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7日星期六

民运需面对的现代舆论战



民运需面对的现代舆论战
 
    ——顾晓军主义:“先帝”曰三千五百三十七
 
 
  刘刚的最新博文是《纽约邮报报道,前天安门学生领袖沈彤家暴案。我看是中共乌贼术超限战》。刘刚是啥意思、啥目的?并不明确。刘刚博文道:
 
  “1988年,我在北大发起民主沙龙。沈彤随即在北大发起一个‘奥林匹亚’沙龙,同我的北大民主沙龙争锋斗艳。沈彤的‘奥林匹亚’沙龙是由学校党委、团委在幕后支持的一个所谓民间活动,其背后更有中国国安和公安的支持”。
 
  而后,刘刚说“我曾几次发文揭露过沈彤”。我以为:既然刘刚早已揭露过、且多次,那么,在你认为党利用海外媒体炒沈彤时,就不该再加入。毕竟纽约邮报,不是中文网上的网友们都关注的对象;即便有人关注纽约邮报,也未必关注沈彤。
 
  而刘刚的加入,在某种程度上,不就等于助炒、不就等于推波助澜炒作“沈彤家暴案”吗?当然,刘刚又说“我判断这是中国特务系统对沈彤在上演超限战!这有如下几种可能”。“几种可能”,就可以忽略了,刘刚想说的、是他又发现党在运用“超限战”了。
 
  可,“超限战”不是你刘刚发明的,而是党发明的、党的战略专家们发明的;不过,是被你发现了。自然,能发现也很伟大,也很有意义,但说过就行了,或说过几次就行了。总说、有意思吗?尤其是在形成助炒之时。
 
  我觉得:刘刚是缺乏策略的,尤其是在现代舆论战中。在这样的战争中,党肯定是有一盘棋、“一盘很大很大的棋”的。而刘刚、或其他任何一个民主派人士,却没这样的一盘棋。因此,在这样的现代舆论战争之中,作为“一盘很大很大的棋”的对手,就必然常被利用。
 
  面对这样的情况,大家可学我:如面对突如其来的“郭文贵爆料”,情况不明,先“反炒”(因“反炒”是双面的,随时可导向自己需要的一面)。有时,甚至“反炒”都是不对的。如是,我在“郭文贵爆料”之中,专事“炒刘刚”。
 
  不信,大家可以看看在“郭文贵爆料”中的、我的博文与视频,是不是拿出了相当多的篇幅与精力、在“炒刘刚”。我“炒刘刚”,一是可以分减郭文贵的热度,二是因为刘刚不会突然翻脸声明“不反共”等、刘刚的“稳定性”比郭文贵强得多。
 
  策略,在现代舆论战争之中,是最重要的一环。甚至可以这么说,哪怕是什么都不做,也比被对方利用要好。被利用,就成了对手的借用力量。而什么都不做,又是违背了“‘消费热点’理论”的。因此,我们应该做;而做,就得讲策略,盘算清楚怎么做。
 
  像刘刚前期的紧贴着郭文贵、被郭文贵拉黑也要贴上去,是不当的。今天的、仅为再次证明“超限战”的、说沈彤家暴案的最新博文,也是不妥的。党太精明了。如果不在策略上胜党一筹、而说推墙,则不过是想当然。
 
  次于策略的,是计划。我了解党,有各种各样的“五年计划”、“十年计划”等。这些计划,不是死的,而是不断完善的;而且,有很多个这样的计划。如陈光诚,不是一次“逃脱”就能炒作成功的。那么,民主派或民运,也得有自己的“计划”。
 
  据说,海外民运有很多组织,不知各个组织有没有计划、有没有对付党的“一盘很大很大的棋”的现代舆论战的完整计划,及有没有怎样对付突发事件;在突发事件中,怎么与党争夺眼球?而如果什么都没有,那么,我是不是可以认为、这是另一种形式的“跟党走”呢?
 
  我顾晓军,只不过是个微不足道的个人。但,我还是准备了应对办法的。比如,我已公开的、应用了的办法,就是“炒刘刚”。也可以说,“炒刘刚”、就是我的一个“计划”。“炒刘刚”的最大的好处,是什么时候都可以拿出来用。
 
  而且,产生负面效果的可能性很小。最多不过是、刘刚自己不能理解,不落好。落不落好,无所谓;关键,这可以在“郭文贵爆料”中、多多少少抵消一些“郭文贵热”。这,就是我的“计划”,也可算是我的“策略”。
 
  想来,刘刚既然没有考虑到策略,自然也就不会有什么计划。如是,尽管刘刚是策划大师、天资过人,经历过无数;而有时(常常是在细小的地方、细节上)往往是被党牵着鼻子走的。而这,也是我过去说刘刚缺大局观的根本所在。
 
  在策略与计划落实之后,就是力量了;或者说,有多少人马。显然,刘刚手中没多少人马。当然,这其中的主要原因不怨刘刚,因民主派讲自由,在自由的理念下、刘刚很难聚集“死党”。但,刘刚的“关门弟子”杨巨峰反出去(不知原因),定是刘刚的错。
 
  不能既让人当弟子,又让人承担错。因此,不论是不是弟子的错、多大的错,刘刚都应该大度。从这个道理上说,刘刚错了。刘刚,应该把杨巨峰拉回来。在现代舆论战争之中,没有人马、是断不可能言胜算的;单枪匹马,也是断不可能言胜算的。人家八千万,你一个人、何时才能胜?
 
  除了弟子,就是友军。我以为的“友军”,是明着说的大目标一致、眼下不妨害你,即可为“友军”。我不知道,刘刚与赵岩有什么深仇大恨?刘刚说赵岩是党的特务。说过就行了,用得着整天说吗?杨恒均妨害过我,我都懒得说。
 
  当然,最近刘刚说赵岩、是为了郭文贵。可,郭文贵不把你当友军,你又何必为郭文贵与赵岩再结梁子呢?何况,赵岩手下有“敢死队”。当然,刘刚可说赵岩的“敢死队”、是因为有经费。我觉得,这些可以不问,能利用的、就应该利用起来。
 
  刘刚常以诸葛自诩。其实诸葛孔明最大的谋划,不是赤壁战、不是空城计,而是联吴抗曹。也只有联吴抗曹,才能保住蜀地不被他人侵吞。一旦与东吴结仇,再难的蜀道、不也被魏军攻破了吗?而阿斗,也就只能是“此间乐,不思蜀”了。他思蜀,还有用吗?
 
  除了以上,我以为:现代舆论之战的最大特点,很可能与一战、二战、现代战争相反——一战是堑壕战,我把它说成是“麻雀战”;二战是闪电、突袭、迂回包抄,我把它说成是“运动战”;而现代战争,是立体的,完全可以导弹优势、空中优势等,提前决定战争胜负。
 
  那么,如果说清末,靠朝廷庭报;过去,靠报刊杂志、电台、电视、门户网站……的话,那么,未来很可能就靠TweetYouTube上的单兵作战了(其实,美国川普总统已证明。而且,之前的奥巴马,不也是借助于网络)。
 
  前几日,创刊了40年的香港的《争鸣》宣布停刊了,这也可以作为反证吧?其实,《争鸣》与《动向》不是输给了同行,而是输给了网络、输给了互联网时代。输给时代,其实不是什么耻辱,而是明智。与时代硬拼,才是一种可悲,也才算是种耻辱。不是吗?
 
  以上,我不过是拿刘刚说事。并不仅仅是写给刘刚的,也是写给魏京生、王丹、王军涛、胡平、赵岩、盛雪等各位民运大咖,请问:面对党的“一盘很大很大的棋”的现代舆论之战,你们准备好了吗?
 
 
              顾晓军 2017-10-7 南京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网购顾晓军新书

网购顾晓军新书

网购顾晓军新书 http://guxiaojun538.blogspot.com/p/blog-page_12.html 网购顾晓军新书 天上人间花魁之死(长篇小说) https://www.sanmin.com.tw/Product/in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