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1日星期日

中国民运中的“票友战”



中国民运中的“票友战”
 
    ——顾晓军主义:“先帝”曰三千五百三十三
 
 
  今天要讲“票友战”了。“票友战”,是中国民运之七大战法(“谋略战”、“间谍战”、“热点战”、“理论战”、“反炒战”、“游戏战”、“票友战”)之最后一种战法。
 
  而中国民运之“七大战法”与“三大理论”(“‘消费热点’理论”、“‘ 不站队’理论”、“‘不被抓’理论”),是《公正第一》(可聚集基本盘)、《大脑革命》(启蒙精英)、《平民主义民主》(指明方向)、《打倒鲁迅》(启迪民众)之外,专为《中国民运》而总结的规律与撰写的新理论。
 
  我最早提到“民主票友”,是2011-8-1撰写的《边操边写,才是真正的牛文》。那时,我的小说还没放下;第二天,就写有《哈哈,中国真的有了阴毛笔》,该文是说2008写的小说《阴毛笔书法》与2011年揭露出的开封组织部长周以忠收藏三百多名“贡女”阴毛的关系。
 
  “边操边写”这样说:“在一个伟大、光荣、正确的流氓时代,不粗鲁,能干什么……我最早成名,一是小说《尝试一夜情》之类……写的就是操、粗鲁地操。如今的网友们,大约以为我的读者都是些民主票友;其实我若是调动色友,那才真是千军万马。
 
  这说的——第一层是:追求民主的朋友与在网上寻找美女图片、美女视频看(我含蓄点)的朋友,不对立。第二层是:如果能把色友们调动起来、引导到追求民主的方向上来,那么,我们何乐而不为呢?这样才是千军万马。而我,有这个能力。
 
  基于以上,2011-12-16、我在《说说王炳章》中道:“反正,我是不愿意被抓--搞韩寒,国宝要找我‘喝茶’,我就说磨快两把菜刀等他……今年春天花开……有人来探口风,我就说我只想出名,谁不让我出名、我就跟谁操蛋……至于民主,我在文章中早说过:我只能算是票友”等。
 
  如是,人民思想家(王一鸣),撰文《海外华人团体及民运组织基本呈票友形态》批判我。可,我的“至于民主……我只能算是票友”,这样的说法、不就跟我的另一篇文章《“民主新秀”谈“六四情结”》是一个意思吗?不恰恰表现的、是我的一种可贵的谦逊的情怀吗?
 
  王一鸣的文章,除对我的污蔑性文字,在大段引用我的文字、加以批判后,说“不光他顾某如此,不客气地讲,现在海外的……华侨民主团体、民运等组织,也是顾晓军所说的票友组织”、“‘ 既不能认真,也不能太不认真’,这才是顾某人的真心话”等等。
 
  还说“其实不少民运人士不出国,在国内工作照样生活得比国外实在;为什么到了国外,却不得不为了生存改弦易辙,违背自己当初出国前的志向而沦落成票友呢?”、“从民运人士蜕变成民运票友……可以看到……变节丧志的族群!海外团体的逐渐没落,其实反映的也正是整个民族的退化沉沦”等。
 
  哎,真没法跟王一鸣沟通。如是,我写了《中国民主票友论》,说“海外的网友人民思想家、对我进行了批判”、“革命无论以何种形式出现,都需要聚集力量。而聚集力量的手段,无非是组织。中共就是玩组织出身,太懂个中道理了,所以不带大家玩,你有什么办法?
 
  还说“在现代条件下、在管控严厉的中国,玩民主只有象玩票一样--以兴趣为意志、以能力扮角色……以喜好为对象……名博唱戏、众人捧场,打一场持久的网络战,把民主思想最大限度传播到网友心中”、“只要我们象玩票一样(玩票不犯法)持之以恒,中国的民主、就一定能实现”。
 
  如此,我又有什么错呢?恰恰相反,错的、该是王一鸣——第一,他把我说的国内当成国外了。我原本说的就是“不愿意被抓”、“喝茶”、“有人来探口风”等等,这些是前提;而在海外,你玩民主,谁会“抓”你、谁请你“喝茶”?用得着“探口风”等等吗?
 
  第二,王一鸣要当勇士、敢当烈士,我很佩服。但,王一鸣不能以“沦落”、“蜕变”、“变节丧志”等搞道德绑架,不能驱赶大家都去当勇士、当烈士。其一,争取民主有不同的路径。其二,每个民主同仁、有每个人不同的境况,我们只能理解。
 
  其实,王一鸣自己已失踪很久了。王一鸣人在海外、都能失踪很久了,这说明了什么?我不说,大家也会想到吧?前些日子,我提到王一鸣的文章后,有盛雪的跟推,说她想念王一鸣。我觉得:民运人士,当取较宽容的处世态度。
 
  从宽容的角度讲,我们甚至无权责怪刘晓波的“我没有敌人”。我们的责怪,是基于刘晓波莫名其妙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并被海外媒体炒成了中国民运的偶像、领袖。作为民运的偶像、领袖,刘晓波就不该说“我没有敌人”,不该以自己的浅薄而误导追求民主的人们。
 
  相比——我顾晓军的“中国民主票友论”与刘晓波的“我没有敌人”,请问任何一个有判断力的人:谁才更适合于中国民主运动、谁才更适合于专制体制下的大陆人的追求民主的方式呢?我想,只要不是白痴、都能回答。
 
  何况,“先帝”(大陆追求民主的网友背后给我的称呼,是我在推动中国民主的实战中,是在“顾大侠”、“中国民主第一推手”、“民主派领军人物”等等之外的新称呼)我顾晓军,也不只有“民主票友论”一个理论(本篇首已有简介),是不是?
 
  所以,后来我又在《一个自由主义者说》中这样道:“也许你不会写文章,那就玩票——当票友、当顾晓军票友,捧角。这,党不能不准许”、“总结一下:饭碗第一。家庭第一。业余玩票”。“业余玩票”,其实是大陆普通人坚持追求民主的一种可行的方式。
 
  我还说“有人讨论:改变中国,究竟应该采取自上而下、还是自下而上的办法?我们可以暂不参加讨论,我们的办法是——创造一个民主社会体制的土壤与环境,而且,我们自己、已率先以民主的生活方式生活着”。这讲的是创造民主的小环境。
 
  总之,“民主票友”、是自己在创造自己的民主的小环境,而没有向任何人伸手要什么;我们,又有什么错呢?如果有十亿“民主票友”、或全社会到处都有“民主票友”自己创造的民主的小环境,那么,专制体制还能生存下去吗?
 
  所以,我顾晓军以为:“票友战”,是完全成立的。“票友战”,如同“谋略战”、“间谍战”(“反间谍战”)、“热点战”、“理论战”、“反炒战”、“游戏战”一样,也是中国民主运动中的一种战法;而且,是应该大力提倡的。
 
 
              顾晓军 2017-10-1 南京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网购顾晓军新书

网购顾晓军新书

网购顾晓军新书 http://guxiaojun538.blogspot.com/p/blog-page_12.html 网购顾晓军新书 天上人间花魁之死(长篇小说) https://www.sanmin.com.tw/Product/in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