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4月24日星期二

3481 指导刘刚写书


3481 指导刘刚写书
 
    ——顾晓军主义:“先帝”曰三千四百八十一
 
 
  刘刚“失踪”多日,我在前面的文章提到,推友们也跟着关心起来。如是,刘刚发推:“我在山上写书、静养及修练”。
 
  “我在山上写书、静养及修练”?如是,我想到“指导刘刚写书”。其实,单“指导刘刚”,就会惹得刘刚气急败坏;而再“指导刘刚写书”,怕是要让刘刚无法静养与修练,且连写书的心境都没有了。然而,我顾晓军,真的能够“指导刘刚写书”。
 
  先证明“指导刘刚”。第一次指导刘刚,是在中国自由之春论坛。我给Emma留言,请她转告同在论坛发文的刘刚,让他与我玩传切配合,就像石三生一样。Emma回我一定转达,且自认为能做到。然,没有下文。估计刘刚不干。
 
  大约两年后,刘刚才领悟到其中的意义。2016319日,刘刚发表《顾晓军是先知先觉》。随即,我与刘刚玩传切配合;不知不觉,已一年多。其中,虽有“分分合合”及些许小不愉快,但,刘刚其实是接受指导的。即使刘刚不承认,如传切配合,不就是接受指导吗?
 
  第二次指导刘刚,是笼统的,我分四个部分。其一,刘刚不是思想家,没有思想的自我更新系统,因而有时带着原大陆的思维定式。如,如何认定思想家等。为此,我写过《与刘刚谈对思想家的认知》等一批文章。
 
  其二,因性格所致,刘刚在网络上长期与赵岩及徐水良对骂,并累及我。我潜移默化地引导刘刚,停止了与徐水良的对骂,缓和了与赵岩的关系。一度,刘刚与赵岩又称兄道弟(其实,他俩原本就是好友、兄弟。似乎赵岩初到美国时,就住在刘刚的家里)。
 
  其三,刘刚的自省能力较弱,且自以为打遍世界无敌手。我一直在进一退二地引导他。如《刘刚顾晓军大战三百回合》,就是告诉他:玩辩论,你不是对手,你的逻辑功底不扎实。而《顾晓军与刘刚大战三百回合》,则是引导他如何学会自省。
 
  其四,通过“郭文贵爆料”的我“反炒”与刘刚正炒,我以《蓝军,做成的那些事》,让刘刚明白——不能像刘晓波样玩花架子,只有把事情做实、做成,才能推进中国民主。如今,刘刚“在山上写书、静养及修练”,许就是顿悟。
 
  好,以下进入“指导刘刚写书”之主题。刘刚的《解析经济学》一书的手稿,是于1989年被捕后,写在秦城监狱、写在一条撕碎的白的确凉床单上的。出狱后,刘刚才把书稿整理了出来。好像是到美国以后,出版成了现在的大家所知的英文版的"Analytic Economics"一书。
 
  刘刚吹嘘,他的"Analytic Economics",在亚马逊上卖1000多美金。1000多美金,是待价而沽,不等于有成交,更不等于热卖。所以,刘刚才会说某某老外的解析经济学没他写得好。仅刘刚说这话的心态,即可推断——某某老外的解析经济学是现解析经济学的主要读物,而刘刚的不是。
 
  当然,说刘刚的"Analytic Economics"不是解析经济学的主要读物,也不等于就写得不好,只能说明——刘刚与某某老外,都抢占了前沿学科、都写成了一部解析经济学。而某某老外的解析经济学,则比刘刚的"Analytic Economics",更加得到了社会的认可。
 
  被社会认可,是个复杂的问题,尤其是在中共能垄断市场的情况下。如韩寒,不过是代笔,是炒作出来的;然,没有人追究。与韩寒之流我们是没法比的,就只有自身强、强到金刚不坏之身的地步。下面,我介绍一下我自己写书的心得与体会。
 
  首先,我的《平民主义民主》一书,是人类社会进步到现阶段、是我在网络论战及时评中,应运而生的。然,即使是应运而生,也必须考虑书的立足点——《平民主义民主》,是看到社会主义无法克服的弊端、认定民主后,又发现了民主的不足后、产生的新的民主的思想。
 
  《平民主义民主》,决计要与社会主义和精英主义民主三足鼎立。注意:这是人类历史上,首次把前民主及其思想定性为“精英主义民主”,并将其同列为对手的,以社会中下层利益为己任的,首创的、完全独立的民主的新的思想。
 
  对自己的思想及书,作了这样的界定后,首先,就避免了雷同。会不会有人模仿呢?不要紧,再模仿也超不过石三生、顾粉团。而连石三生、顾粉团都超不过,又如何撼动已出版了的《平民主义民主》呢?能不能另辟蹊径呢?能,且欢迎。然而,即使弄出来,不也是我的后翼部队吗?
 
  这就是抢占新前沿(并迅速地理论化)。再说《公正第一》。公正,是民主社会的基础。社会主义,实际上没有公正,但又不能不承认公正。人类社会,就是建立在公正的基础上的。然而,有人喊自由、有人喊民主,就是没有人喊公正。我就首先喊出了公正。
 
  不仅首先喊出了公正,而且强化成“公正第一”。不仅强化,且又迅速形成完整的理论,打通良知与公正的关系、这个社会与世界的公正关系,并进行自洽,理顺世界、国家、集体、个人……在公正前提下的定位等。这,就是制高点。不信,你试试看,还能喊出什么来。
 
  这样,《公正第一》一书才能是独一无二的,才能不是可有可无的,才能成为不可替代的。“24字社会主义价值观”可以抄袭“公正”,但不能自圆其说。也没有人以“24字社会主义价值观”的“公正”著书立说,更不敢跟我辩论。
 
  刘刚的"Analytic Economics",缺少的,就是我的《平民主义民主》与《公正第一》这样的独创性与首创性。因此,就只有靠书写得好了。而什么是写得好?计算机教材,全世界有多少种?再多,某大学系主任也可组织人力再编一套,卖给自己的学生。是不是这样的道理?
 
  本打算说《大脑革命》的,可一展开话就更多(若刘刚或其他人有兴趣,可看看刘丽辉及“贞云子”的相关评论文章)。希望本文能对刘刚的“在山上写书、静养及修练”有积极的意义,希望刘刚的新书早日写成。
 
  收刘刚为“顾门弟子”的话题,我以后就不打算说了。其实,即使我不说,大家都能看出——我是真心教导刘刚的。
 
 
              顾晓军 2017-8-6 南京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网购顾晓军新书

网购顾晓军新书

网购顾晓军新书 http://guxiaojun538.blogspot.com/p/blog-page_12.html 网购顾晓军新书 天上人间花魁之死(长篇小说) https://www.sanmin.com.tw/Product/in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