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3月29日星期四

2765 革命之前


2765 革命之前
 
    ——顾晓军主义:九月随想之二千七百六十五
 
 
  在《大脑革命》一书中,我实际上、提出了两个革命:哲学革命和思维革命。且,我在这本书中,皆提供了可行的方法。
 
  哲学革命,是人类有史以来的、重大的思想革命。西方人的化简为繁的哲学,也许是人类思想发展过程中、所必须的;但,化繁为简、更为重要。
  此,或许会导致:已经逐渐形成了西化趋势的世界思想,从此而逐步东移。
 
  思维革命,也是人类有史以来的、重大的思想革命。
  然,思维革命,可开发的空间无比巨大,远非我所提供的这些方法。假若硬要用认识论与方法论比的话,那么,哲学革命、相当于认识论,思维革命、则相当于方法论。
 
  精心编撰的《中共的特务们——质疑学派拆招》,不准备出版了。这不是向封杀与围剿的妥协。
  因同样精心编撰、且校对过的《批邓理论》,也不准备出版了。《批邓理论》不准备出版的原因,是这部书、更像文集。
 
  文集,就留给后人出版(假如有出版之需与可能)。
  若后人真需出版,可以考虑用“顾晓军文集(一)、(二)、(三)”之类的形式:“一”,可考虑以《批邓理论》为主;“二”,可考虑以《中共的特务们——质疑学派拆招》为主,就是过去的《谋略 质疑 预测》;“三”,可考虑以《九月随想》为主。
 
  曹长青的《鲁迅是打不倒的巨人》一文,实际上、也是告诉我们:《打倒鲁迅》这部书,很重要。
  同时,曹文的暗示(“曹文:而且这种‘敢于独立’的精神价值超过提出一个普世价值。就是针对‘公正第一’的”,卢德素解读曹文之语),还告诉我们:《公正第一》这部书,也很重要。
 
  是的——《公正第一》,是“提出一个普世价值”;《大脑革命》,是提供一种方法(与“公正第一”相比,化繁为简的哲学思想、又属于方法了);而《平民主义民主》,则强调一项主张。
  曹长青虽不赞成,还试图贬低,但他的做法、恰恰说明——《公正第一》、《大脑革命》、《平民主义民主》之重要性。
 
  “访问”,让“刘晓波”、“达赖喇嘛”、“方励之”、“刘宾雁”……都开放了。开放,自然是美国的努力、的结果。
  从此,或许伪民主们与伪维权们、又要甚嚣尘上了。
 
  假货甚嚣尘上,既是人类社会的政治的肮脏,也是人类社会的政治的常态。
  既批判共产主义、社会主义,又批判精英主义的政治的肮脏……的顾晓军主义,是既遭社会主义的封杀与围剿,也不可能得到美国为我们说话的。
 
  实际上,没有良知的西方政治家,不但不帮我顾晓军说话,还参与了社会主义发起的封杀与围剿。
  看看曹长青用暗示的方法批我、而绝不肯在他的文中提到“顾晓军”一次或一个字……这一切,也是连傻子都能明白的。
 
  而西方政治家、不会想,顾晓军、是在发展我们的价值;社会主义的中国、也不会想,顾晓军、这可是我们中国的本土思想——这,打破了近几百年来的人类社会史上的、西方人的思想垄断。
  他们怎么想,于我、已无所谓了——因,我的思想已存在,谁也抹杀不掉!
 
 
              顾晓军 2015-9-23 南京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网购顾晓军新书

网购顾晓军新书

网购顾晓军新书 http://guxiaojun538.blogspot.com/p/blog-page_12.html 网购顾晓军新书 天上人间花魁之死(长篇小说) https://www.sanmin.com.tw/Product/in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