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3月31日星期六

2831 “先帝”解局与人很脏


2831 “先帝”解局与人很脏
 
    ——顾晓军主义:“先帝”曰二千八百三十一
 
 
  从“心有灵犀”角度说,卢德素比石三生、确实差了点。卢德素,又错解“先帝”我顾晓军的文意了。也不是说石三生就没有错解过,然,石三生出错时,大多是我的文章久远了,或相伴有“(大意)”之类。也就是说,石三生的出错、大多与记忆之类相关。
 
  由卢德素的错解,又想起余小勇。余小勇的错解,绝大多数是故意的。也就是说:卢德素的错解,是理解的问题。可理解的问题,也是问题呀!卢德素比较老实(指书生气方面),这当是大家都能看到的。而卢德素的不适合“搞政治”,怕就不是大家都能看到的了,或看到也不便说。
 
  再,从余小勇的出现到消失,证明了确实存在《一个弥天大骗局》、“一盘很大很大的棋”。余小勇出现不久,就提出了“拜师”。换言之:余小勇是“启发”我收“顾门弟子”的始作俑者。而余小勇成了“顾门弟子”后,就开始肆意著文错解“圣意”了。我撰文批评后,余小勇就上演了“退师”。“退师”也罢,“退师”后、余小勇没有必要从此消失,是不是这道理呢?
 
  回到卢德素的错解上来。卢德素转发《龙应台穿越时空来打脸/台选之外》,其按说:“顾晓军《“先帝”话龙应台与人很脏》引来网友‘第二朵花’一句跟帖话——‘龙应台是你可以随便评论的吗’。顾晓军是不是随便评论龙应台,网友们有目共睹。到目前为止,龙应台在顾晓军笔下还不是‘人很脏’,这是我要站出来肯定的……自从她在大陆出书,尤其是应马英九邀请当上台湾文化部长之后,她说话的吞吐和自相矛盾,就成了常事,而被其他台湾人诟病。他们可没顾晓军先生客气”。
 
  “龙应台是你可以随便评论的吗”,显然是无知。无论是谁,人人都可以随便评论、批判。问题是:“随便”的评论、批判,是不是在说理、是不是有根有据、是不是把道理说清楚说明白了。
 
  卢德素的错在于:在无意之中、进了“龙应台是你可以随便评论的吗”——“第二朵花”所设的套。如是,就有了卢德素的“顾晓军是不是随便评论龙应台,网友们有目共睹”(言下之意,我没有“随便评论”)”、就有了“到目前为止,龙应台在顾晓军笔下还不是‘人很脏’,这是我要站出来肯定的”。
 
  “到目前为止,龙应台在顾晓军笔下还不是‘人很脏’”,是卢德素的理解、也是我本文所说的“错解”。其错,在于卢德素、误解了我的《“先帝”话龙应台与人很脏》的结尾的“只怕是龙应台想‘人很脏’(我没有说龙应台在某种意义上替专制说话、“人很脏”)都脏不了了”。
 
  “只怕是龙应台想‘人很脏’(我没有说龙应台在某种意义上替专制说话、“人很脏”)都脏不了了”,是由“只怕是龙应台想‘人很脏’”和“都脏不了了”、外加“我没有说龙应台在某种意义上替专制说话、‘人很脏’”所组成。“只怕是龙应台想‘人很脏’”,其实已是在暗示:龙应台正在仿效李敖、正在“舔红”,正在一步步走向“人很脏”。“都脏不了了”,则是暗示龙应台:走李敖的路、以“舔红”换市场的同时,也会失去读者。别把读者当傻子!“(我没有说龙应台在某种意义上替专制说话、“人很脏”)”,显然是写作手法、是无事生非。如果真意是想说“我没有说龙应台‘人很脏’”,那么,又何必说清楚“龙应台在某种意义上替专制说话”呢?
 
  好,卢德素的错解说清楚了。现在可以看到三种对待龙应台的态度:一,“龙应台是你可以随便评论的吗”。这显然是专制型的,但,也是一种态度。二,《“先帝”话龙应台与人很脏》式的、委婉类的。卢德素也属于委婉类的。从某种程度说,也正因为是《“先帝”话龙应台与人很脏》自身的委婉,造成了卢德素的错解。三,《龙应台穿越时空来打脸/台选之外》类的。
 
  《龙应台穿越时空来打脸》道:“昨天媒体报导文化部长龙应台一年半还完千万房贷,申报存款也只剩一半,约7百多万,引发热议。不过对於财產被公开,龙应台质疑有违人权,赞成公开给监察院监督,但不应该受全民公审”、“龙应台同样在担任文化部长期间,与媒体茶叙时被问到台湾有什麼可供内地参考。龙应台表示,「台湾有『阳光法案』,官员须将资產摊在阳光下,上任3个月内必须公开,认為政治人物一旦有权力在手,就『愈透明愈好』,以增加人民对政府的监督”、“没想到过了一年多,龙应台……强调「这是反贪机制,但政务官不该因此变成受到全民公审”、“网友批评,「查到自己就开始喊人权了。」”
 
  第四种态度,是《“先帝”话龙应台与人很脏》跟帖——胡红星:“龙应台写的东西已经钻进丑恶的陷阱里,就不是落伍的事。贩卖点她自以为是的狗皮膏,搭进去的是她的‘文化’底裤。”
 
  胡红星的认识,可能受到了《“先帝”话龙应台与人很脏》的影响,但,已不完全是刘海军的“支持老顾!”之类了。从胡红星的句子的组合看,他是有自己的思考的。
 
  从以上四种对待龙应台的态度看,“先帝”我似乎看到了龙应台的倒掉——看到了当今这个时代的特色——从一个文化人的崛起、到这个文化人的臭掉——余秋雨,如此。李敖,如此。韩寒,也如此。而从余秋雨、李敖、韩寒,我又想到:最近,曹长青的失智,茅于轼的大脑不正常,何清涟的“顾晓军,你这位自封的所谓‘杰出思想家’终于自己出战了。谢雪系列就是你的系列,让自己女人出面建立几十个推号天天骂别人并吹捧自己,就是你的行状。请大家认清这位狗嘴里吐不出象牙的货色。一个老而无耻,行止无状的人形垃圾,断绝与顾流氓的来往。”
 
  我不能断言他们都被统战了,我只能说:存在《一个弥天大骗局》、存在“一盘很大很大的棋”。
 
  至于被《一个弥天大骗局》、被“一盘很大很大的棋”,究竟好不好?在于各人,因很多人出名就是为了发财。“人很脏”没有错,也适用于龙应台(请阿素想想,为何用《“先帝”话龙应台与人很脏》之标题)。
 
 
              顾晓军 2015-12-22 南京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网购顾晓军新书

网购顾晓军新书

网购顾晓军新书 http://guxiaojun538.blogspot.com/p/blog-page_12.html 网购顾晓军新书 天上人间花魁之死(长篇小说) https://www.sanmin.com.tw/Product/in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