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3月31日星期六

2820“先帝”话“网红”


2820“先帝”话“网红”
 
    ——顾晓军主义:“先帝”说二千八百二十
 
 
  忙完了《打倒鲁迅》一书的校对,忙颁发“顾晓军民主奖”;忙完了“顾晓军民主奖”,又忙《公正第一》一书的一应文件的签定;忙完了《公正第一》的一应文件的签定,再忙《顾晓军主义哲学》英文版的推进。
 
  稍不留意,一网络词汇——“网红”,就冒了出来。
 
  “网红”,即过去的“网络红人”,如今简称“网红”。连360新闻都在说,哪里的官员想当网红。
 
  其实,哪有什么“网红”呢?所谓“网红”,绝大多数都是商业炒作。那“天仙妹妹”,不就是一商业炒作?那“凤姐”,不也是一商业炒作?且,还是同一个策划人。
 
  “张筱雨”是商业炒作,“兽兽”也是商业炒作,“奶茶妹妹”还是商业炒作……炒作的目的,为出卖色相、挣钱,或嫁人;嫁人,还是为挣钱。
 
  为了挣钱,有啥要脸不要脸的?那丑八怪“凤姐”,还要与老太婆董明珠比高低。输或赢、又能怎样?还不都是丑八怪?
 
  而这一切,不都是党的杰作?我可不敢污蔑党。请大家回忆:邓玉娇事件如火如荼时,是不是就出了个“你妈妈喊你回家吃饭”的“贾君鹏”?妈妈在家等吃饭,还挺什么邓玉娇?都回家吃饭了,事件不就化解了?
 
  几千万工人下岗、毛左思潮泛滥时,是不是“爆料大王”宋祖德最火时?大嘴把自己的猜想、当桃色新闻,影响全中国、乃至全世界,没有党的怂恿、他怎么可能办得到?大嘴胡说八道、输那么多官司,如果都自己买单、岂不倾家荡产?
 
  “秦火火”“立二拆四”被抓,我们知道了“网谣”、敲诈;可,这些“网谣”、敲诈,不就发生在党严密监控的网络上、不就发生在党的眼皮子底下吗?没有私下的保护,怎么可能发生呢?
 
  “先帝”我,不就寸步难行?
 
  其实,中国、乃至世界,有史以来、最大的“网红”,莫过于“韩寒”。于这个“韩寒”,我从其出现开始、就关注,进而、揭露——代笔、抄袭、作弊(也包括石三生的《快去时代看韩寒作弊》)……结果,我遭遇到的却是警方的恐吓:“顾晓军:明天下午2点之前请不要离开家,我们要登门拜访,跟你这个大作家谈谈心。”(2009-11-26 01:25)。
 
  若是没有“磨快了两把菜刀”的“豪言壮语”,“先帝”我顾晓军、只怕早就去“躲猫猫”,被“喝水死”、“睡觉死”……早已不在人世间了。
 
  最近,小人物写了篇《向“顾晓军民主奖”致敬》。文章透露,“顾晓军先生的思想对整个互联网的影响是巨大的。我在2010年以前对杨恒均、李悔之、韩寒等是很崇拜的,我甚至还做过帮凶——给韩寒在时代周刊作弊投过票(qq群上发的链接)。自从看了顾晓军先生的系列文章(倒寒系列,揭露伪民主系列,维权是骗局系列等),我真是无地自容,当初是多么的幼稚!”
 
  怎样?说“韩寒”代笔、抄袭、作弊……不假吧?我相信:随着时间推移,这类的、这样或那样的揭露会越来越多!多得让我们口瞪目呆(因此,我已把《揭露韩寒》一书、更名为《中国文坛大骗局——韩寒》)。
 
  据我所知:“韩寒”的“网红”,有一巨大的利益集团;光前台,就有新浪、南方报业集团等。而背后的,就天知道了。
 
  党呀,不该就“韩寒”“网红”,给大家个说法吗?
 
  所以,“先帝”我顾晓军、从不相信“网红”。党不许你“网红”,你就“永世不得翻身”!党若想要你“网红”,那么、你即使不想红也不行。
 
  党,垄断了十三亿人的政治、经济等的资源,那还不是——要谁红、谁就红,要谁黑、谁就黑吗?
 
  在爆料王立军事件中,我的博联社博客、曾日访问量过百万(而整个“贾君鹏事件”,访问量才三十万),党让我歇、我不就得歇着?且,容忍我火过的博联社、1510,也得歇。博客中国、博客日报能生存下来,不都因能及时听党的话——不让我顾晓军生存?
 
  所以,“先帝”我顾晓军要说:“网红”,不过是个骗人的、美丽的童话。
 
 
              顾晓军 2015-12-5 南京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网购顾晓军新书

网购顾晓军新书

网购顾晓军新书 http://guxiaojun538.blogspot.com/p/blog-page_12.html 网购顾晓军新书 天上人间花魁之死(长篇小说) https://www.sanmin.com.tw/Product/in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