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3月30日星期五

2783 歪曲


2783 歪曲
 
    ——顾晓军主义:九月随想之二千七百八十三
 
 
  一
 
  曹长青在赞美鲁迅的文章《鲁迅是打不倒的巨人》中说,“而且这种‘敢于独立’的精神价值超过提出一个普世价值”。
 
  卢德素在撰写《曹长青揠苗助长鲁迅的独立》之后,又在顾粉团说:“曹文:而且这种价值超过提出一个普世价值。就是针对‘公正第一’的。”
 
  而我顾晓军,则要郑重地阐述:众所周知——在人类的思想的长河中,一个普世价值的提出(如自由、民主),远比某个人身上的什么‘敢于独立’精神、要稀罕得多得多,也重要得多得多。
 
  反过来说,什么是“‘敢于独立’的精神”呢?“‘敢于独立’的精神”,不是普世价值,不具有指向。也就是说:“‘敢于独立’的精神”,可以是正动,也可以是反动。希特勒,不具有“敢于独立”吗?IS,不具有“敢于独立”吗?
 
  显然,用“‘敢于独立’的精神”压“提出一个普世价值”,是一种歪曲!
 
  那么,曹长青为何要歪曲呢?
 
  劳力的《曹长青挺鲁的理由不成立》:“我发现在曹长青网站上,是先发表了杨恒均的《鲁迅与胡适,缺一不可》,然后才是他自己的《鲁迅是打不倒的巨人》。曹文,据他自己说写于2014年、结稿于20158月,杨文是写于2015917日,并且很明显、两位的文章堪称姊妹篇……”
 
  曹长青的《鲁迅是打不倒的巨人》、是否是配合杨恒均的《鲁迅与胡适,缺一不可》,已不重要了。曹长青,是否受杨恒均指使、在杨恒均那里领钱,也不重要了。连杨恒均炮制这一组合拳,是否是狙击我的《打倒鲁迅》一书在台湾出版、是否是干扰2015年的诺贝尔和平奖和2015年的诺贝尔文学奖,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典型的歪曲、已公然产生。
 
  而歪曲,是挑战与搞乱——人类社会、已有的认知。
 
  二
 
  海外媒体标题——“艾未未批英牺牲人权,陈光诚冀英国会就人权表态”。
 
  看到以上后,我在顾粉团说:“哈哈,美国佬急了,把两个假货又搬了出来。如果不做假,又何至于今日?还是来求我顾晓军吧!我能写一系列的文章,他们行吗?刘晓波也不是我的对手!”
 
  这话、什么意思呢?中西方的人权博弈,是一政治把戏。什么是民主?民主,就是——在尊重多数人意愿的同时,极力保护个人与少数群体的基本权利。什么是专制?专制,就是——独自掌握政权,凭自己的意志而独断独行、操纵一切。
 
  也就是说:民主,尊重多数人意愿;多数人,拥有了民权。在这样的前提下,为了不至于形成多数人专少数人的政,所以倡导人权——保护个人与少数群体的基本权利。
 
  而在专制下,多数人不拥有民权,若“倡导人权——保护个人与少数群体的基本权利”、岂不是为专制和少数人服务吗?
 
  事实亦如此:艾未未的大肆炒作与一会叫捐款一会叫借款的800多万,显然是以政治为幌子的经济诈骗;然,有人管吗?不但没有人管,而且北京税务还免了艾未未尚欠着的700万。陈光诚不过是生二胎。在中国农村,生二胎的多得是!希拉里,为何不把中国农村生二胎的都接到美国去?
 
  所以,我说:中西方的人权博弈,不过是一场政治把戏、政治的双簧——西方,以索取经济利益为目的、导演人权博弈的政治把戏;而东方,则以牺牲部分经济利益、争取苟延残喘,从而在其国内榨取更多的利益。
 
  那么,又为什么会有“艾未未批英牺牲人权,陈光诚冀英国会就人权表态”呢?因为,原本的人权博弈、东方是被动的、被牵着鼻子走的。而东方人,也不傻——既然注定要让利,又为什么要被动、被牵着鼻子走呢?给你一大份额,条件是:不许谈人权!不谈就不谈。老大可以拿原则做交易,老二为什么就不可以拿原则做交易?利益,是现实的。何况,现在不谈、不等于以后不可以谈,执政党不谈、不等于在野党不能谈……何不皆大欢喜呢?
 
  这样,什么“艾未未批英牺牲人权,陈光诚冀英国会就人权表态”、就偷偷摸摸出笼了。说偷偷摸摸,是老大只是想表个态、而不想与老二认真。老大十分明白:老二,有权自己作自己的主。
 
  而如此,东方就赢了——东方在博弈中、游戏规则的博弈中,不再被动、不再是被牵着鼻子走了。
 
  那么,我顾晓军为何要搅进来呢?因为,艾未未与陈光诚、这两张牌,是早几年、为狙击我获诺贝尔和平奖而打出来的。
 
  为贬低“提出一个普世价值”,西方与东方联手导演了这两张“维权”牌。
 
  “维权”的把戏,又怎能比“提出一个普世价值”呢?歪曲,砸了歪曲者的脚——人家,趁着你的理、不直,拿下了游戏规则的博弈、的主动权。
 
  三
 
  海外媒体——“剑指妄议中央 自由派凛冬将至?”
 
  歪曲也!如果一个民主党说“妄议中央”,你说言论自由冬天来了,是合情合理的。而一原本专制的党,他凭什么不能要求不许“妄议中央”呢?
 
  这,也谈不上什么“最严党纪”。与孙中山要求党员、向自己宣誓效忠相比,这当是小巫见大巫。
 
  人家定家规,要求退了休的、不许凌驾于中央之上指手画脚;人家改规矩,不许党员假冒民主派、在网络上假骂而真钓鱼……这与是否是言论自由冬天来了,没有关系。
 
  按说,内紧外松,没准、反而可能会是——民众的、言论自由的春天来了。
 
  当然,也不能盲目乐观。因,专制有专制的惯性、趋向性;专制,也往往是越专制就更专制……结果,当然是物极必反。
 
  此外,专制的终结,往往与专制者的品质相关——好或坏的两种极端者,都易成为专制的终结者。
 
  专制的终结,是各方面的因素造成的,唯独与歪曲无关。歪曲,只会搞乱人们的认知;且,歪曲常常就是专制的温床。专制,也都是从歪曲开始的。远离歪曲,是向往民主的人、的起码品质。
 
 
              顾晓军 2015-10-26 南京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网购顾晓军新书

网购顾晓军新书

网购顾晓军新书 http://guxiaojun538.blogspot.com/p/blog-page_12.html 网购顾晓军新书 天上人间花魁之死(长篇小说) https://www.sanmin.com.tw/Product/in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