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4月27日星期五

3526 中国民运中的“抓特务”


3526 中国民运中的“抓特务”
 
    ——顾晓军主义:“先帝”曰三千五百二十六
 
 
  Google“顾晓军”,见“‘韩寒’这个韩仁均+路金波的笔名难道不是已经死了吗?挺韩文化人有几个出来道歉?王丹和余杰至今挺僵尸‘韩寒’”。
 
  打开一看,居然是网页,还有“王丹的确不抓民运中的伪类或杂货或特务,其原因:他本人就是其中一员。王丹20万美金(40万美金)去想,已经不需法院判。因为已经自认了。曾宏的三万之事经过法院了,结果你们应该知道”等。
 
  如是,我想到写这文章(其实,“抓特务”是《中国民运》内定要写的)。或许,有人要问:前时,你不刚写了篇《海外民运百分之百是特务又如何?》吗?没错,“海外民运百分之百是特务又如何”,相当于毛泽东的“统一战线”,而“抓特务”,则相当于“延安整风”。
 
  没有“统一战线”,毛泽东领导的“中国革命”断然不可能取得成功。而没有“延安整风”一类的内部整肃,“中国革命”怕也很难取得成功(除中共需统一思想外,军统打入中共内部也是不争的事实)。因此,“抓特务”与“又如何”是问题的两个方面。
 
  王丹抓不抓特务,我就不说了,本着“又如何”的原则。至于王丹领不领情,则在于他、而不在于我。我做事、写文章,讲真诚、讲把道理说透。其实,做到了真诚与把道理说透,对方未必不接受(前时说的封从德拉黑我,最近就已解封了)。
 
  如今网上,“抓特务”最有名的,无疑是刘刚。但,我是“抓特务”的鼻祖(即,网友笑谈的“先帝”)。不信,有华夏黎民党、2011-3-29发表的《顾晓军老先生,这杨恒均要和你玩失踪,你怎么办?》为证,文章道:
 
  “华夏黎民党很早就想写篇文章来感谢顾晓军老先生,就在顾老先生揭露杨恒均和李悔之之前,我们已经给李悔之发出了联系涵……幸亏顾老先生揭露得及时,避免了我们华夏黎民党过早暴露……顾老先生为我们党立了大功,我们在此表示万分的感谢”等。
 
  近日,有推友贾思慜道:“顾大师 @guxiaojun812 有李悔之是特务的证据”。我正好搜索到:我于2011-2-27写的《冉云飞被李悔之钓鱼进了班房》,及石三生的《冉云飞被颠覆和李悔之有何关系?》。两篇文章,都在“顾晓军纪念馆”之中保存着。
 
  于“抓特务”,我说几条原则:第一,在需要“抓特务”时,不存在“团结”问题(2011-1-29,我发表过《笑谈民主派内的“团结”问题》)。那么,什么是“需要抓特务时”呢?这里的“需要”,就是当你认为是特务的人、在你认为他危害中国民运大计时,即可“抓特务”。
 
  那么,“你”是谁呢?这里的“你”,指自愿参与中国民运的任何一个人。也就是说,谁都可以“抓特务”。因为,民主运动是民众自主参与的运动。谁,都可以参与,也随时可参与或退出,且可以自己委以重任。这是第二条原则。
 
  “自己委以重任”,就是觉得能当什么,就可以自称是什么。反之,你认为是特务,你就可以“抓特务”。至于对不对,则让你的分析说话,大家不傻。而如果没有分析,只是感觉,最好还是不要乱说。这是第三条原则。
 
  第四条原则,“抓特务”当出于公心,出于你的长期观察,出于你的独到的分析,出于你认为他正在危害中国民运(如韩寒,搞“素质论”;如杨恒均,鼓励对专制“宽容”)。而绝不能出于私心,把“抓特务”当武器,相互残杀(“延安整风”虽有必要,但确实是扩大化了)。
 
  如上面提到的“顾晓军纪念馆”,是“先帝”我较早遭遇的一次危急关头,王晓阳(如今的“王思想”)领着“老郭学徒”等发起而成立,并维护着。后来,大家在“谁启动政改就支持谁”中分道扬镳了。分道扬镳是政见不合,而不相互“抓特务”则是良知。
 
  第五条原则,抓大放小。比如,抓了杨恒均(见顾晓军2011-2-8《杨恒均的卧底、线人身份之简析》等),李悔之等则可忽略。当初的《冉云飞被李悔之钓鱼进了班房》,是在“茉莉花”初期,非常有必要;而如今,则完全可以放人家一马了。
 
  基督徒陆东曾发推跟我说,顾大师你这么认真、叫我们这些在海外的人怎么混(大意,原推文已被他删了。他有删推文的习惯)。我以为陆东说的有道理。海外民运,只要真心向着民主,特困难时骗点党的钱花花、是可以原谅的。
 
  “抓特务”的原则,我随手写了五条。这样的原则,还可以添一些,大家可以跟帖。中国民运,是中国民众参与的民主运动,她既不是我顾晓军的,也不是刘晓波、王丹、王军涛的;因此,民运中的、无论大事小事,大家都可以参与,尤其是这种定原则的事、更是应该参与的人越多越好。
 
  “抓特务”是大好事。“抓特务”,不仅可以让大家看清周围的人,让真特务多多少少有些收敛,更为重要的是——通过“抓特务”,可以使参与“抓特务”的人、不断地提高自己的识别的能力。所以,也可以说,“抓特务”不仅仅是抓特务,更是抓自己——认识的提升。
 
  当然,“抓特务”最好不要搞成“专业”。如刘刚,打开他的博客,主要两类文章:一、回忆“六四”;二、“抓特务”。如是,岂不一生只做两件事?而如此专职,会不会让人怀疑蓄意搞乱民运呢?我相信刘刚。但专职“抓特务”,至少是不利于提高自己。
 
  总之,“抓特务”要做,但不要扩大化。纯洁队伍,是“革命党人”的想法与做法,不属于民运。再说,水至清则无鱼,是不是这理?其实,这道理又何尝不适合“反腐败”呢?
 
 
              顾晓军 2017-9-24 南京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网购顾晓军新书

网购顾晓军新书

网购顾晓军新书 http://guxiaojun538.blogspot.com/p/blog-page_12.html 网购顾晓军新书 天上人间花魁之死(长篇小说) https://www.sanmin.com.tw/Product/in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