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23日星期一

收集与善待民意是民运制胜的法宝



收集与善待民意是民运制胜的法宝
 
    ——顾晓军主义:“先帝”曰三千五百五十三
 
 
  那大约是在“顾粉团8.30政治大冤案”前后吧。有明显受过五毛培训的王中秋,在我的博客上给顾门弟子和顾粉团的人的跟帖找茬,我就让顾门弟子和顾粉团的人不再跟帖。
 
  为何让大家不要跟帖了呢?是不自信吗?如是,那么、是对自己的道理不自信,还是对顾门弟子和顾粉团的人的水平不自信呢?其实都不是,而是中共的套路太深,钻进去没准就是“海外来人了,上峰已到,要名单”。如是,就只好让大家玩“只要不开口,神仙难下手”。
 
  “只要不开口,神仙难下手”玩多了、久了,其实我也很寂寞。如是,看到劳力针对《中国民运当有一场思想的大战》、《中国民运当“启蒙精英”》,在顾粉团说“先生这两篇文章是重情重理的好文”时,我还挺高兴。
 
  其实早在刚写出《中国民运的思想与领袖问题》时,风北吹就在顾粉团说“先生这阵子的文章,是又一个高峰”。刘丽辉则对《民运的包容性与中共的排他性》感兴趣,说“太棒了!讲得特别清楚”等。他俩水平都在劳力之上,可劳力夸我、我还是挺高兴。
 
  转到推特上,见劳力发推、就《中国民运当“启蒙精英”》说“海外民运的大咖们,你们还知不知道脸红”时,我回顾粉团批评劳力、说“劳力,在推上只转不说”。我为何批评劳力?因我觉得:我一篇文章,都很难打动他们;你说一句,能达到什么目的?要不就写文章,要不啥也不说。是不是这理?
 
  可不,一会就有杜导斌的责问,“谁压制顾先生,不让你出头了?”。中共天天压制我,人人都看得明白,杜先生咋视而不见?如是,我没回。前时,我在《中国民运中的“理论战”》中提到杜导斌的《“素质论”的迷雾》;杜导斌跟推回我八个字,记得其中四个是“继续努力”。
 
  “继续努力”?这不像领导同志的题词吗?或许,杜先生是把自己当杜导正了?呵呵,是玩笑话,是我自己过去常把“杜导正”与“杜导斌”弄混。但,就《中国民运当“启蒙精英”》一文而言,杜导正虽没有来我的推特,但鲍彤还真的来了。
 
  我正写着《中国民运当认理不认人》,要查什么,就打开了推特。呵,《中国民运当“启蒙精英”》热起来了,有芯蕊的跟推“原来这些大咖我都没关注啊……大咖真的明白民主吗”,有閻國民的跟推“自诩为民主大咖的人,往往就是骗子。骗钱骗色骗人命
 
  有淮南皓月冷千山的跟推“大咖是卖民主的,为什么非要懂。卖电脑就得懂电脑吗”,有韩荣利的跟推直到每一位同胞都深谙自由的价值观”等,有千山胡说的跟推“‘中国精英’应该为他们的无耻付出代价”等。
 
  还有Liuliy Guang的跟推“难不成害怕民主的阳光洒满中华大地的时候,排不上‘座次’吗”等。自然也有批评我“三段论错误”的,不过他的网名叫“祖国万万岁”。不管他叫什么万岁,我还是检查了下我错没错,就像杜导斌题词“继续努力”、我自必须发奋努力样。
 
  善于收集别人的意见,更善待别人的意见,其实是我们每一个人不断学习、不断提高自己的法宝。如是,我又研究收藏了我的《中国民运当“启蒙精英”》一文的十几位。从左起研究到最后,也就是最先收藏该文的人、竟是鲍彤。
 
  赵紫阳秘书?受宠若惊呵!可我还不信以为真,打开他推特,查看Likes84条,最新的还真的是“顾晓军@guxiaojun812 警醒吧,民运的大咖们!民主,就是接力、就是传递。因此,民主其实没有精英、只有推手——不断地、一代一代地”等。
 
  也许有人会说,鲍彤还算民意吗?可,我以为至少不算官意。简而言之,要收集民意、善待民意。自然,不是所有的跟推都要回。杨巨峰因我收他为徒孙的调侃、他认了,被刘刚赶出山门后、常来挖苦我;我就一句没回,而找机会调教他、非把他收为徒孙。
 
  其实,把刘刚收成徒弟、又能占多大便宜?盖因我在大陆——哪天熊猫问,你为何成天跟“六四余孽”混在一起时,我好答——我是他师傅呀。有了“师徒”关系,用心自不一样。没有硬要刘刚做子弟,我以什么角度研究“六四”?至少《中国民运》这本书,也会大打折扣的。是不是?
 
  刘刚贡献的、又岂止是“师徒”关系?他,是对中国民运的思想与理论的梳理与提高、起到了奠基石的作用。自然,无论刘刚的作用是如何居功至伟,也还需要我去收集。所以说,善于收集别人的意见,更善待别人的意见,是我们每个人不断学习、不断提高自己的法宝。个人如此,民运不也如是吗?
 
  “平民主义民主”,已成为趋势。“平民主义民主”与精英主义民主的最大区别在哪里?最大的区别就是——精英主义民主,有时、甚至经常是由精英拍脑袋;而“平民主义民主”,则要永远靠收集民意。既然实现民主时还需收集民意,那么,在民运中岂不更该收集民意?
 
  民意是民主之本。于“平民主义民主”而言,民意、更是本中之本。不收集与善待民意,中国的民主运动会有、能有前途吗?让大咖们牛逼吧,让大咖们拍脑袋吧(二十八年一事无成,是否就是因离民意太远)。我们,就从收集与善待民意开始吧。
 
  只要不把自己凌驾在民意之上,只要真心地收集民意、真诚地善待民意,(从现在算起)中国实现民主、应该不再需要二十八年了。而且,没有任何的坐牢之类的危险;因为,民意是共用的——我们不也是在帮中共收集民意吗?如果中共肯用,岂不皆大欢喜?
 
  “收集与善待民意是民运制胜的法宝”。从现在开始,每个热心于中国民主运动的人,都可以收集民意、自行收集民意。咱收集民意,就是在替中共收集,是不是这理?至于中共用不用这些民意,那就是中共的事了。
 
 
              顾晓军 2017-10-23 南京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网购顾晓军新书

网购顾晓军新书

网购顾晓军新书 http://guxiaojun538.blogspot.com/p/blog-page_12.html 网购顾晓军新书 天上人间花魁之死(长篇小说) https://www.sanmin.com.tw/Product/in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