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4月26日星期四

3506 郭文贵向中共求饶


3506 郭文贵向中共求饶
 
    ——顾晓军主义:“先帝”曰三千五百零六
 
 
  昨日,我见到《郭文贵826日写给领导的签名信:请求为中国梦奉献》之后,立即转发,并将标题改为“郭文贵826日写给中共的求饶信(有签名,是影印)”。
 
  有郭文贵的马仔“dA 天儿”,也立即跟推道:“看你个狗急的,直播还没完呢”。呵呵,我“打倒鲁迅”,骂我的人成千上万;我“揭露韩寒”,韩寒骂我的话无以复加;我“爆料王立军”,更是遭遇毛左生命威胁。如此无名小卒,我没有必要理他。
 
  当然,我不理他,也是在等,等他看完所谓的“直播”,看他还能有什么话说。说实在,于《郭文贵826日写给领导的签名信:请求为中国梦奉献》,我大致看了一下,就知道郭文贵死透了,被“老领导”当成了弃子。
 
  如此,郭文贵才猴急,要“为中国梦奉献”。可是,习近平傻吗?习近平的智囊们傻吗?不傻,也绝不可能傻。傻能坐上第一把交椅吗?人家,怎么可能看不出“郭文贵爆料”的三步棋:一,是(采用刘刚之计)离间习王。二、废掉王岐山。三、直取习近平。
 
  那郭文贵的马仔“dA 天儿”,许也看出了郭文贵不是个东西,看出了前番“郭文贵爆料”、不过是利用海外民运等,便没有再来我处骂我。其实,那《郭文贵826日写给领导的签名信:请求为中国梦奉献》,只有少一窍的人,才看不出郭文贵是假装镇定,假装提条件、提要求。
 
  试想,被“老领导”当了弃子,有什么资格提条件、提要求?谈判,从来都是对等的。“老领导”,有资格与“新领导”谈判。“老领导”的马仔,有什么资格与“新领导”谈判?更何况已是“老领导”的弃子,谁跟你谈?
 
  你把王岐山坑了,让王岐山在全世界丢了脸;王岐山会因为你求和了,就跟你握手、说“既往不咎”?即使王岐山有量,不与你郭文贵计较,中共也有量、肯不与你郭文贵计较吗?那中共在被爆料中丢掉的面子,上哪里去找回来呢?
 
  打个比方说,我写了《“三个代表”,是扯淡、是坑蒙拐骗!》,被中共封杀。我后悔了,给“老领导”写信,说我以后不批“三个代表”了,也不说你把大片国土送给“老情人”,更不再提宋祖德的妹妹……如此,“老领导”就会放过我、不再封杀吗?
 
  没有可能吧?因此,郭文贵是死翘翘了。不仅是郭文贵死翘翘了,连郭文贵的家族、也会死翘翘,从此、与“富豪”无缘。也许,郭文贵会说他立过功。立过功,又能算什么呢?张国焘没有立过功吗?顾顺章没有立过功吗?胆敢背叛中共,那就死无葬身之地。
 
  呵呵,为中共立过功的郭文贵的下场,终将不如我这么个“打倒鲁迅”、“狂挺邓玉娇”、“揭露韩寒”、“抓特务(杨恒均)”、“批邓理论”、“批‘三个代表’”、“爆料王立军”……数十年坚持不懈批评中共,鼓吹《大腦革命》、鼓吹《公正第一》、鼓吹《平民主義民主》的人。
 
  其实,在“郭文贵爆料”之初,我就说过、网红总是一时的。我的“打倒鲁迅”、“批邓理论”、“爆料王立军”等等,哪次没有网红?所以,我才提出“不被抓”理论、才讲究“成功”。只有不被抓,才能继续争取民主;也只有讲究成功,才能积小胜而成为大胜。
 
  对了,前时,我想与一朋友商讨,如何争取冲破封锁;朋友却对我说,“这几个月,先生应该很有成就感呀”。想想也是,至少“反炒”郭文贵、是非常成功的;至少,在“反炒”郭文贵之中、是把刘刚大师比了下去。
 
  有网友Donald Wang跟推说,“这是第二版,顾老仍然看好王岐山。可是,近日军队的大调整是针对谁的”。我回他道:我看好中国民主,这是早早晚晚的事。还看好“老领导”会衰——简单说,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你不能总是命好是不是?
 
  你总是命好、运气好,老百姓怎么过?大秦还有崩溃的时候,大唐还有衰败的时候,大清还有扶也扶不起来的时候,是不是这样的道理?“老领导”走向衰亡,其实是历史的进步、是时代的进步。不进步、僵持着,对百姓最不利。
 
  郭文贵,懂了吧?你是站错了队。如今,向中共求饶、没有用,要“为中国梦奉献”、也没有用。唯一的办法,是自己封了推特、删了视频,装熊、装死,争取在各种诉讼中少输一些……给你自己与家人、与家族,留个吃饭的钱,留几间屋、别流落到街头去。
 
  刘刚兄弟,你我不存在站队。但,看不准方向,岂不是找输?你对中国民主的贡献,是一次又一次的失败。可,总不能永远失败吧?
 
 
              顾晓军 2017-9-2 南京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网购顾晓军新书

网购顾晓军新书

网购顾晓军新书 http://guxiaojun538.blogspot.com/p/blog-page_12.html 网购顾晓军新书 天上人间花魁之死(长篇小说) https://www.sanmin.com.tw/Product/in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