器


2841 小英应拿起“平民主义民主”武器
 
    ——顾晓军主义:“先帝”曰二千八百四十一
 
 
  “阿素的专栏”的“台选新闻”、“台选评论”、“台选花絮”等,当算是今日博中一大特色了。
 
  见阿素在《台湾需要再出政治家》之前“按”、“先要出大思想家、政治理论家,如海峡这边的顾晓军先生”,我忍不住跟帖道:“阿素的观点不全对。大思想家、政治理论家,是可以共用、通用的。大陆的大思想家、政治理论家,台湾可用,世界也可用。”
 
  想想,我又跟了一帖:“小英子应该拿起‘平民主义民主’的思想武器!”
 
  说“阿素的观点不全对”,其实就是说“有错”。那么,阿素的错究竟在哪里呢?我们先来考量《台湾需要再出政治家》。文章的意思是“……台湾并不缺总统,那麼台湾欠缺什麼呢?相信多数人会同意,我们很需要一些超越一般政治人物等级的政治家”。就正在进行的台选而言,作者说这样的话、其意在:缺重量级的政治家。
 
  重量级的政治家,其实是由社会的需要、应运而生的。台湾有过蒋介石,蒋介石是应北伐的需要而生的。台湾有过蒋经国,蒋经国之所以能称为重量级,与87解严有关。
 
  没有特定的社会背景、没有特定的社会事件,实际上、想出重量级的政治家、想出“超越一般政治人物等级的政治家”,都是种奢望与一厢情愿。
 
  在以上的“误导”下,阿素跟着入套、就有了“先要出大思想家、政治理论家”。其实,第一、“先要出大思想家、政治理论家”与出“重量级的政治家”没有必然关系。第二、“出大思想家、政治理论家”同样与特定的社会背景有关。
 
  比如,87解严之前、台湾也是专制,但、是自由世界中的一种专制。这种专制,既不同于封建专制、更不同于社会主义下的专制;它的专制的级别、社会变革的程度等等,决定——只出了李敖那一批的批评家、及后来的龙应台一批文化人,而出不了大思想家。
 
  因此,阿素在《台湾需要再出政治家》之前“按”中的、“先要出大思想家、政治理论家,如海峡这边的顾晓军先生”,是一种善良、也是一种愿望、更是一种想当然。
 
  那么,在台湾一时出不了大思想家、政治理论家的情况下、怎么办呢?这就需要有“拿来主义”的勇气与气量。以下,就是这篇文章的标题中的命题“小英应拿起‘平民主义民主’武器”了。
 
  “小英子应该拿起‘平民主义民主’的思想武器!”,是“先帝”我顾晓军、根据阿素的《1228日台湾各报头条速报》之“按”中的“……宋楚瑜坚持省长老经验,朱立伦阔步于精英主义民主道路,蔡英文倾向于平民主义民主。难怪提出并且深入阐述平民主义民主价值观的顾晓军先生青睐小英。(见《“先帝”话“台选”》)……”而言、而所思。
 
  阿素关注台选已不少日子,而跟读我的“平民主义民主”则更久远;他不选别人,选在台选中充分展示的小英、归入“平民主义民主”之列,当是有他的观察、比较的。
 
  小英是否知道“先帝”我、是否知道“平民主义民主”、是否知道“公正第一、民权至上、自由永恒”,我不知道。我知道的是——自由世界,虽号称“普世价值观”、但并没有完整的思想与理论;自由世界的民主体制,主要源于社会实践,是在自然状态之下、以小修小补而形成的。
 
  如今全世界的民主思潮主要有:一,保守主义,即精英主义民主。二,我的“平民主义民主”,和具有“平民主义民主”色彩的民主。三,伪民主,如中国大陆的、为延缓民主进程、变相地为专制说话、而生成出来的貌似民主的反民主。
 
  已知:精英主义民主主要是社会实践,其思想与理论尚不完备,何况具有“平民主义民主”色彩的民主的思想与理论呢?
 
  “具有‘平民主义民主’色彩的民主”,不包括我顾晓军的“平民主义民主”,而是专指小英这一类的、具有自然色彩的、同样也是源于社会实践的、“具有‘平民主义民主’色彩的民主”。
 
  显然,小英之类、是政治家,很少有可能像我这样静下心来、专注于思想与理论的研究。而既然小英之类,是朴素的、具有“平民主义民主”色彩的民主,而对手、又是“平民主义民主”的“天敌”(“朱立伦阔步于精英主义民主道路”),那么,为何不能拿起我顾晓军的“平民主义民主”作思想武器呢?
 
  “平民主义民主”,既是一种公开的思想武器,也崇尚透明的斗争的形式。
 
  如果小英拿起我的“平民主义民主”作思想武器,至少有三个好处:一、可以有现成的、成套的思想与理论。二、可很自然把我引入台选话题,小英可得到我的思想与理论上的支持,而我则可根据台选、不断更新与完善我的思想与理论。三、小英和我、可以一起去争取诺贝尔和平奖。
 
  这是不是种完美的组合?哈,有人要为此急疯了!谁愿急就让谁去急吧,我是先图个嘴巴快活。小英愿不愿,是她的事。
 
  阿素,你以为如何?这,是不是很重磅的“炸弹”?
 
 
              顾晓军 2015-12-30 南京
 
 

2840 我们缺的是“公正第一”


2840 我们缺的是“公正第一”
 
    ——顾晓军主义:“先帝”曰二千八百四十
 
 
  无民主又在叫唤了——是否依照国务院颁布的《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是否执行了住建部公布的《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评估办法》?
 
  如果是依照了、如果是执行了,为什么“重庆市九龙坡区房屋管理局不公开规划图、道路红线图等信息以界定或证明笔者母亲一家人的房屋是否在‘为了公共利益的需要’所修建的‘道路工程’施工项目范围里”?
 
  无民主说:“如果有‘公正’,就应该依照《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里,第十九条”、“如果有‘公正’,就应该依照《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里,第二十五条”等等。
 
  无民主说得:既对,也不对。
 
  对,是说无民主知道要讲“公正”。不对,是说无民主不细心、不明白——24字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是这么写的——“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自由、平等、公正、法治、爱国、敬业、诚信、友善”。很明显,中国从来就有大道理管小道理一说。如此,在“24字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中:“公正”,就只能管后面的“法治、爱国、敬业、诚信、友善”,而被“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自由、平等”管着。也因此,为了“富强”、为了“文明”、为了“和谐”等等,就不讲“公正”、也是说得通的。
 
  所以,“先帝”我顾晓军一直强调的、顾粉团一直推荐的——是“公正第一”、是“公正第一、民权至上、自由永恒”。
 
  无民主也是被自身的不幸所困扰,所以在《公正不在强拆会不止》中,副题是“——推荐公正”;在《别让二十四字烂在大街边》中,副题也是“——推荐公正之二”。在我提醒后,无民主才有了“——推荐公正第一之三”、“——推荐公正第一之四”。可,一不留意,又是《我们缺的是公正》了。
 
  其实,我们缺的不是官样的“公正”,而是“公正第一”!我们缺的是“公正第一”、缺的是“公正第一、民权至上、自由永恒”!只有把“公正”放在第一位,我们的人类社会才有希望(不管你搞社会主义、还是搞民主体制。当然,民主体制、肯定比社会主义好!如果一时搞不了民主体制,那么,就从“公正第一”开始!有了“公正第一”,至少可以缓解很多社会矛盾。“公正第一”,还可以作为国际利益分配中的武器)!
 
 
              顾晓军 2015-12-30 南京
 
 

2839 “先帝”说理


2839 “先帝”说理
 
    ——顾晓军主义:“先帝”曰二千八百三十九
 
 
  有一蠢货,在“阿素的专栏”转载的《“先帝”》一文之下,以“看不惯”为网名、跟贴道:“顾晓军用传销集团乞讨诺奖,一付国际瘪三腔”。
 
  “先帝”我说:你看不惯个屁呀!你爹追你妈、或你妈追你爹,你也看不惯吗?没有你爹追你妈、或你妈追你爹,又哪来的你?你,不过是你爹追你妈、或你妈追你爹……的结果,你承认不?
 
  无论你爹追你妈、或你妈追你爹……说白了,就是种追求,就像你要求入党一样……如此地简单。
 
  同理。“先帝”我争取诺奖、或顾粉团推荐我顾晓军去争取诺奖,也是一种追求。你有什么“看不惯”的呢?你若是“看不惯”,是不是应该先从看不惯你爹你妈开始?
 
  如果你认为——把你爹追你妈、或你妈追你爹,你要求入党,“先帝”我争取诺奖、或顾粉团推荐我顾晓军去争取诺奖……都说成是一种追求、是抬高了的话;那“先帝”我,也可以把这些现象、说成是一种需要。
 
  你爹需要你妈、你妈也需要你爹……你,不过是一个——你爹需要你妈、或你妈需要你爹……的产物。你,能不承认吗?
 
  同理。党需要你——有无数个你这样的人,党才有8000万、才能稳坐江山,是不是?反之,你也需要党——有党做后台,你才敢向老百姓伸手、也才敢跳出来骂我……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也同理。“先帝”我需要诺奖、顾粉团也需要诺奖——有了诺奖,我就成了获得过诺奖的顾晓军、顾粉团就成了成功地推荐了诺奖的顾粉团,是不?反之,诺奖也需要顾晓军——诺奖,不能总把荣誉奖给马拉拉这一类的骗子吧?长此以往,诺奖的声誉在哪里呢?诺奖还能混得下去吗?
 
  当然,许你觉得用“追求”表达不恰当、用“需要”表达也不恰当。好吧,那就用“利用”表达。
 
  你爹利用你妈、或你妈利用你爹……彼此相互利用着。久而久之,就有了你——一个被你爹与你妈相互利用产生的东西。
 
  同理。党利用你——利用你这类蠢货、攻击常批评党的人(一个8000万人的党,总不能成天与我这样的个人纠缠是不?如是,就只有利用你这类蠢货),是不?反之,你也利用党——一个五毛、又一个五毛……地赚着、攒着……梦想着——梦房、梦车、梦美女老婆……梦想进入小康、梦想成为最富有的人。
 
  还同理。“先帝”我顾晓军,也利用诺奖——利用诺奖,推销“化繁为简”的哲学、“公正第一”的价值观、300多篇优秀的中短篇小说……使得“公正第一”、日益发扬光大,至少是党也亦步亦趋、把“公正”写进了“24字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是不是?反之,诺奖也将利用“先帝”我——使诺奖成为网罗了所有优秀知识分子、人类精英的奖,而不是安置骗子们的乐园。
 
  是不是这道理呢?只要你不是猪脑袋,请好好想想!
 
  欢迎你继续胡搅蛮缠!假如说社会是我的思想的土壤,那么,你这种人就是我的思想的肥料(肥料,懂吧)……社会或你,都会让我离诺奖越来越近、而不是越来越远。
 
  懂吧?
 
 
              顾晓军 2015-12-29 南京
 
 

网购顾晓军新书

网购顾晓军新书

网购顾晓军新书 http://guxiaojun538.blogspot.com/p/blog-page_12.html 网购顾晓军新书 天上人间花魁之死(长篇小说) https://www.sanmin.com.tw/Product/in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