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4月22日星期日

3460 刘晓波“摘桃子”的旁证


3460 刘晓波“摘桃子”的旁证
 
    ——顾晓军主义:“先帝”曰三千四百六十
 
 
  写好、发了《刘晓波的两次摘桃、作秀与负值》,看到《仍健在“天安门君子”对刘晓波之死持沉默态度》。看罢,忍不住又想说说。
 
  文章道“‘四君子’中的其他3人则基本淡出公众视野,对刘晓波的死亡未作公开表态”,还道“1989‘四君子’中的最出名人物是候德建”,“获知刘晓波逝世的消息后,候德建对路透社说,‘对不起,我决定不表态’”。
 
  为何“四君子”中的其他3人“持沉默态度”?为何候德建会对路透社说“对不起,我决定不表态”?按常理,人死了怎么都该说几句。何况,他们怎么说都算是战友。如今刘晓波死了,连我这不相干的人,都写了篇《悼刘晓波》,表达我心中说不清的情绪。
 
  我想:第一,可能因刘晓波在央视做伪证。于此,别说候德建,别说“四君子”中的其他3人,任何人都难以原谅刘晓波。第二,可能刘晓波被捕后的供词不客观、对其他3人不利。如是,也会心存芥蒂。第三,是候德建不便说,他现居大陆。
 
  然无论哪种可能,都与刘晓波“摘桃子”有关。你想,其一,一在央视做伪证的人居然获诺贝尔和平奖,叫没做伪证的人说啥?不好说,就只能不说。其二,这么多年过去了,即使供词不客观、对其他3人不利,也只能随他去了。
 
  其三,当初,侯德建是无视国民党政府的禁令,只身前往大陆的。《仍健在“天安门君子”对刘晓波之死持沉默态度》一文中也说“1989‘四君子’中的最出名人物是候德建”,如今,在央视做伪证的刘晓波,反而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俨如世界级人物,这叫候德建能说啥?
 
  以上所述文章还说“路透社通过微信联系上了周舵。不过,现年70岁的他拒绝接受採访”。我想:周舵的想法当与候德建差不多。做伪证是你,获奖也是你,“桃子”都被你摘走了,我至少可以不说,保持一份尊严。
 
  所以,我以为:“仍健在‘天安门君子’对刘晓波之死持沉默态度”,就是刘晓波“摘桃子”的旁证。我劝竭力吹捧刘晓波的人们,想想“一将功成万骨枯”,把鲜花撒向人间,多说说那些当年“怒发冲冠”、如今却难以生存的人们,他们才是为民主牺牲了自己。
 
  而刘晓波,得到的已经大大超过了他的付出。一个没有自己的思想、没有理论建树的人,也没有任何成功案例、没有真真实实地推动过中国的民主进程,还至少作过二次伪证,却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这恐怕也只有涉嫌代笔的韩寒能与之一比吧?
 
  说到“涉嫌”,刘晓波就不可能与韩寒的“公知”、“选韩寒当总统”一样,是中共某特权阶层为其谋后路而准备的后手棋的一枚棋子?如是,那刘晓波就与鲁迅一样——幸好死得早。不然,一旦暴露,就不是悼念,而是全民唾骂。
 
  是不是这理?请刘晓波的粉丝们想想吧。反正我也不忙。你们要玩,我就陪你们玩。只是玩下去,我若真的把刘晓波的画皮扒了,可别怪我。我扒掉鲁迅、韩寒等的画皮,真不怪我,只怪他们不早降。早降,谁愿扒皮玩?
 
 
              顾晓军 2017-7-22 南京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网购顾晓军新书

网购顾晓军新书

网购顾晓军新书 http://guxiaojun538.blogspot.com/p/blog-page_12.html 网购顾晓军新书 https://www.sanmin.com.tw/Product/index/00725992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