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4月26日星期四

3505 议“政变”


3505 议“政变”
 
    ——顾晓军主义:“先帝”曰三千五百零五
 
 
  最近,央视一直在播《热血军旗》。其实“南昌起义”、“秋收起义”、“广州起义”,又何尝不是种小型的“政变”呢?
 
  1949年,则是一次大的“政变”,是改朝换代的、“天翻地覆”的“政变”。用毛泽东的话说,“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其实,严谨地说,任何一种政变,都是一部分人站起来了,而不可能是所有的人站起来了。因为,有一部分人站起来,就必然有另一部分人倒下去。是不?
 
  有人说,文化大革命也是“政变”,我同意。文化大革命,是毛泽东渐渐被架空后,重新夺权、重新拥有领导权,且至高无上。中央文革领导的各地夺权、成立“革委会”,也证明了——文化大革命就是一次“政变”。
 
  其实“粉碎四人帮”,也属于“政变”。一部分拥有最高权力的人不知道,突然,被逮捕、被关押,而后被审判,这难道不算是“政变”的性质吗?至于“四人帮”的政治目的及政治企图,不合时宜、不合民众的口味,则另当别论。
 
  后来的,邓小平逼退华国锋、逼退胡耀邦、逼退赵紫阳,也都当算“政变”。首先,逼退华国锋、肯定算“政变”。原本不是“垂帘听政”的,变成“垂帘听政”,难道还不是“政变”?之后的“垂帘听政”下的换“天子”,自然也是种“政变”。
 
  如是,如果定性薄熙来入常两年后替下习近平等、为“未遂政变”,我以为未尝不可。因“游戏规则”是——习近平既为“太子”,就该执政两个五年(于此,党外民主派可以不认,党内应该认)。而密谋“两年后替下”,自然、就是一种不折不扣的“政变”。
 
  前时,王军涛说“习近平粉碎了未遂政变”时,我已在《盘点“习近平粉碎了未遂政变”》之中同意了这一说法。而从近日海外的《传中共军委委员房峰辉与张阳同时落马》、《习亲自下令 急清江派“余毒” 惊曝三名上将落马》等等的态势来看,还真的、有这样的可能性。
 
  至于“经济政变”,几乎是不争的事实。把股指打下去、让民众怨声载道,这难道还不是一种新的形式的“政变”吗?其实,不同形式的“政变”,处处都有。如“云南杀人”、“天津爆炸”等等,有没有背景?如果有,其实也就是新的、不同形式的“政变”。
 
  今日,我在海外见到《整治环保 不是乱关厂:你们还让老百姓过吗?》。我觉得:这种借习近平“绿水青山”之说,乱关厂、致使物价疯涨、失业人口陡增……最终让老百姓怨声载道的做法,又何尝不是一种新的、不同形式的“政变”呢?
 
  包括党媒上的“高级黑”,包括封锁网络、网友们没有地方谈自己的看法等等,不也是一种新的、不同形式的“政变”吗?“高级黑”,肯定是新的“政变”手段。而不让网友说话,不就是逼反网友吗?难道不是“政变”手段?
 
  难怪海外到处是《十九大日期敲定 任何意外都会发生?》、《十九大会期终于敲定,习近平7周内的维稳高危区是哪?》、《十九大前“短兵相接”48 习近平最大风险来自哪里?》等等,看来,真的是阴云密布。
 
  于“政变”,我顾晓军是既赞成、又反对——赞成的,是中国走向民主的“政变”。反对的,是同一党内、同一体制内的“政变”。你们的政见没有本质的区别,搞什么“政变”呢?何况,反腐总比纵腐好,是不?又不是邓小平搞改革开放,那样的“政变”、老百姓还欢迎。
 
  自然,我赞成也罢、反对也罢,想要“政变”的人,不会因为我的赞成或反对而罢手,该“政变”的、还会“政变”。其根本的原因,是没有公开不同政见的渠道、没有通向上层的管道。如果是民主政治,像美国、英国等那样,谁愿意没事搞“政变”玩呢?
 
  希望海外曾说的“集权是为了反腐”(大意),不是说说而已。希望习近平,把中国领向更加开明。毕竟,开明的政治局面,才是真正的欣欣向荣。我顾晓军说的,有道理吗?
 
 
              顾晓军 2017-9-1 南京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网购顾晓军新书

网购顾晓军新书

网购顾晓军新书 http://guxiaojun538.blogspot.com/p/blog-page_12.html 网购顾晓军新书 天上人间花魁之死(长篇小说) https://www.sanmin.com.tw/Product/in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