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2月12日星期一

中国民运人物志(反弹琵琶):李泽厚



中国民运人物志(反弹琵琶):李泽厚
 
    ——顾晓军主义:新民运三千六百九十七
 
 
  维基百科:李泽厚,史学家
  李泽厚,中国湖南长沙宁乡人。哲学家、美学家、中国思想史学家。曾担任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华东师范大学思勉人文高等研究院、德国图宾根大学、美国威斯康星大学、密歇根大学、科罗拉多学院、斯沃斯莫尔学院客席教授、客席讲座教授,台北中央研究院客席讲座研究等职。
  生于:19306月,中华人民共和国道林镇
  住所:科罗拉多州
  教育背景:北京大学
  图书 美的历程,論語今讀,美学四讲,告別革命:二十世紀中國對談錄,中國美學史,中国古代思想史论,中国近代思想史论等。
 
  Google“李泽厚”:“首都知识界联合会 : 季羡林与“六四”大屠杀- 纵览中国”:首都知识界联合会”,19895月在八九民运的高潮中成立,“六四”大屠杀以后被中共中央列为“非法组织”予以取缔,全部首脑人员遭到通缉与逮捕。) 有一篇网文问 ..... 516日, 季羡林与包遵信、巴金、李泽厚、范曾、李陀、冯至、刘心武等知识分子共一千多人联名发表《知识分子五一六宣言》,提出:“历史证明,镇压学生运动绝无好下场。
 
  Google“李泽厚”:“罕见老照片:中共认定30名六四“黑手”(组图) - 史海钩沉- 倍可亲”:2014513 - 罕见老照片:中共认定30名六四“黑手”(组图) ... 需要指出的是,这并不是一份严格意义上的六四“黑手”名单,他们中有人仅仅被报告点名而已,并没有被捕。 .... 26日,与张显扬、包遵信、戈扬等42人,联名写信给中共中央,要求释放“政治犯”。514 日,与严家其、包遵信、戴晴、于浩成、李泽厚、苏晓康、温元凯、刘再复 ..
 
  Google“李泽厚”:“谢选骏:纪念六四屠杀28周年之二——李泽厚刘再复告别革命欲盖弥彰 ...”:201713 - 还是旁观者清,逃亡台湾的人一语道破了大陆“告别革命与三个代表”之间的血肉关系。我相信,将来历史档案解密,也许会有新的发现。或是维基解密的白化症患者们关注中国了,也许就会出现“告别革命与三个代表”的主题。 因为,李泽厚、刘再复的“告别革命”是“奉旨演出”,为江泽民朱镕基“三个代表”理论鸣锣开道的。
 
  推友评论:
 
  wgzhao @mlsx Nov 11
  艰难的把李泽厚的《美的历程》看完了。用我自己对此书的读后感就是“言之有物,却又言之无物”
 
  步惊云、@zhanshen2love06 Jan 13
  中国的文化被李泽厚称为“乐感文化”,以区别于西方的“罪感文化”和东邻日本的“耻感文化”。如果说,“罪感文化”依靠启发人的良知,并通过忏悔和赎罪来减轻人的内心的犯罪感;那么,“乐感文化”正如这个名称所显示的,它更重视现世的快乐,企图通过人的伦常生活快乐中实现超越,忏悔并没有位置。
 
  zhix @Wu_Zhi Jan 2
  五四走偏了,反的仅仅是小共同体,没有对大共同体的压迫进行彻底的批判,自由主义启蒙事实上搞了一半就停了。李泽厚的救亡压倒启蒙的说辞,给五四和后来左翼找了个借口,但能不能自圆其说,还有待探究
 
  Puqun Li @PuqunL Dec 8
  苏格拉底与儒墨道的一个重要差别: 苏格拉底:在神看来,人(humans/mortals)的智慧不值一文 (Apology 23b) 。这种人、神间的‘距离’也表现在基督教。儒墨道:圣人、仁人、王、真人等能够体现天道。圣人与天道之间无‘距离’。(参考李泽厚讲的“一个世界”) 思考:这两种设计各会导致什么问题?
 
  民主革命救中国 @j1btmpVL2zTXFWx Nov 5
  大家的见解都不错,交流可以促进思维。不过我有一点补充,启蒙的确始于晚清。晚清启蒙有两点,一为器物启蒙如洋务运动,二为人文启蒙,系统性的制度启蒙始于同盟会。到民国五四时,始得第一次收获。李泽厚所谓的救亡压倒启蒙的告别革命论,应该彻底批判!启蒙不但没有中断,而且在民国有两次成熟收获期
 
  爱我中華 @yezersky2017 Nov 14
  北洋派的五毛证据之一,否定孙文革命,这与李泽厚的“告别革命”是一样的。证据之二,北洋派在百度贴吧等地都被纵容。按照共党习性,有无缘无故的纵容吗?证据三,北洋派在2013年完全不存在,2014年突然冒了出来。据知情人透露,此计划正是借者大陆剧<走向共和>之风。
 
  福瑞斯特 @npAaJ3OYp2vj6DT Oct 14
  黑孙不是始于今天,早在高级五毛培训班,以及公知群体里展开了,是有出版和课题资金优势的,玩了二十多年了,从李泽厚被坦克吓破狗胆之后《告别革命》出炉,到2000年泛滥,是依靠权力吃饭的猥琐文贼的压箱货。至于素质论从五四就开始了,卢布周是集大成者,是吃民主饭的段子手的既定表演项目。
 
  臣文貝 @45hengha23 Dec 6
  在海外民运主流舆论的旗帜上更应该飘扬革命的口号。遗憾的是,自从李泽厚和刘再复发表《告别革命》的谬论之后,和平理性非暴力变成了海外民运的主导选择
 
  神医大道公 @jingchuang2 Dec 8
  所以李泽厚被坦克吓破了胆子赶紧发表告别革命
 
  三民青年│Future Sailor Z @republicanchina Sep 24
  一点一滴改良的可能,终究是积重难返,挡不住崩溃的大潮。革命的发生与否,绝不是几个劝大家回家吃吃饭或梦想权威赐与稳定的学者说了算,也不是他们一厢情愿告别得了的。最终,李泽厚们恐怕告别不了革命,革命倒一定会告别李泽厚的。——晓黑《无法告别的革命》
 
  立里 @lihlii Jul 24
  从64屠杀后李狗泽厚鼓吹告别革命开始反革命维稳行动谬种流传到年轻辈韩寒要自由反民主反革命的丑陋韩三篇使得革命进入墙内公共舆论领域争论,到茉莉花革命的预演被扑灭,到无敌帮伙教主不得好死,死无葬身之地,现在墙内外反对运动越来越多异口同声要革命,宣告了反革命分子的可耻灭亡。
 
 
              顾晓军 2018-2-12 南京
 
 
 
 

网购顾晓军新书

网购顾晓军新书

网购顾晓军新书 http://guxiaojun538.blogspot.com/p/blog-page_12.html 中國新民運 http://www.sanmin.com.tw/Product/index/00670956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