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4月23日星期一

3466 撕裂的曹长青


3466 撕裂的曹长青
 
    ——顾晓军主义:“先帝”曰三千四百六十六
 
 
  刘刚大师打不过我,便躲着我,不敢跟我玩。我就跟基督徒陆东玩。昨日,基督徒陆东说裴敏欣,发了三条推文,我选了一条转推。内容如下。
 
  “裴敏欣此人与曹长青一样,也是一名反川普的干将。据鄙人观察,反川普的华人政治丑类中的骨干人员,与中共当局有说不清,道不明的神秘关係。某些人的言行,多年来,处处密切配合共军总参的战略佈局,行跡十分可疑。”
 
  米凯尔1道“曹长青开始确实反川普,但后来逐渐转向支持川普,但曹长青毕竟是左派以道德制高点不时挪揄川普几句,总体上来说曹长青现在是支持川普的,特别支持川普的经济政策。而那个中共海外专家座上宾裴敏欣完全是个老贼,而美国之音偏偏每次让他来评价川普,就是唯恐美国不乱。”
 
  别的,我不管;基督徒陆东说“……与曹长青一样,也是一名反川普的干将”,没错。曹长青不仅反川普,反错了、后来他还写过篇检讨性质的文字。只要曹长青不删,“长青论坛”中当是有的。
 
  而米凯尔1,除“曹长青现在是支持川普的,特别支持川普的经济政策”是对的外,思路不清晰。现在支持川普有什么用,竞选时曹长青是反川普的,且曹长青不是没有点影响力的。
 
  再,米凯尔1的“但曹长青毕竟是左派以道德制高点不时挪揄川普几句”,也思路不清。米凯尔1帮曹长青说的这话,我想,连曹长青也不敢苟同。因,曹长青确是右派。
 
  曹长青没有道理、也说不通,甚至是他自己也没有办法解释的地方是——右派的曹长青,在右派的川普竞选美国总统时,反川普、猛干川普。
 
  如果是我反川普,或许有人可以理解;因为,我貌似左派。其实,我才不是左派呢。在经济思想上,我讲“动态平衡”。讲“动态平衡”,就必然是现在时的。如大陆,我认为利益当向社会下层倾斜。
 
  而美国,也是现在时的、分时段的。如小布什打了伊拉克,就该支持民主党上台,终止战争。而奥巴马上台后,大搞医保法案等等,使美国的债台高筑;这时候,就该支持共和党的罗姆尼。罗姆尼败选,再支持共和党的川普。
 
  我追求“公正第一、民权至上、自由永恒”,肯定是右派。但在大陆,你再右也不能支持权贵吧?必须站在民众一边。这就是讲“动态平衡”。
 
  赵岩最近在吹捧曹长青、贬低胡平,说曹长青是理论家。我确实不知曹长青有何理论。如果曹长青有理论能力,不妨把“右派的曹长青,在右派的川普竞选美国总统时,反川普、猛干川普”说出个道道来。能说出来,并能升华,才叫理论。
 
  我不想替胡平说话,但胡平的“见好就收”,确实是理论;至于对错,是另一回事。还有那个骂我和刘刚的、大家看不起的徐水良,或许他也没有理论,但他的行文是有理论色彩的。
 
  估计曹长青没能力将自己的悖逆行为说出道道来,上升成理论。如是,我将曹长青写过的《撕裂的刘晓波》之标题,送给曹长青,本文就叫《撕裂的曹长青》。
 
 
              顾晓军 2017-7-25 南京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网购顾晓军新书

网购顾晓军新书

网购顾晓军新书 http://guxiaojun538.blogspot.com/p/blog-page_12.html 网购顾晓军新书 天上人间花魁之死(长篇小说) https://www.sanmin.com.tw/Product/in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