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4月24日星期二

3475 何清涟,你是“老领导”的马仔吗?


3475 何清涟,你是“老领导”的马仔吗?
 
    ——顾晓军主义:“先帝”曰三千四百七十五
 
 
  我在《京西宾馆与海外民运的那些事》里,介绍了《黄海军演北戴河开会?三股势力合流反习王》中的所言“学者何清涟719日脸书上表示,最近几个月,在反对习王联盟上,三种利益与目标完全不同的势力合流”。
 
  及何语“官员因反贪之故希望王岐山下台被整肃,斩断习的臂膀;部分反体制知识分子希望郭文贵能削弱习近平的权威,动摇中共统治;不少民运与国内底层失业青年希望借郭文贵之力让中共倒台,以取而代之。因此江曾等老领导成了这几种力量众望所归”。
 
  而后,我则分析:单“三种”“势力”的划分,何清涟何以堪称“学者”?“不少民运与国内底层失业青年”,咋会分成一类呢?他们有何共同之处?即使要分,“不少民运”与“部分反体制知识分子”归为一类、岂不更加合理吗?
 
  以及“不学无术呀,基础训练太差了。最起码的归纳法,都不熟悉、都不能娴熟地运用。这种水平,与周带鱼又有何区别呢?如果这样的水平、都能称为‘学者’”等。这其实是我在考考长期跟随我的读者。
 
  正解:何清涟,用不把“不少民运”与“部分反体制知识分子”归为一类、而把“不少民运与国内底层失业青年”归为一类、的归纳法上的浅显的错误,给读者挖坑、让读者像我前文一样生疑,而暗度“江曾等老领导成了这几种力量众望所归”。
 
  也就是说,何清涟以“众望所归”,在为“江曾等老领导”,收集“因反贪之故希望王岐山下台被整肃”、“部分反体制知识分子”、“不少民运与国内底层失业青年”之三股力量,以达到“斩断习的臂膀”、“取而代之”等。
 
  如果我此刻没说之前,只读了我前文《京西宾馆与海外民运的那些事》,读到“因此江曾等老领导成了这几种力量众望所归”时,心中已有了疑惑,那你就很有长进了、没白白跟读我的文章。反之,需努力。顾门弟子、顾粉团、作家班及其他顾友,亦同理。
 
  何清涟,拐着弯替“江曾等老领导”收集三股力量;暗度陈仓,把“老领导”说成当今中国失意者之“这几种力量众望所归”。如此这般,何清涟、还不是“老领导”的马仔吗?还不是假装反体制、真正潜伏在海外的中共文字特工?
 
  何清涟,希望你能承认是潜伏在海外的中共文字特工、是“老领导”的马仔。如果不承认,那你的“江曾等老领导成了这几种力量众望所归”,就真的是胡说八道——“老领导”在位时,除了贪腐分子,“部分反体制知识分子”和“不少民运与国内底层失业青年”何时得过优惠?
 
  过去没有优惠,难道重新上台可以惠及“部分反体制知识分子”和“不少民运与国内底层失业青年”?如果三股势力的后两种势力为“老领导”卖命,不用说立马危险;单重新上台后,不也狡兔死走狗烹?中共会与“部分反体制知识分子”和“不少民运与国内底层失业青年”分享成果?
 
  何清涟,你的用心真的是太恶毒了——只顾你的“老领导”,不顾反体制知识分子、民运及失业青年的安危。如果你说是笔误,那单归纳法上的无知,你就是个冒充“学者”。
 
 
              顾晓军 2017-7-30 南京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网购顾晓军新书

网购顾晓军新书

网购顾晓军新书 http://guxiaojun538.blogspot.com/p/blog-page_12.html 网购顾晓军新书 https://www.sanmin.com.tw/Product/index/00725992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