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4月28日星期六

3532 中国民运中的“反炒战”


3532 中国民运中的“反炒战”
 
    ——顾晓军主义:“先帝”曰三千五百三十二
 
 
  前面的文中提到:在“打倒鲁迅”中,我已意识到了“反炒”。否则,也不会写《鲁迅,与强奸》、《鲁迅,与下岗》、《鲁迅是个三儿》等刺激之。
 
  而有意识拿起“反炒”的武器,则是在“狂挺邓玉娇”、“杨恒均‘失踪’”、“艾未未‘被抓’”等的实战之中,代表作有《我也想“强迫要求陪其”“异性洗浴”》、《笑谈杨恒均玩“失踪”》、《党炒作艾未未是拐着弯封杀顾晓军》等。
 
  渐而,“反炒”也成为了我的文章、或曰战法的一大特色,代表作有反讽李敖的《西方那套并不好,安心党的好领导》,有坚决维护政治娱乐明星的《毛新宇没有错!人傻,有错吗?》,有强调党的领导作用的《在党的领导下上床干那事》等。
 
  “反炒”,是一种实用性很强的战术武器,也是种新型的战法(这后者,留待本文后面展开)。“反炒”,是逆思维定式,用正话反说、反话正说等的手段,道出事物的本质,且张扬所阐述的道理、已达到极端效果,使读者在阅读之中感受到一种会心的愉悦。
 
  “反炒”,还是我们中国民主派的写手,丰富写作样式、增加表现手段的一种很好的途径。如我的文章《“公正第一”的坏处》,以及我的很多即兴的政治小说等等。此外,看懂“反炒”,也是些初涉网络的朋友们摆脱网愚的捷径。
 
  “反炒”,既适用于“游戏战”,也适用于“热点战”,甚至适用于情况不明下的“间谍战”(“反间谍战”)。如果运用恰当,用于“谋略战”、“理论战”等也未尝不可。总之,“反炒”是在专制的封杀环境下迸发出的人类新智慧。“反炒”,讲究借力、借对手之力而形成特效。
 
  “反炒”的适用范围与功效,也正在不断地被我们的、中国民运的对手们发觉而扩展(上面已提到,后面详解);因此,在言论自由的状态每况越下的环境中,追求民主的同仁们、尽快掌握“反炒”,是刻不容缓的。
 
  以下,先简述“反炒”的由来(也是将概念、定义等,重新拉回到实战中)。“反炒”,似“质疑学派”等一样,是我顾晓军发明的,也是“顾晓军主义”的组成部分之一。于此,石三生与“顾粉团”及广大读者,都是最好的见证。
 
  “反炒”,渐而被广大读者所接受,包括中文网络上的高端读者群,如“六四”学生运动领袖、民运大咖、设计大师刘刚等。也正是因为刘刚在其博文中用到了“反炒”这个概念,我才撰写了《刘刚学会了“反炒”》2016-8-10)一文以记录。
 
  在《刘刚学会了“反炒”》之中,我讲述了“反炒”的形成与来龙去脉,也阐述了“反炒”形式与作用。如“雷锋,是中共正炒的典型。艾未未,是中共反炒的典型。韩寒,是正炒、反炒兼而有之,反炒大于正炒”(见《为什么不能斥责民众或民族?》)。
 
  在《刘刚学会了“反炒”》之中,我进而通过《郭美美会不会又是炒作?》,解说“如果又是炒作,那么,郭美美为何要触敏感的‘反腐’呢?可以这样理解:反炒、手法翻新,只有充分利用社会情绪,才能形成最大的轰动效应”。而这些,已经说的是“反炒”的效果了。
 
  在《刘刚学会了“反炒”》之中,我还通过《党又反炒我了》,进一步阐述:“反炒,讲究——打压与张扬,并举——在境内打压,而在海外把境内的打压张扬出去”、“如艾未未,这边‘失踪’,那边就让‘德国之声’领头恶炒”等。这,是揭示中共已经将“反炒”运用于整个战役。
 
  “反炒”,就是这样、在党与我的博弈之中,一步步成熟起来(注意:我已总结与阐述的“谋略战”、“间谍战”、“热点战”、“理论战”、“反炒战”、“游戏战”及“消费热点”等等,都不是单一的,应学会套用,形成立体的战争形式)。
 
  “反炒”的本质,是灵活机动,是改变原有的战略与战术形式,进行伪装。这样,至少可满足——在战略与战术的初期,获得隐蔽战略与战术的意图、以及进攻方向等等的效果。尤其在专制体制下,“反炒”还是一旦被追责时的、自辩的证据。
 
  如在“消费郭文贵”之中,我的文章与视频的标题,绝大部分是《斩首金正恩,抓回郭文贵》、《报告党,郭文贵搞顶层设计》、《郭文贵把猜测当爆料 践踏新闻原则》等等,以至连刘刚都被迷惑,差点要拉黑我。而若遇秋后算账,这难道不能说是“替党说话”?
 
  “反炒”的战略,也可谓步步留后路。尤其是生存在专制体制中,尤其在情况不明、阵线不清的状况下——按“‘消费热点’理论”,不出手就是浪费机遇,出手却又不知该站在哪边(注意:我还有“‘不站队’”理论);因此,最简便而又安全的做法,就是先“反炒”了再说。
 
  反过来说,“反炒”亦被党用得炉火纯青。那海外被中共内控的媒体(我不说哪家,但、有事实),不也以骂中共、爆料等为业?而在那“犀利”的骂声中,兑入诸如“素质论”等的观点、让人上当。而这,不也正是“反炒”吗?
 
  在事实上,“郭文贵爆料”亦未必就不是“反炒”。如,石三生昨日的《郭文贵大骂大帮忙?》,就是透露、其怀疑郭文贵是“反炒”周小平。而今日的《再论郭文贵大骂大帮忙》,则把推友任建平(毛毛)逼入窘境。
 
  任曰“小骂大帮忙?那,大骂帮何忙?不骂帮何忙?小赞帮何忙?大赞帮何忙?其实,其间并无逻辑必然!客观,应究理性讲逻辑,那文化惯性依旧,乃中式的逻辑!铮铮然的,细究却是谬误!可见,无逻辑公式化泛用,极不妥!郭骂之论非在大小,此文之谬”等等。
 
  其实,任建平的话不无道理,但,任建平的错在食古不化——简单一句话:“心灵鸡汤”有逻辑吗?“反心灵鸡汤”有逻辑吗?都没有,或者说都有——“心灵鸡汤”的逻辑,是打鸡血;而“反心灵鸡汤”的逻辑,则是“恶搞”。
 
  “反炒”,亦如“恶搞”、“反心灵鸡汤”等一样——是在专制体制的特殊环境中,在党与民主派的相互作用下,一步步发展、成熟、丰满起来的。“反炒”的原始基因,或许就是网络“恶搞”。“反炒”,也很可能是一种外国人看不懂的中国文化。
 
  总而言之,“反炒”已蔚然成风,“反炒战”亦已形成、发展,甚至可谓壮大,且皆已不再以我们的意志为转移。中国民运,如若不能拿起“反炒”与“反炒战”的武器,无异于作茧自缚。
 
 
              顾晓军 2017-9-30 南京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网购顾晓军新书

网购顾晓军新书

网购顾晓军新书 http://guxiaojun538.blogspot.com/p/blog-page_12.html 网购顾晓军新书 https://www.sanmin.com.tw/Product/index/00725992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