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4月28日星期六

3530 中国民运中的“谋略战”


3530 中国民运中的“谋略战”
 
    ——顾晓军主义:“先帝”曰三千五百三十
 
 
  承认也罢、不承认也罢,在所有的战争的形式中,“谋略战”是第一位的。这是不争的事实。而在争取中国民主的运动的“战争”中,亦是如此。
 
  如若不信,只需看看:世界上的、任何一支现代军队,大多设有自己的参谋部。世界上的、任何一个像样的政党,也无一例外、拥有自己的智囊团。这些参谋部或智囊团,就是用来谋划自己的集团的行动、保障这些行动的正确的。
 
  如果你感到以上的阐述、过于抽象,那么,我可以将谋略与谋略作比较,分出三等,分出上、中、下。在以下的比较中,我选择的例子、都是大家熟悉的、我在“热点战”中提到过的、刘刚大师的“茉莉花”、“离间习王”和“我给刘刚献一策”。
 
  我给大家分析过,“茉莉花”是失败的案例。其失败,在于“茉莉花”之后——从面上看,网络言论的自由度、每况愈下,“散步”、更是没有可能了。而从个体看,我以冉云飞为例——“茉莉花”之前,冉云飞是民运的活跃人士,且是体制内一省刊的主编。
 
  而“茉莉花”,却使冉云飞被抓。放出来之后呢,冉云飞不再活跃了,其主编也丢掉了。主编丢掉了,是冉云飞个人的事,但于中国民运则是损失——因冉云飞当主编时的刊物,肯定比接任者当主编的刊物,更加宽松、更有利于揭露专制、也更有利于推进中国走向民主。
 
  因此,看起来轰轰烈烈的“茉莉花”,在“谋略战”之中,实际上、是个下策。因为,“茉莉花”只考虑到发动、是否能发动起来,而没有考虑到结果、结果是否对中国走向民主有利、有多大的利及利与弊的衡量等等。
 
  而在“茉莉花”之后,刘刚于四年前策划的“离间习王”,则比“茉莉花”有了进步。因为,“离间习王”不需要民主派出人出力,只需将计策抛出、让“老领导”运用于对付“新领导”中。只要“老领导”用了,自然就有百分之五十的胜算了。
 
  为何说百分之五十的胜算、而不是百分之百呢?因“老领导”用了“离间习王”之计,还得看“新领导”中不中计——不中计,连百分之五十的胜算都没有;而中计,得依赖于“以腐反腐”的证据。这还只是第一个“百分之五十”。
 
  第二个“百分之五十”,是即使有证据,还得看处理不处理。而处理与不处理,是百分之五十对百分之五十,没有百分之百的胜算可言。因此,说有百分之五十的胜算,是设计之本身不含百分之百的胜算。尽管如此,刘刚还是进步了。因此,“离间习王”、可称之为中策。
 
  在“热点战”中,“我给刘刚献一策”说的是“当借鉴罗宇促习近平转向民主、而促郭文贵及‘老领导’转向民主,要暗示、让郭文贵及‘老领导’懂得:他们公开转向民主,是比‘离间习王’、更大的将一军”。这样的设计,只要“老领导”用了,就有了百分之百的胜算,可谓上策。
 
  因此,从现在的局势看,“离间习王”已失败。那么,“老领导”要胜“新领导”,就只有再将一军。而再将一军,在媒体上放些烟幕弹、是无胜算可能的。想要胜算,只有一招——推动中国走向民主。因中国民主了,“新领导”就没有优势了、“老领导”也没有劣势可言。
 
  再,于专制体制中,财产是受权力保护的;没有了权力,任何人都不好说、那财产就是你的。而如果“老领导”因推动中国走向民主、且有功,那么,过去的“闷声发大财”就可能得到谅解、既往不咎。中国民主后,财产既可享用,亦可作东山再起的资本。
 
  而于“新领导”,也不是一被将军、就必定输了。只要有魄力,接过罗宇的促民主,一个变换旗号、奔民主,就仍然控制着制高点。而什么在反腐中得罪的人等等,也都不存在了;因,中国民主了,反腐什么的,那都是前朝的事,是不是这样?
 
  于中国民主派,则更不用说,是最大的受益者。总之,“我给刘刚献一策”,是“新领导”、“老领导”、民主派,三得利、三赢。这样的设计,自然可谓之上策。
 
  那么,有没有人会输呢?会有人输的。因,任何变革,都会有人输;输者,是输在思维没跟上、输给了时代。而抛弃时代的落伍者,这样的设计、不算不道德。因,即使你不设计,时代也会前进,也会有人跟不上而输。
 
  或有人会以为我恰好遇到这几例、以为不过是巧说。那就请看《中国民运中的“热点战”》。在“热点战”中,我展开了“打倒鲁迅”的设计(这里不再展开)。但没说的,可说一说:其实“打倒鲁迅”比“我给刘刚献一策”还高明。因“献一策”受制于“老领导”用不用,而“打倒鲁迅”则不受限制。
 
  因,“打倒鲁迅”的设计是隐晦的、含蓄的,在启动“打倒鲁迅”之初始,中共不可能看出什么毛病。而鲁迅,又是中共树的大红人,具有天然的轰动效应。此外,即使中共不接招,任何一个人都可能接招;而只要有人接招,受损的便是中共。
 
  最重要的,则是在“打倒鲁迅”那时,中共还没有想出“封杀”之招。“谋略战”,就是思人未思、谋人未谋,就是走在这个世界上的、所有的人的思维的最前面。只有思人未思、谋人未谋,才能设计出单一的走向的、接不接招都一样的“谋略战”中的胜算。
 
  也就是说,在你设计之始,应该设计出一个——由你决定的、单一的走向、接不接招都一样的谋略。或许,有人会说太难。其实这样的谋划并不难。难的,是谋划者是不是站得高、看得远,于大处着想、于大处着手。也就是说,看谋划者自身、有没有谋划大谋略之能力。
 
  若有人还不服,可看看我信手写来的《谋略》。而《谋略》,不过千余字,便一招套一招;仅“套刘刚做弟子”这一招,就有无数用意。大家能想到的、就不说了,我只说——“套刘刚做弟子”,其实是为了中国民运的人才的提升。
 
  很多参与“六四”的人,以参与过“六四”为骄傲。是我输出——“六四”,其实是一场失败。中国民运之所以没有长进,原因有很多,而其中有一条是——很多人躺在“六四”上、不思进取。如今是什么时代?不思进取,哪还有你混的?“套刘刚做弟子”,就是让刘刚痛、促其思考。
 
  刘刚的“失踪”、“在山上修炼”等,又何尝不是被我触动了呢?刘刚能动,其他人未必就无动于衷吧?其实,刘刚是最有希望成“设计大师”的。刘刚有接触我、接触华尔街怪人、贝尔怪人及“六四”经历,只要能潜心好好地悟,“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怕也不是啥难事。
 
   此外,刘刚爱以军师、诸葛自诩(“郭文贵爆料”中,即如是)。其实,诸葛孔明也罢、孙子兵法也罢、“三十六计”也罢,都是设计、待你中计;而我,已将谋略推向更高的境界——“单一的走向”、“接不接招都一样”等等了。
 
  过去有句话,叫“心有多大,世界就有多大”。或许,这是错误的。但,胸无大志,不敢想、不去思考,怕也是不会有出息吧?人的思维的开发,应该是没有穷尽的。或许,我们自认为高深的东西,不过是只触及到了未来的一个边。“谋略战”,又何尝不是呢?
 
  中国民运中的“谋略战”,其实是场旷日持久的、接力的——人才的战争,思路新颖、别致的战争,思维大大超前的战争,思人未思、想人未想、谋人未谋的谋略之战之争。
 
 
              顾晓军 2017-9-28 南京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网购顾晓军新书

网购顾晓军新书

网购顾晓军新书 http://guxiaojun538.blogspot.com/p/blog-page_12.html 网购顾晓军新书 https://www.sanmin.com.tw/Product/index/00725992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