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7日星期二

中国民运中的“反间谍战”



中国民运中的“反间谍战”
 
    ——顾晓军主义:“先帝”曰三千五百六十八
 
 
  “中国民运中的‘间谍战’”之命题不妥,因中国民运不需要对谁间谍,所以只能是《中国民运中的“反间谍战”》。
 
  而“反间谍战”,实质上就是抓混进民运队伍中的间谍。这样的间谍,从理论上讲什么身份都有,包括中共的、美国的等。但,一是因中国民运与美国的价值观同一方向,二是因中国民运不掌握政权,所以即使有美国间谍,人家也属长期潜伏。
 
  对于长期潜伏、没有活动的潜伏者,一是几乎没法抓,二是即便能抓出来也没啥意义。如是,中国民运的“反间谍战”、“抓特务”,就主要是抓中共派遣(或潜伏或渗透)在民运队伍中的特务;目的,也是为了民运不被其所破坏。
 
  就“抓特务”而言,如今最有名的自然数刘刚。但比刘刚更早成名的则是华夏黎民党。即便华夏黎民党,也不是民运中“抓特务”的鼻祖。实事求是讲,中国民运“抓特务”的鼻祖是我顾晓军。有华夏黎民党发表于2011-3-29的《顾晓军老先生,这杨恒均要和你玩失踪,你怎么办?》可为证。
 
  其文章道:“华夏黎民党很早就想写篇文章来感谢顾晓军老先生,就在顾老先生揭露杨恒均和李悔之之前,我们已经给李悔之发出了联系涵……幸亏顾老先生揭露得及时,避免了我们华夏黎民党过早暴露……顾老先生为我们党立了大功,我们在此表示万分的感谢”等等。
 
  我“抓特务”,源于我的“揭露韩寒”的网络行动。说实在,之所以被“顾晓军:明天下午2点之前请不要离开家,我们要登门拜访,跟你这个大作家谈谈心(2009-11-26 01:25)”威胁,就是因为“揭露韩寒”一步步挖出了——韩寒是大五毛、是中共的间谍。
 
  揭露了韩寒,在狂捧韩寒的新浪没法混了,我就转战到了博客中国。到博客中国后不久,又发现杨恒均不对头:一是杨的文章常不是热点,没理由总占着头题;二是杨在操纵“宽容”大讨论,引导向往民主的人要宽容、有素质才可能实现民主等。
 
  韩寒就有素质论调,且有名言“你是否像鞭炮一样一点就着?一点就着的下场就是炮灰”、“不要上街破坏自己生活环境下面的秩序”等。怎么杨恒均也玩“素质论”?而我以为:面对强拆、截访等,弱者根本没资格“宽容”强者。
 
  这样的言论出来后,我遭到各种或明或暗的打压。我心里明白了:杨恒均与韩寒一样,是中共派驻在网络上、操纵舆论的特务。我开始发表《韩寒大5!杨恒均是党员!李悔之算个diao!》、《论“共产党员民主小贩”》。
 
  尤其是我的《钱云会事件,我也很想与党穿一条裤子》,揭露:许志永的《公盟“钱云会之死真相”调查报告》,把钱云会定性为“普交死”;韩寒的《需要真相,还是需要符合需要的真相》与杨恒均的《“事实”只有一个 “真相”却有很多》是配合,打压网友们的质疑。
 
  这样,我就开始撰写并发表了《杨恒均的卧底、线人身份之简析》、《杨恒均特务身份之再析》、《杨恒均玩“失踪”的伪大意义》、《笑谈杨恒均玩“失踪”》,以及《“秘密树洞”惊动了党》、《冉云飞被李悔之钓鱼送进了班房》等一系列的“抓特务”的文章。
 
  背景:2011125日埃及革命。钱云会事件恰好也在一月,党害怕了,让公盟的许志永搞“普交死”,让韩寒与杨恒均及南都的柴会群配合掩盖真相。而我则通过钱云会事件,揭露他们是特务。如是,杨恒均就玩“失踪”、证明他不是特务。
 
  而那时,“茉莉花”已开始。“秘密树洞”与诱捕,也同时在进行。党在杨恒均指引下,不断搞掉我的博客。而华夏黎民党一激将,我就更勇猛了。同时,石三生等也不断发表《中国网路第一间谍战:顾晓军,杨恒均之争》等文章。
 
  这样,一场“抓特务”、中国民运的“反间谍战”打响了。当时参战的有十多人,其中有一姓杨的女士、也有力地证明了杨恒均是特务。可惜时间太久了,已记不得他们的名字。但有一点是可肯定的,当时非常危险。
 
  如今我还活着,真不容易啊!再,说2012年我差点获诺贝尔和平奖,真不是没有道理的。可惜,被中共另一拨特务艾未未、陈光诚等给搅黄了。刘刚在《顾晓军是先知先觉》中说我比他的思考“超前一个位相”,其实,也是因为这些就发生在我自己的身上,哪还能不超前呢?
 
  总结与归纳一下。一、“抓特务”要思维出新,建议大家看看石三生推崇的、我的《一个弥天大骗局》等文章。还要细心观察、认真分析、充分论证,一般不要学华夏黎民党的“本党调查部调查”谁谁谁是特务。像刘刚那样就可以了,比刘刚更细、自然就更好。
 
  二、需要“抓特务”时,不存在“团结”问题(2011-1-29,我发表过《笑谈民主派内的“团结”问题》)。那么,什么是“需要抓特务时”呢?这里说的“需要”,就是当你认为是特务的人、在你认为他正在危害中国民运大局时,就可“抓特务”。
 
  三、谁有权抓呢?谁都有权抓。中国民运,是所有中国人的民主运动;凡愿意加入的,就同时拥有捍卫中国民运的权力,自然也就同样有了“抓特务”的权力。那若是有人蓄意破坏、乱抓呢?不怕,大家不是傻子,没那么好忽悠。
 
  也许有人会问,你不写过《海外民运百分之百是特务又如何?》吗?没错,“又如何”与“抓特务”是问题的两个方面。前者,相当于毛泽东的“统一战线”,后者,相当于毛泽东的“延安整风”(内部整肃不应该放弃)。
 
  当然,如果能利用特务,那就更好。但,这不是容易的,一定要小心谨慎。总之,“抓特务”也是提升自己,提升自己辨别的能力,提升自己防范的能力等等。如果觉得自己功力还不够,那我就建议大家:在自己的心里抓、不说出来,过段时间再检查下、看抓得对不对。
 
  我的最后一条忠告,就是——千万不要当特务!特务,都没有好下场。我们参与“抓特务”、“反间谍战”的目的,是保护好自己,保护好中国民运不被破坏。千万不要太投入,说不当中共的特务、当美国的间谍……那你就是找死。
 
  (注:本篇,将收入《中国民运》一书中,替下原先的《中国民运中的“间谍战”》及《中国民运中的“抓特务”》)。
 
 
              顾晓军 2017-11-7 南京
 
 
 
 

2017年11月5日星期日

答禁评兼谈中共可能精简机构



答禁评兼谈中共可能精简机构
 
    ——顾晓军主义:“先帝”曰三千五百六十七
 
 
  Google“顾晓军”,见“預言:郭文貴將爆料的兩個新常委-栗戰書、趙樂際- 澳洲新聞網”,实感疑惑。
 
  仔细看,才注意到:“51 分钟前 - 顧曉軍先生在他的文章《「不站隊」理論》中曾說:「我一向提倡『不站隊』(跟劉剛等說過)。因就現在而言,體制內誰也不肯放棄專制走向民主。如此,無論站在哪邊,不都是 ...
 
  打开方知,禁评先生在其文《郭文貴將爆料的兩個新常委-栗戰書、趙樂際》之中,引用了拙文《“不站队”理论》中的文字(上段所示),且文章中有“笔者非常佩服顾晓军先生,顾老先生的‘不站队’理论真的是非常精辟”等等。
 
  宛如隔世呵!记得,在网络上较早被引用我文字的,是乔志峰、在他的《中国可以“不高兴”吗》中。所引文章是《做领导世界思想的先行者》,文字也是其文的结尾“顾晓军说:大国崛起,说到底就是思想的崛起,准确地说就是思想解放的精神的崛起。我深以为然。”
 
  乔志峰,是体制内的著名评论家;其文章《中国可以“不高兴”吗》,也从当时的红网出发,走遍了人民网、新华网、中国网等等。如今还能搜索到的,就有“新闻中心_新浪网”、“网易新闻中心”、“评论频道_凤凰网”等。
 
  然,遭中共封杀与围剿后,除华夏黎民党、石三生及“顾粉团”等朋友外,我就极少被人引用。如今,在举步维艰之际,被禁评先生及其引用,真是感慨万千!请允许我真诚的说一句:感谢禁评先生及相关网站,为我冲破中共的封杀与围剿、而作出的努力!
 
  既已开篇,我就说说中共可能的“精简机构”。在上篇文章与视频中,我谈到“陈希兼任中央党校校长的考虑,是不是有精简机构的涵义在其中”。文章与视频发出后,我在思考:会不会有不同看法、会有人笑话我。
 
  我是这么想的:军队,四大总部改成军委十五直属单位后,原总参、总政、总后、总装应该是降级了。如果不降级,另十一个军委直属单位升级的话,那就要多出一大批的大军区级;如是,就不能叫“军改”,而应该叫“扩编”了。
 
  而总参、总政、总后、总装都降级了的话,那么,七大军区改成的五战区势必也会降级。如果不降级的话,五战区高于总参、总政等,则不便于指挥。而四大总部与五战区都降级的话,军队确实瘦身了。但,凭什么党务、政务等等就不瘦身呢?
 
  因此,可以想象:军改是先行,武警随后;党务、政务等,今后都会瘦身。我预想:如果习近平前五年执政的最大亮点是反腐的话,下五年执政的最大亮点、很可能就是“精简机构”。而“精简机构”、减少官员,也是减少民众负担,也是向“小政府”迈进。
 
  呵呵,没有“资格”向中共进言,就用与禁评对话的方式提示中共吧。于禁评文中提到的《习江对决 必须旗帜鲜明的打江挺习(一)支持习近平的九个理由》,我以前也曾注意到。但,我生活在境内,深知“老领导”的势力根深蒂固,就不参与你的话题了,万望见谅。
 
  再次感谢禁评先生!有问题可在网上公开交流。自然,不便回答的,我也会装聋作哑。我给自己的任务,是修订《中国民运》,给民主派弄出面旗帜,时评次之。
 
 
              顾晓军 2017-11-5 南京
 
 
 
 

顾晓军:对陈希兼任中央党校校长的不同看法

对陈希兼任中央党校校长的不同看法


对陈希兼任中央党校校长的不同看法
 
    ——顾晓军主义:“先帝”曰三千五百六十六
 
 
  于陈希兼任中央党校校长,海外媒体已议论了两天了。我既不完全反对海外媒体上的各种看法,但也有自己的不同的观点。以下,我就简单说说。
 
  我以为陈希兼任中央党校校长的考虑,第一是理顺关系。大家都对中共由常委兼任中央党校校长习惯了,其实,党校应该是组织口的;因此,中央党校校长由中组部长兼任,第一层含义应是理顺关系,就如同把武警归建中央军委。
 
  此外,在十八大之前,我就有揣测“九改七”;而“九改七”的本质,就是要削弱了“两口子”(政法委口子与意识形态口子)。而削弱“两口子”的最根本的涵义,是解决“九龙治水”的问题。因条条与块块的分而治之,都会形成“军阀”割据。
 
  第二,陈希兼任中央党校校长的考虑,是不是有精简机构的涵义在其中?因,党校理应是组织部门的下属机构的观念确立之后,显然党校也应该比组织部门低一级;如此,党校校长就只需组织部副部长兼任即可。如今中央党校校长由陈希兼任,是权宜之计。
 
  我于精简机构的揣测,源于军队裁员三十万。因军队能裁员三十万,那么,党务机构难道不应该裁员吗?而如果党务机构也裁员的话,那么,首先就应该降低规格。如党校系统降低了两级,全国的党校系统都效仿的话,那么,就能减掉一批高级官员,甚至是减掉一大批人员。
 
  以上,不过是我顾晓军的一点不同看法,算作抛砖引玉,请海外的时政评论大咖们多多指教。先谢了!
 
 
              顾晓军 2017-11-5 南京
 
 
 
 

2017年11月3日星期五

由谁来领导中国民运?


由谁来领导中国民运?
 
    ——顾晓军主义:“先帝”曰三千五百六十五
 
 
  有推友风过无痕跟随我,见她简介上只有“新聞”二字,就翻了过去,想看看她是做什么新闻的。翻过去,见是个新开不久的推,就一拉到底……捡了个笑话。
 
  其文字记载如下:“北大女学霸结婚不久,给母亲来电问番茄炒蛋如何炒?母亲回:往锅里倒点油,放三个蛋,二个番茄炒一会就行。一会儿,女儿传来视频,母亲看了说:宝贝你慢慢炒,妈血压有点高,先去睡会!”
 
 
  其实,我没看完以上文字,就看见下面的配图了。配图中是一口放了点油的炒锅,锅里是三个完整的生蛋、两个没切开的番茄……我一看就乐了。今已几度想到此事,都乐得不行。此刻,决定写本文,打算上去取那张配图,才发现风过无痕也是从推友小札那里转过来的。
 
  问题是,白天所见到的那张配图,其实是个七秒的短视频。而短视频,自动循环着:在油烟蒸腾的炒锅中,一只锅铲、反复翻炒着——三个完整的生蛋、两个没切开的番茄……可惜短视频无法下载,否则,让大家真切地看看那“番茄炒蛋”,或许更有意思。
 
  当然,原创作者,或许是嘲笑如今四肢不勤五谷不分的年轻人,或许在讽刺缺乏动手能力、甚至是缺乏生活能力的北大女学霸,还或许是在挖苦北大、挖苦现行的教育体系、挖苦理论与实际的脱节……然,这说来说去,都是在说缺乏实践能力。
 
  如是,我突然想:如果没有毛泽东,或者是毛泽东斗不过二十八个半布尔什维克……中共的“中国革命”,由王明领导;或者说,由共产国际、由季米特洛夫领导王明,再由王明领导“中国革命”,会是怎样的结果?
 
  当然,共产国际在1943年就解散了。那就可以这样设想:中共,由共产国际的季米特洛夫领导王明,再由王明领导“中国革命”直到1943年……我想:或许,早就没有了中共;或许,中共流亡在前苏联……总之不会有今日的中共。
 
  由此,我联想到:遇罗锦说的,美国的民主基金会每月给刘晓波发一千几百美元……我在想:无论是否是中共急招刘晓波回北京,也无论是否是刘晓波用“四君子绝食”拖住学生们、延缓从广场撤离……“六四”至今二十八年一事无成,都会是中国民运的、必然的结果。
 
  美国的民主基金会,不就是在扮演共产国际、不就是在扮演季米特洛夫?而刘晓波,不就是中国民运中的王明?我们可以随意指责毛泽东这样那样,可没有毛泽东、会有中共的成功吗?当然,民主派并不希望中共成功,可我这里是在讲一个如何成功的道理。
 
  除非你不希望中国民运成功。如果你希望中国民运成功,你用你心中的良知的称——称一称刘晓波,称一称某一位民运大咖,一位一位地称……哪位能像毛泽东一样理出“农村包围城市”、“枪杆子里出政权”、“支部建在连上”、“统一战线”等。
 
  无论是由共产国际的季米特洛夫来领导、还是由王明来领导“中国革命”……反正,“由谁来领导中国民运”的问题,是已经提出来了。美国的民主基金会或其他什么,都该想想:是你们,或再培养个只会喊“我没有敌人”或“和平理性非暴力”的人、来领导中国民运?
 
  不要再人造刘晓波这样的获诺贝尔和平奖的“神”了,也不要再人造艾未未、人造陈光诚了。人造陈光诚,你们是可以从大陆这里拿走利益,可那利益再大、也是小利益,而延误中国实现民主的事、再小也是件大事。难道不是吗?
 
  (注:本篇,替下《中国民运》一书中的《民运不该因郭文贵爆料而分裂》;因“郭文贵爆料”已失败,此文不再有意义。另,保留《“郭文贵爆料”之反思》;该文,更名为《反思民运在“郭文贵爆料”中的作为》)。
 
 
              顾晓军 2017-11-3 南京
 
 
 
 

2017年11月2日星期四

严厉批判遇罗锦及三妹曹长青



严厉批判遇罗锦及三妹曹长青
 
    ——顾晓军主义:“先帝”曰三千五百六十四
 
 
  自发表《刘晓波原来如此不堪》后,就几乎不能翻墙了。正在考虑给党写“顾晓军检讨书”,考虑如何在检讨书里批遇罗锦,顾粉团的一朋友就证实了《刘晓波原来如此不堪》的严重性。
 
  勇闯天涯:“刚看先生的文章,感觉遇说的都是真的。现在用手机翻墙看文章或网站,不到一分钟手机发烫,像是快要炸了。他们的大数据及黑客,真正厉害了”。前时,顾粉团的另一朋友也是被党弄坏了手机,花了很多钱,也没能彻底修好。
 
  如是,我重温《刘晓波原来如此不堪》,看到“遇罗锦说‘我私下怀疑:假如刘第一次进监狱之后,就因为与当局屈服不久便被释放’”时,我决定严厉批判遇罗锦、坚决维护刘晓波、跟党站在一边,深刻揭露遇罗锦的《刘无敌为何被害死灭口?》之中存在的三大问题。
 
  第一大问题。既然遇罗锦说“我私下怀疑:假如刘第一次进监狱之后,就因为与当局屈服不久便被释放”、“立即背着廖,给公安当局打手机电话,让他们去捉拿廖吗?以刘从不反思自己的性格,或许只当对廖开了个小小玩笑而已”。
 
  可,遇罗锦还说“陈小雅第二次写‘八九六四’的书,写到最关键的一笔,说当时广场的大学生们本想撤走了,而此时的刘是在纽约(住在胡平家),刘突然接到电话(胡不知说的是什么)……就匆匆地便赶回北京,非要四君子绝食不可,结果一直把‘89六四’拖到……”,又咋解释?
 
  换言之,遇罗锦提供的情况可理解为:“五月二十日宣布戒严那天激起学生异常激烈的情绪,但是一些知识分子和大学教师纷纷到广场去劝说学生退出广场,劝说工作做得非常成功”(见三妹《刘晓波活得算计、死得遗憾》)。如此,是党急招刘晓波回来的。
 
  刘晓波回来后,就用“四君子”“绝食”,拖住学生们从广场撤离,以至后来发生了“六四”。如果遇罗锦的“我私下怀疑:假如刘第一次进监狱之后,就因为与当局屈服不久便被释放”成立,那么,我的理解“党急招刘晓波回来”、“拖住学生们从广场撤离”,就更成立。
 
  而如果“党急招刘晓波回来”、“拖住学生们从广场撤离”能成立,那么,三妹的“刘晓波于198966日被捕,并于19899月上央视讲话四十多分钟……这是刘晓波自己主动提出来要做这个天安门清场时没杀人的见证的。所以,‘央视认罪’这一方式是刘晓波的首创”,就又不成立。
 
  因,既是“党急招刘晓波回来”、“拖住学生们从广场撤离”,刘晓波的“央视认罪”就是与党合谋,而不是简单的“这是刘晓波自己主动提出来……的”。而刘晓波既与党合谋,那么,我的“刘刚判6年、刘晓波只判1年半”之轻判,也就又成立。
 
  从“党急招刘晓波回来”、“四君子绝食”、“央视认罪”、“轻判”这一系列看,遇罗锦的“而刘当年的‘诺贝尔和平奖’,海外很多人都心知肚明:明明是中共在瑞典花大钱买下了汽车制造厂等等几个大企业,才买下来的,就是为了害怕颁给反对中国加入‘世贸’的魏京生”,则又成立。
 
  如果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是为阻止魏京生获奖、成里的话,那么,炒作艾未未、陈光诚,是为阻止我顾晓军获诺贝尔和平奖、就同样成立。问题是遇罗锦的《刘无敌为何被害死灭口?》中存在的是三大问题,并不是一个问题。
 
  遇罗锦说“刘晓波在‘感化监狱’里的不够坦荡、巧言善变、出尔反尔、尖酸刻薄与哗众取宠之性格,与徐文立的单一、厚道、简单朴素的性格相比,二人的性情天地之差,所以,中共放心地放徐去美国生活,而对刘,必须得把他害死灭口”。
 
  其一(也是第二大问题),遇罗锦意思是说,刘晓波的出尔反尔是党不放心他去美国生活、必须灭口的原因。当然,也有这可能,但我认为:党最恨的是双面间谍,就是吃两家、几家甚至通吃。那么,是美国民主基金给刘晓波每月一千几百美元的固定工资,害了刘晓波。
 
  其二(也是第三大问题),遇罗锦文中有“而刘圣人,又是中共必须让他去死被灭口的人”。意思是说,刘晓波刑期快满,而党不愿让刘晓波活着出来,所以弄死刘晓波。而百科介绍:“2009年,因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经检察机关批准后依法逮捕”。
 
  我以为:即便刘晓波是党弄死的,也不必急着弄死他,因刘晓波到2020年才可能刑满释放。如果一定要说刘晓波是党弄死的,刘晓波死的原因,应该不是不愿让刘晓波活着出来,而是为了转移“郭文贵爆料”的视线。
 
  总之,遇罗锦的文章,是极不严谨的。我严厉批判遇罗锦,批判三妹,批判遇罗锦推崇的曹长青!我向党投诚,党给我个全国政协副主席当当吧(注:本篇,将在《中国民运》一书之中,替下《质疑刘晓波获和平奖的理由》一文)。
 
 
              顾晓军 2017-11-2 南京
 
 
 
 

网购顾晓军新书

网购顾晓军新书

网购顾晓军新书 http://guxiaojun538.blogspot.com/p/blog-page_12.html 网购顾晓军新书 天上人间花魁之死(长篇小说) https://www.sanmin.com.tw/Product/in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