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6月27日星期三

3637 且说“凤姐”



3637 且说“凤姐”
 
    ——顾晓军主义:新民运三千六百三十六
 
 
  Google“顾晓军”时,见到“章立凡(@zhanglifan) | Twitter”,不甚欣喜,直觉告诉我——立凡兄,终于在他的推文中、提到我了。
 
  我是个“小人物”(见《顾晓军及作品初探》一书,作者刘丽辉系北大博士、云大文学院教师),自幼崇拜名人。文革时,我一边跟着喊“打倒刘少奇”,一边想“我爹是刘少奇就好了”。
 
  前时,看到海外媒体提到周海婴。我曾想:如果我是周海婴,我绝不“打倒鲁迅”。如果我是毛新宇,我也绝不批判毛泽东……总之,我对名人有一种崇敬,甚至是崇拜。
 
  立凡兄,我都不好意思说了,你应该懂的。反正,我从小就喜欢名人,包括蒋介石。前时,叶宁提到“八大花瓶”,我没想过来。想过来后,我也不反感“八大花瓶”,觉得能做“花瓶”也是一种牛逼呀!你说是不是这么个理?
 
  立凡兄,可我一细看“顾弄玄虚而已。分析文字风格就知道,顾晓军和男凤姐,根本就是同一人。顾晓军长期鲜有人关注,化名凤姐可吸眼球吧?顾曾以‘大战刘刚三百回合’,描述自己与刘的关系。最近两人有互动迹象,称结党恐系一厢情愿。我对此一无成见”等,就笑不出来了。
 
  觉得非解释一下不可了——其一,“凤姐”是男版、女版,我不太介意。但,我顾晓军确实与“凤姐”不是“同一人”。其二,关于凤姐的“凤姐顾晓军刘刚”“三人党”,我也看到了,那是她的一厢情愿;我不结党,也不敢结党。我没吭声,是因刘刚不急,我何必着急。
 
  其三,《刘刚顾晓军大战三百回合》是推文实录,真的没有想“描述自己与刘的关系”。其四,“长期鲜有人关注”,是遭党封杀与围剿。我至少有过“打倒鲁迅”与“爆料王立军”的网红和被封杀的近九亿访问量的博客(有截图),或许你知道或听说过?
 
  其五,也是最重要的,从你的字里行间,能让人感觉到:你立凡兄,看不起我。当然,你看不起我,是你的自由。可,这也太伤我的心了。我从小就崇拜你们的父辈,包括崇拜你们。你即使看不起我,也别太露骨,好吗?打人不打脸,是不是?
 
  至于你推的“不出所料,原来男凤姐是老男顾晓军先生,失敬失敬!【顾晓军小说五卷:你知道的太多了】”,我啥也不说;至于你推的“杨巨峰自己承认:曾向国保举报高瑜、胡佳和老章”,我支持你,反对任何人任何形式的举报!
 
  我以为:任何人,以任何形式,向任何对象的举报,都涉嫌下流、龌龊。尤其是以一党之私、以金钱为诱饵,引诱他人参与的举报,是下流之下流、龌龊之龌龊,是无可复加的,人类社会应当禁止,正常人应当不耻。
 
  立凡兄,我顾晓军真的不是与“凤姐”是同一人。“凤姐”是否有恶意,我不知道(“凤姐”主要是急于求成了。我也注意到:她取我的文,不注明引用。可,推文就这么多字,总注明引用也麻烦,所以我没说她)。但,至少我是没有恶意的。
 
  立凡兄,能否在百忙之中抽空写一短文,给我平反一下?不写也没有关系,谁让我是“小人物”的呢?我一如既往地崇拜名人,崇拜你的父辈,也包括崇拜你。祝一切安好!在新的一年中,万事如意!
 
 
              顾晓军 2018-1-6 南京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网购顾晓军新书

网购顾晓军新书

网购顾晓军新书 http://guxiaojun538.blogspot.com/p/blog-page_12.html 网购顾晓军新书 https://www.sanmin.com.tw/Product/index/00725992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