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2月20日星期二

顾晓军与石黑一雄

顾晓军与石黑一雄 
2017年的诺贝尔文学奖颁给了石黑一雄,由此,远在万里之外的我,知道了石黑一雄。
百度石黑一雄,见从小生活在英国的日本人石黑一雄曾获得多个奖项,包括布克奖。说到获奖,顾晓军先生1986发表《太阳地》,入选《小说选刊》,获各种奖,拍成电视剧,获《飞天奖》,这是在八十年代思想言论相对开放的时候获得的奖项。8964后,在思想及言论被严管钳制的环境下,英雄似无用武之地,文学在走下坡路,顾晓军先生也沉寂了十几年。2005年,顾晓军先生于网络复出,以《尝试一夜情》等小说网红,并在新浪建“网络作家圈”,拥众7万余,成天下第一圈“圈主”。复出至今创作了319篇中短篇小说,“犹用一个个汉字画就的一幅清明上河图”,这些真正反映社会现实、刻画人性的作品备受民间读者追捧,但却逐渐被边缘化,歌功颂德、魔幻血腥的作品则成为主流。在中国,获奖作品只是专制意识形态的文学作品的代表,近年的鲁迅文学奖就爆出买奖跑奖的丑闻。在别人削尖脑袋去买奖跑奖时,顾晓军先生却在小说的天地里默默耕耘,不问收获,在博客里免费为读者提供优质的精神食粮。在小说创作之余,顾晓军先生还以博客为阵地,批毛批邓批“三个代表”,宣扬 “公正第一”的平民主义民主、以《大脑革命》开启民智,所有这些都不被专制社会所待见,以致十几年的辛勤创作不单没有得奖,连自费出版也不被允许,原来数百个博客,被围追堵截封杀得只剩下一个博客可以正常发文。所以说,生活在专制社会的顾晓军先生远没有生活在民主社会的石黑一雄幸运。 
读石黑一雄的《我的二十世纪之夜,及其他小突破》,看到他提到构建小说时把处于故事核心的那组三角关系发散开去及E.M.福斯特的二维人物与三维人物的区分法,这令我想到顾晓军先生的“伞状构思与结构”及立体思维,还有立体思维的延伸工具“多系统”等,这些都是顾晓军先生在文学创作和时评论战中的独创性的思维和经验的总结,已集结在《大脑革命》一书中出版。相比之下,石黑一雄的“三角关系发散开去及E.M.福斯特的二维人物与三维人物的区分法”已远远落后了。顾晓军先生在2005年复出时就已阐述“小说的伞状构思及结构法”,主张:“小说,在一个标题下可以多主题,可以尽可能地扩张其作品的意蕴。而这,才是小说,也才是有魅力的艺术作品。” 顾晓军先生阐述的立体思维,有“事物往往是立体的”、“伞状结构”、“多点,复合与再复合”、“‘多鸟瞰’式”、“大处着眼、悉心梳理”、“多意性”、“此非仅此”等。顾晓军先生从八十年代开始,就以“伞状结构”、“多意性”、“此非仅此”,创作了小说《太阳地》、《凝重的绿色》、《月亮地》、《白色帆》等,复出十年来,也以此创作了三百多篇小说,着意训练读者立体的、多层面思考问题的方法,着意“给读者提供一个嫁接自己的人生与经历、嫁接自己的经验与积累、的广阔的文字空间”;“事物往往是立体的”、“伞状结构”、“多点,复合与再复合”、“‘多鸟瞰’式”等立体思维,为读者揭露了专制社会的伪民主、伪维权等种种政治骗局,“事物往往是立体的”已引起教育机构的重视,被列为“2015年百佳名校高考作文模拟题”(作家顾晓军说,事物往往是立体的。漫画家丰子恺说,孩子的眼光是直线的,不会转弯。阅读以上的材料,你有怎样的感悟或联想?请就此写一篇不少于800字的议论文。);而“大处着眼、悉心梳理”,则更是一种哲学的立体思维,顾晓军先生的《公正第一》、《平民主义民主》等社会政治哲学论相继问世,为人类社会造福。 
在《我的二十世纪之夜,及其他小突破》最后部分,荣获2017年度的诺贝尔文学奖的石黑一雄说:“最近,我忽然醒悟到,多年来我一直生活在一个虚妄的肥皂泡中。我未能注意到我周围许多人的挫折与焦虑。”、“2016年……全球发生了多起令人毛骨悚然的恐怖袭击。”、“我们坐视惊人的不平等——财富与机遇的不平等——在国家间与国家内部扩大。”、“甚至是在富裕的西方民主国家内,我们也正在分裂成彼此对立的不同阵营,为了争夺资源和权力而斗得天昏地暗。”石黑一雄并不知道,地球的另一边正在受尽压制的顾晓军先生,早已创立了有望解决石黑一雄“周围许多人的挫折与焦虑”的《公正第一》和《平民主义民主》学说。作为享有诺贝尔文学奖盛誉的作家的石黑一雄,单靠“揉着双眼,试图在一片迷雾中,辨识出一些轮廓——那是一个直到昨天我才察觉其存在的世界”,显然是解决不了这个社会的危机问题,那么,就由身兼著名作家、思想家、哲学家的顾晓军先生携其《公正第一》和《平民主义民主》及《顾晓军小说》走上诺贝尔文学奖的领奖台吧!当石黑一雄在怀疑自己“我,一个倦态已现的作家,来自智力上倦态已现的那一代人,现在还能打起精神,看一看这个陌生的地方吗?”时,比石黑一雄年龄大一岁的顾晓军先生仍然以每天一、两篇紧贴当下社会的、有独到的思想与见解的文章,奋战在互联网上,这已令多少专制的维护者寝食难安,又令多少年轻人汗颜! 
对比顾晓军先生与石黑一雄,我看到了诺贝尔文学奖惊人的不平等!石黑一雄说:在一个危险的、日益分裂的时代,我们必须倾听。好的创作与好的阅读可以打破壁垒。我们也许还可以发现一种新思想,一个人文主义的伟大愿景,团结在它的旗下。而实际上,石黑一雄所期望的一种新思想,一个人文主义的伟大愿景,并不需要去寻觅、去发现,它——《大脑革命》《公正第一》、《平民主义民主》,就在互联网上、在顾晓军先生的博客里,正在期待着我们全人类团结在它的旗下  

顾粉团 森林之子 20171229

网购顾晓军新书

网购顾晓军新书

网购顾晓军新书 http://guxiaojun538.blogspot.com/p/blog-page_12.html 中國新民運 http://www.sanmin.com.tw/Product/index/00670956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