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3月29日星期四

2761 自由民主的赛跑与传承


2761 自由民主的赛跑与传承
 
    ——顾晓军主义:大脑革命之二千七百六十一
 
 
  2009年在写小说之余,我“打倒鲁迅”之后,又开始了“骂骂李敖”。“骂骂李敖”的时段很短,一是李敖不经骂、很容易被我发现了他舔红腚,二是不久我就投入到“狂挺邓玉娇”之中了。
 
  在“打倒鲁迅”与“骂骂李敖”中,我在台湾网络上、遭遇到了台湾作家江明树的拼命抵抗。当时,我总觉得老江狭隘;现在,总算明白了:在台湾的自由民主的过程中,江明树们是把雷震、殷海光、李敖等,当成旗帜、当成灯塔的。这样的情感,当然久远。
 
  然,从辛亥革命算起,台湾人奋斗了76年才迎来了87解严。从我昨天的《自由民主进行时的两个层面》看,民众的对立面的作为、无疑是比较成功的。那么,从民众也至少分两个层面来看呢,从胡适到雷震、殷海光及李敖等的思想的探索,是有问题与缺陷的,这、当不能先去计较与指责施明德、许信良、黄信介及吕秀莲等的务实的追求,因前者是后者的思想的旗帜与灯塔。
 
  在《大脑革命》书中,借卢德素的嘴说殷海光、“人生最大的遗憾和张申府一样,没有写下自己独立创造的思想理论著作。缺少原创”等,这里就不展开了。李敖,则是个典型的高举逻辑的旗帜、而不讲逻辑的人。
 
  在我早期的“顾晓军言论”中,有篇《狗屎李敖不配骂老蒋》,说的就是李敖的《闻道南京似奕棋》。李敖,在其文章的一开篇即道:“国民党以南京为首都,这是一开始就倒霉的错误决定。因为南京对内无险可守、对外易遭攻击,以它为首都,最会有‘仓皇辞庙’的亡国效果”。李敖,根本不考虑逻辑关系,也不考虑蒋介石是凭江浙财团起家的、这一关键因素,便信口开河、胡乱评论,纯属无的放矢的花架子的功夫。
 
  号称李敖名言的“我骂人的方法就是别人都骂人是王八蛋,可我有一个本领,我能证明你是王八蛋”,也是经典的不讲逻辑。只要讲逻辑,人就不可能被证明成王八蛋。
 
  如此这般的学术功底的人,成为思想的旗帜与灯塔,可谓台湾自由民主进程中的悲哀。当然,有总比没有好!施明德、许信良、黄信介及吕秀莲们,在雷震、殷海光及李敖等的指引下前进着。
 
  总算,台湾的自由民主,在思想的探索和务实的追求的两个层面的合力下,跑赢了民众的对立面。当然,这也是因为——自由民主的对立面的思想与理论,是没有办法发展的。这就像大陆的“决不”与“自信”等一样,不过是一种表达顽抗的心境与决心而已。
 
  说过了赛跑,就该说传承了。从原理上看、从台湾的实践经验来看,传承、依旧是分思想的探索和务实的追求的两个层面的。雷震、殷海光及李敖等的传人,莫过于龙应台了。而施明德、许信良、黄信介等的传人,自然要数陈水扁、谢长廷、苏贞昌及蔡英文们。注意:这方面的传承,与组织及师承等没有必然关系,主要、是种自由民主的事业的传承。
 
  另,我最近文章的写法有所变化,若给读者带来不便,在此致歉。因我不希望让后人如感叹殷海光“生不逢时”样,为我感叹。我比殷海光小整一代,若是我也“生不逢时”,当是我的无能。
 
 
              顾晓军 2015-9-15 南京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网购顾晓军新书

网购顾晓军新书

网购顾晓军新书 http://guxiaojun538.blogspot.com/p/blog-page_12.html 网购顾晓军新书 天上人间花魁之死(长篇小说) https://www.sanmin.com.tw/Product/in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