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4月26日星期四

3508 “茶经”与“人经”


3508 “茶经”与“人经”
 
    ——顾晓军主义:“先帝”曰三千五百零八
 
 
  昨日,石三生写了篇《平民需要顾晓军》,谈到骗与被骗等等。既然“平民需要顾晓军”,那我今天也以“茶经”、来说说这“骗”。
 
  如今我“长跑”,就很少再散步了。过去散步时,常会遇上两个或三个老太(当然,叫他们“老太”有些过分,因看样子她们至少都比我要小几岁),说哪有活动、有请吃。我是从来不想占便宜,所以从来没上过当。
 
  除了这种姜太公式的钓鱼外,就是路过小旅馆门口,突然有一两个拖着拉杆箱的河南人上来截住去路,说钱包丢了,有不少好茶叶、便宜卖给我,问要不要、帮他解燃眉之急。这种套路,听得多了。最重要的是,我从不乘人之危、占人便宜,所以也没上当。
 
  再,就是南京本地就产“雨花茶”。即使“雨花茶”算不得上品,这里流行的也都是浙江、福建、江苏或安徽、江西的茶;再说远一些,那就是云、贵、川了。恕我孤陋寡闻,真没听说河南产茶;即使产,也没听说过有什么上品。
 
  说到好茶叶。其实,如今的流通已经如此地发达了,上好的茶叶、还就在菜市场的各个小店里。因为,酒讲究陈,而茶大多是讲究新。那超市的,甚至更有脸面的商场里,其灵活性、其出货速度等,怎么可能比得过以茶为生计的小商小贩们呢?
 
  记得前些年,顾粉团的一位朋友买了好茶、快递过来送给我,我很不高兴。其一,我一直觉得:我写文章的付出和你读我文章的收获,与你对我的支持和我得到的支持、是几乎相抵的。你不欠我的,没有必要买东西送给我(当然如果偶尔见面,则另当别论)。
 
  其二,就是看那茶叶的包装,必是大商场里买的。而那大商场里,即使是好茶、也会因流通不畅而放成陈茶。当然,如今菜市场的小店里也有高档包装了。可,那些人知道你是送礼的,便会在你不知不觉中做了手脚。自然,那手脚也不至于太过分,但至少是以次充好的吧?
 
  其实,我也早已不喝好茶了。记得,我拿小几百元薪水时,曾一百多元喝茶,两百多元抽烟。如今想来,那真叫一个“装”。后来发现,几块钱的茶叶末(那时),有时也不比一百多元的茶叶差多少;如是,我就从一个极端跳到了另一个极端。
 
  当然,也有人“吃”包装,我太太就是;如是,那茶给了她。她又给了她弟弟。她弟弟在小地方的大国企上班。小地方好面子,大国企里的人又特爱装。平时,他们抽烟都抽中华;那茶就只打开看过,据说如今还在。
 
  再后来奶茶流行了。我把喝剩的奶、倒在茶里,就发明了“顾氏”奶茶。改喝“奶茶”后,就真的告别好茶了,专买茶叶末。然,时代在进步,茶叶末渐渐不好找了。如是,我也告别了菜市场的茶叶店,找到了一个离家远些的店。
 
  有意思的是女老板爽气,茶叶末不卖、送我。岂能白拿人家东西?在太太的教导下,学会了女老板来电话、叫去拿时,我路上买些水果、去“换”。如此,女老板的茶叶末越来越整,其实是剩下的好茶。如今,女老板已改行两年了,我的“茶叶末”还有不少。
 
  所以,于在QQ上要加的美女,我一般都不加。因,真正喜欢我文章的,一般都先找“顾粉团”。除了读者,就只剩两种人了:一种,是党派来害我的。另一种,就是卖茶叶的之类。而卖茶叶的,一是我不需要,二则是她们谁不会以次充好呢?
 
  上面,说到包装及两次提到了“装”,我突然想到:不知不觉,已六十五岁。我这一生,也算是阅人无数了。更要紧的是,为写出好小说,我曾特意沉入社会的底层,交了无数三教九流的朋友。然,细细想来,这人、也不过可大致分成四种:即,“呆”、“精”、“装”、“吹”。
 
  “呆”者,书呆子气也。我的不少朋友,都在大学里教书。与他们相处,很容易捕捉到书呆子气。一起出去,看他们跟人说话或搭讪,我常偷着乐——那傻气,真可爱。我常想:世间,幸好有叫“大学”的地方,否则,真不知他们怎么生存。有了高校,他们不仅活了下来,且活得不错。
 
  其实,我又何尝不傻?不过是交了些三教九流的朋友,才抹淡了些傻气。在网上,曾有人说我“傻得可爱”。我想:这大概就像我捕捉到我那些常年生活在高校的朋友身上的书呆子气一样——我身上的书呆子气,被他们发现了。
 
  而“精”者,是真的精明。如,刘刚等。在生活中,就更多。与这类精明的人说事,他们会说、或表现出“这不简单吗”,而后、三言两语就完事了。其实,这种精明,恰恰妨碍了他们像书呆子气一样、去追究事物的本质与刨根问底。不经意间,也就输了。
 
  昨日,刘刚在说郭文贵及唐柏桥时,又说到“严格训练”。其实,读研究生一共才几年;成为出类拔萃的人才,重要的不该是自我训练?在我看刘刚,他最可贵的是“六四”及在华尔街与在贝尔的经历。可见,这类精明丢掉的往往是最不该丢的。
 
  “装”者,则是喜欢面具、喜欢隐藏自己。装,往往是怕被社会伤害,便渐渐自生出一副铠甲,像乌龟一样背着前行。自然,也有的装,是为了更好地索取。如,韩寒说“文坛是个屁,谁也别装逼”;然,最装逼的、恰恰是他自己——他所有的文字,几乎全都涉嫌代笔。
 
  “装”与“吹”,没有很严格的界限。“吹”,处于社会下层的居多。如我一朋友,明明处于军队系统中的最底层,可出去时总要假装成师级。其实,他见过的最大的官,恐怕也就是师级。关键,是他去的那些破地方、师级根本不会去。
 
  早年,我的一些朋友,互称“张科”、“陈科”。可想,他们可及的不过就是些科长。更有的,满嘴跑火车,明明不知啥时丢了工作,却说是从税务局退休下来的;丈夫原是一大集体看澡堂的,却说是干部、党校教师。
 
  如果说“装”,是为了保护自己;那么,“吹”就是欺骗、就是要行骗了。在我认识的人中,有人父母是一般的工人,却吹成是公安局的;被人戳穿后,忙改口老婆的父母是公安局的。其实,不过是那些年城市户口吃香,想借此骗那些想进城的农村户口的人。
 
  其实,欺骗也是人性。欺骗虽不是与生俱来,却也是不教自会。如,有的教养很好的家庭,孩子却会欺骗父母。欺骗,更是不分社会上层与底层。底层的老百姓的骗,常常是小骗;而上层的官僚们,则往往是大骗——骗得你倾家荡产、寻死上吊。
 
  尤其是这六十多年来,请问有多少官员不会欺上瞒下?如果真的不会——上骗领导,下骗部下;在家骗老婆,出门骗朋友……的话,请问他们怎么当官?就算当官是偶然的机遇,那又怎么升官呢?社会,原本就是骗子的温床;特殊的体制,则更是各种高级骗子的“党校”。
 
  据悉,前几年,我被博客中国封杀后,博客中国又出了也姓顾的人物。可这顾某,稍有点名气后,立即在博客上推销茶叶。天哪,卖茶叶以后也要收入“中国骗术”了?不会也包括代购、包括杨恒均替网友从澳大利亚代购奶粉吧?
 
  石三生虽聪明,但,其实也傻、也有书呆子气。否则,他又怎么会被各种“党校”培养出来的高级骗子们骗得这么惨呢?而石三生的傻、书呆子气,则可能是他那敬爱的大哥所“遗传”(石的文章中讲述过他大哥)。
 
  不好意思。一不留神,把“茶经”写成了“人经”。那就叫“‘茶经’与‘人经’”吧。其实,“茶经”何尝不是“人经”?“人经”,又何尝不是茶道呢?茶本无道,人说它有道、便有道。
 
 
              顾晓军 2017-9-4 南京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网购顾晓军新书

网购顾晓军新书

网购顾晓军新书 http://guxiaojun538.blogspot.com/p/blog-page_12.html 网购顾晓军新书 天上人间花魁之死(长篇小说) https://www.sanmin.com.tw/Product/in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