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4月28日星期六

3529 中国民运中的“热点战”


3529 中国民运中的“热点战”
 
    ——顾晓军主义:“先帝”曰三千五百二十九
 
 
  其实,我一复出就悟到了“中国民运中的‘热点战’”的道理。否则也不可能做到2005年初春复出,当年深秋、我的《尝试一夜情》等就网红,红遍中文网络。
 
  海外民运人士丁小明曾评论:“这是一篇超过《阿Q正传》的小说,它刻划出在共产党底下生活过的你我的影子,看完它,我不得不仰望苍天:‘天哪,我们还算人吗’?”“从鲁迅的《阿Q正传》到顾晓军的《臭不要脸老畜牲》,中国社会已进入无法解救的畜牲时代”。
 
  尽管,当年网络上能走红的都是党所怂恿的幻想、玄幻、魔幻、奇幻、修真、仙侠、超能等题材;而我的反映老百姓真实生活的题材,并不吃香,我也一直坚持走网红路线。从《尝试一夜情》到《又被强奸了》、《卖女性生殖器》、《一次赴日考察文化的色情见闻与经历》等等,从未放弃过。
 
  悟透了“中国民运中的‘热点战’”的道理,就着手抓“组织”。2006年六月初,我借新浪也发展“圈子”的机会,立即注册“网络作家圈”,并迅即发展壮大;后,拥七万余众,成为当时人们挤破头也想进的“天下第一圈”,成为互联网上的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其实,要想成为民运“热点战”的热点,抓“组织”是远远不够的;因为,中共拥有所有资源,而对应你的“组织”,他们玩“封杀”、是再容易不过的。因此,“热点战”的本质,就是内容。如“打倒鲁迅”,如“茉莉花”,如“郭文贵爆料”等。
 
  悟到了以上,我一边写小说,一边等待着时机。2007-09-16,我借搜狐“隐私实录”上第十一只狼发表《[顾小军]隐私ID故事歪解篇》,立即以《小人物的眼光》、《鲁迅先生的错误》、《民众是供我们爱的,不是供我们去骂的》等,发起“打倒鲁迅”的思想解放运动。说“思想解放”,自然是后来才悟到的。
 
  然,当时人们对鲁迅的迷信,却是真实的、顽固的。我的《鲁迅先生私塾式教化民众法可以休矣》、《〈孔乙己〉之三大败笔》等等,一石激起千层浪,迅即被成千上万的跟帖包围。20071023日,我接受TOM专访;20071025日,我又接受中新网专访。“打倒鲁迅”,成为一时之热点。
 
  有进有退与让热点持续,则是形成热点后的新课题。结合当时的“和谐理论”,我又发表《建设好和谐文化,就必须打倒鲁迅》。这下又激怒了人们,网路上一下子飘出一万多篇批判我的文章,有的则直呼“打倒顾晓军”,连《人民日报》也参与、也点名批判我。
 
  《人民日报》的带头作用,确实不容小觑。瞬间,全国的报刊杂志、电台、电视,皆加入了对我的口诛笔伐。这时,我又悟出了“反炒”,用《鲁迅,与强奸》、《鲁迅,与下岗》、《鲁迅是个三儿》等继续激怒之。然而,聪明的中共也意识到了,开始不让我“反炒”、而封杀我。
 
  于“中国民运中的‘热点战’”,我以为:悟得最透的,还有刘刚。刘刚发起的“茉莉花”,就是一例(至于“茉莉花”的“版权”,究竟属刘刚、还属王军涛,则留给历史学家去评说)。而当年的“六四”,又何尝不是中国民运中的“热点战”呢?
 
  当然,当前的“郭文贵爆料”,也是“热点战”,也可算“中国民运中的‘热点战’”。我说“算”,是因“郭文贵爆料”对中共的专制确有破坏作用,但“郭文贵爆料”又有“郭七条”、明确“不反共”,且爆料之手段也上不得台面。
 
  因此,我以为“中国民运中的‘热点战’”、应注意以下几个方面问题:第一,是为了中国民主运动。目标,可曲折些、隐晦些。如“打倒鲁迅”,一是自己解放思想;二是通过揭露人造的、虚假的鲁迅,引导人们解放思想;三是通过揭露假鲁迅,让人们看清毛及中共造假的嘴脸与手段。
 
  自然,郭文贵的“不反共”,完全可以理解成他是保护自己。但,在“爆料”初始、就明确“不反共”,则显然把“爆料”置身于中国民运之外。而相比“打倒鲁迅”的隐晦与曲折,“郭文贵爆料”的立意、很不高明(于此,本文的后面,我给刘刚献一策)。
 
  在无论曲折、隐晦,还是直接、明确的主题确定之后,当注意的(第二),就是成功,就是把“中国民运中的‘热点战’”、设计成必然走向成功。如“打倒鲁迅”,除了封杀,无论怎么接招,都必然是走向揭露造假、解放思想、启迪民智、让人们看清毛等一贯作风之结果。
 
  正因为这样的设计,才使体制内的教育部门、自己也坐不住,而偷偷摸摸、逐年删减中小学课本里的鲁迅文章。相比,刘刚发起的“茉莉花”的结果,则不是铁定走向成功,甚至是注定了走向失败。自然,对成功与失败的评定,标准是不同的。
 
  但,事实只有一个。从面上说,“茉莉花”之后,对网络、对“散步”的封杀更甚,这不能说是成功。而从个体说,可以冉云飞为例——冉云飞原本是民运中的活跃人士,且是体制内的一省刊的主编。“茉莉花”,致使冉云飞被抓;虽后来还是放了出来,但不再活跃,主编也肯定丢了。
 
  主编丢了,是冉云飞个人的事,但也是民运的损失——可想而知:冉云飞当主编、发的文章,肯定比冉出事后、接替者当主编发的文章、更宽松。是不是这么个道理?因此,在设计之始,设计者要考虑“热点战”必定走向成功,还要考虑参与者的不被抓等。
 
  在注意到“热点战”是为了民运、走向成功且不伤及参与者后,就当考虑“热点战”的手段及其品位问题(这是第三)。中国民运,是民众自发的民主运动,人人皆可参与。“热点战”,亦同理。正因为人人可造热点,就得讲品位。
 
  展开之前,我先说与中国民运相关的几种炒作。其一,是流氓燕的脱的炒作、凤姐的求嫁的炒作等。这类炒作,是个人的事,但后来她们转向了民运。其二,是韩寒的、看似为民众说话的炒作,但其实质是五毛。其三,是盛雪的,有人说她是自我炒作,但她是民运人士。
 
  流氓燕的脱、凤姐的求嫁,品位不好。但,其是在转向民运之前,且我们不能拒绝人家参与民运。因此,即使批评,也是当年;转向民运后,可不究。而韩寒的、实为五毛的、假装为民众说话的炒作,就必须揭露,且必须先将这种人扫地出门。
 
  当然,若韩寒事后忏悔、想重新加入民运,也可以,且是他的自由。至于盛雪,无论作为普通人、还是作为民运人士,都有权炒作自己。但,盛雪早已是民运人士,其炒作当注意手段,回避色相,注意品相。因中国民运,是大家的,不能因个人的炒作需要、而拉低了民运的品位,是这理吧?
 
  除了中国民运中的“热点战”应注意的几个问题外,还应注意的几点事项:一、参与“热点战”,要保护我自己,要赚、而不要赔。如我在“狂挺邓玉娇”中、把博客几乎赔光,而“爆料王立军”则大赚特赚——“顾晓军”与“王立军”、“薄熙来”,成了搜索热点,也成了维基百科词条的访问热点。
 
  二、除要保护好自己外,更要注意保护参与者。刘刚要特别注意。搞网上选举之类不好,意义不大,不可能成为热点,且ID会暴露参与者。其实网上选举,不过是我说过的“游戏战”,我早年搞过(见2009-9-16“虚拟总统”竞选方案及我的竞选报告》等)。
 
  三、要引导、甚至潜移默化地主导当前热点。如“郭文贵爆料”,刘刚不能光蹭,不能任凭郭文贵搅局民运,当借鉴罗宇促习近平转向民主、而促郭文贵及“老领导”转向民主,要暗示、让郭文贵及“老领导”懂得:他们公开转向民主,是比“离间习王”、更大的将一军。
 
  如果刘刚若真能掀起一个运动、做成这件事——“老领导”公开表态转向民主,必然对习王是将了大大的一军……那么,无论结果如何,于中国民运、都是只赢不输。前面,我说的把“中国民运中的‘热点战’设计成必然走向成功”、就这么玩。
 
  我顾晓军,已完成了中国民主运动中的“热点战”、“理论战”、“游戏战”。开个玩笑——这“三大战”,就相当于中共、过去的三大军事教课电影:《地道战》、《地雷战》及《南征北战》。
 
 
              顾晓军 2017-9-27 南京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网购顾晓军新书

网购顾晓军新书

网购顾晓军新书 http://guxiaojun538.blogspot.com/p/blog-page_12.html 网购顾晓军新书 天上人间花魁之死(长篇小说) https://www.sanmin.com.tw/Product/in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