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4月24日星期二

3485 共享经济的另一面


3485 共享经济的另一面
 
    ——顾晓军主义:“先帝”曰三千四百八十五
 
 
  昨日的《共享经济或许打败美国》,我是从积极的一面、小格局的一面,在谈“共享”与“共享经济”。今天,我来谈谈“共享经济”的另一面。
 
  所谓“积极的一面”,就是引导读者看到、我过去论证过的——世界经济发展,在过去,只有掠夺一种方式——无论部落厮杀、争夺奴隶,还是用炮舰政策、扩张殖民地,其实质、都是为了争夺与扩张者的利益与财富及其经济发展。
 
  直到二战、美国参战并声明了战后不要求土地,才结束了殖民主义,野蛮的掠夺才在一定的程度上、被送进了人类历史的博物馆。然而,与此同时,文明的掠夺诞生了——这就是“高附加值”。高附加值,就是品牌战略,就是制定新的游戏规则。
 
  对于文明的掠夺、高附加值、新的游戏规则及其如何制定新游戏规则等等,我过去已从各个不同的角度论证过、阐述过;有心的读者,可参考阅读我往日的《闲话品牌与高附加值是掠夺》等文章以及《公正第一》与《平民主义民主》这两本书中的相关文章。
 
  而“共享”、“共享经济”,应该就是从野蛮掠夺到文明掠夺后的、一种全新的掠夺的思维与形式。因为,在人类的大部分的地区与社会、发展到了一定的高度以后,落后、就也是一种资源,一种“待发达”、待开发、待发展的、不可多得的、甚至是稀缺的资源。不是吗?
 
  这就是从非“积极的一面”,去看“共享”与“共享经济”。当然,这也仅仅从本质、从深度上挖掘了“共享经济”所隐藏的意义(希望刘刚能这样写文章,顺告赵岩:理论这样玩。曹长青不具备这样的能力)。下面,谈“小格局”。
 
  “小格局”,是相对的、相对于大格局的。如果把全球一体化及中共在全球一体化的框架内开发出来的“一带一路”、“共享经济”,看作大格局的话,那么,昨日论及的“新常态”、“经济新常态”、“新四大发明”及“高铁”、“支付宝”、“共享单车”与“网购”等等,即自为“小格局”。
 
  其实,全球一体化,最早是寄生在极右的、真正的资本主义的、高附加值与品牌的、文明的掠夺的思维与行为上的——全世界分工,你做农业、他做工业加工,我做高科技、新产品设计与开发……这不就是掠夺、不就是文明掠夺?
 
  然而,棋高一着的中共的经济的思想与实践者们,接过全球一体化,注入“共享”、“共享经济”,便开发出了“新丝绸之路”、“新海上丝绸之路”、“一带一路”、“一带一路经济带”……当然,这也有赖于互联网时代,有赖于欧盟等白左们的无知。
 
  无论你的无知的原因是什么。世界,是为强者准备的。思想所占有的制高点,也是一种强大。丛林法则,迄今没有人能破。那么,“共享经济”就要出发了,去掠夺落后,去开发与发展那些“待发达”,去争夺那些目前尚贫穷、愚昧的、稀缺的、不可多得的地域与资源。
 
  我原以为:人类社会发展到了眼下的这一阶段,该到平民主义民主登场了。从今往后,社会主义将消亡;由平民主义民主,与精英主义民主拉锯、玩“发展”与“发钱”的游戏(详见我《平民主义民主》及新近的《“发展”与“发钱”的动态平衡》等文章)。
 
  然而,我失算了——由于民主世界的右倾经济思想者们的无能与白左们的无知,及中共的棋高一着的“共享”、“共享经济”、“一带一路”等及经济带来的实效,世界、还将冷战,一种新的形式的、经济与发展的冷战。
 
  平民主义民主,还将坐冷板凳、还将当看客。当然,平民主义民主者,可以作精英主义民主的帮手。但,只能在思想上、认清形势上,给出一定的意见,而不能倒行逆施——因为,“共享”、“共享经济”,利大于弊,不是毒害人类。
 
  当要指出的,是“共享经济”的另一面中的本质问题:我论证过,人类社会从来都是私有制,即使社会主义也不过是假社会主义之名的私有制。因此,“共享”中的“共”,如何翻越私有制中的“私”的冰峰呢?如果翻越不了,一切岂不还是徒劳?
 
  这就是“共享经济的另一面”。其一,“共享”是与共产主义样的梦呓,其实质是掠夺。其二,“共享经济”翻越不了“私”的冰峰,终将是徒劳。
 
 
              顾晓军 2017-8-10 南京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网购顾晓军新书

网购顾晓军新书

网购顾晓军新书 http://guxiaojun538.blogspot.com/p/blog-page_12.html 网购顾晓军新书 天上人间花魁之死(长篇小说) https://www.sanmin.com.tw/Product/in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