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4月27日星期五

3522 “打倒鲁迅”在中国民运中的意义


3522 “打倒鲁迅”在中国民运中的意义
 
    ——顾晓军主义:“先帝”曰三千五百二十二
 
 
  前篇、《中国民运是需要自己的哲学的》,肯定没有问题。但,那也是对中国民运中的高端人群说的。我坚决反对“素质论”,然人与人的差别,是确实存在的。
 
  怎么对普通民众说一个显而易见的道理呢?共产党人,是这么做的——马克思发明了“剩余价值”(其实“剩余价值”是说不通的,因为劳资双方有契约,你不满意、可以不干,而干了、就别鸡蛋里面挑骨头)。共产党人,就用“剩余价值”延伸出了一番“剥削”的道理来。
 
  从“巴黎公社”到“十月革命”,无不看到那种煽动仇恨的口号。“中国革命”,也如是。毛泽东,就死死地抓住土地、农民,抓住农民运动讲习所。且,把认识模糊,不能死死地抓住土地与农民的领袖“同志”,都打成了或左或右的机会主义分子。
 
  毛泽东没错,确是对的。在当时、四亿五千万人口的农业社会的中国,只有“打土豪、分田地”,才能最大限度地撕裂社会、才能最大限度地煽动仇恨;从而才能利用撕裂的社会与煽动起来的仇恨,达到革命的目的。
 
  毛泽东不断地调整土地政策,从“打土豪、分田地”到“减租减息”,再到“土改”。毛泽东成功了——成千上万的农民,跟着毛泽东“长征”、“抗战”……冒着枪林弹雨,不怕流血、牺牲;在冰天雪地里苦战,再从大东北打到海南岛……最终,赶走了“反动派”。
 
  怎么对普通民众说一个显而易见的道理呢?民主派的海外媒体也一直在努力。如,说“地主是农村中的精英”等。我不反对这样的说法。但“地主是农村中的精英”,回避了个手段问题——即他们是怎么成为精英的。
 
  成为精英的手段有千百种。人性的善不能抹煞,人性的恶也不可回避。很多人,是不择手段成为“农村中的精英”的。我们只需看看郭文贵有钱后、随时随地奸淫女下属的做法,就不难想象几千年的封建社会中、那些“农村中的精英”的德性。
 
  所以,“地主是农村中的精英”、虽在道理上能够成立,但在现实中、缺乏有说服力的事例的验证。如是,海外媒体又有文章,说刘文彩其实是个好人等等。说实在,这一类的文章、我从不看。因为,即使你说的是真的,能代表所有的地主都是好人吗?不能吧?
 
  而如果连我顾晓军这里都无法通过的话,那么,你又怎么去说服那些最普通的民众呢?毛泽东的成功,是他找到了一个最最容易突破的突破口——土地、农民。毛泽东,成功地以土地作诱饵,成功地煽动起农民卷入一场人类史上罕见的“阶级”大搏杀。结果,如愿以偿。
 
  稍有点军事常识的人都知道突破口的重大意义。无论是冷兵器还是热兵器时代(除了现代),攻克一座城池,打开突破口、就意味着减少流血与胜利;而始终打不开突破口,则意味着徒劳。因此将领是否优秀,就看如何选择突破口。
 
  同理,在价值观的搏杀中,突破口的选择、是同等的重要。因此,根据当今的中国已经几乎没有文盲,根据早几年中小学的课本中到处都是晦涩难懂的鲁迅文章等,我选择了“打倒鲁迅”、我选择了以鲁迅为突破口。
 
  选择“打倒鲁迅”,是回避重兵把守的“中共”、“社会主义”、“毛泽东”、“邓小平”等,而对准薄弱处。选择“打倒鲁迅”,是选择千疮百孔(单我《打倒鲁迅》一书,就有《鲁迅没有参加过“五四运动”》、《鲁迅是延安与日本之间的通道》等等)的软肋。
 
  而于鲁迅,中共虽不严防死守,但读过中小学课本中的鲁迅文章、被教师们集体无意识灌输过的人们,却视鲁迅胜过亲爹娘。在我的“打倒鲁迅”中,网上就飘着一万多篇批斗我的文章;以至于《人民日报》,也不得不在第二年之初公开批判我。
 
  “打倒鲁迅”是必要的。我就曾在刘晓波的文章中看到,鲁迅怎么说、鲁迅怎么做之类。刘晓波不是被树为中国民运的领袖吗?一个民运领袖,没有推翻前朝红人的勇气,且唯唯诺诺,说鲁迅怎么说、鲁迅怎么做,这算什么领袖?
 
  不仅是刘晓波。在我“打倒鲁迅”多年后、筹划出版《打倒鲁迅》一书时,曹长青与杨恒均同时、分别发表了《鲁迅是打不倒的巨人》与《鲁迅与胡适,缺一不可》。杨恒均身份特殊,这里可不提。而曹长青,一个时评家、怎么不懂最起码的“前浪死在沙滩上”的道理呢?
 
  多少帝王被打倒了?即便是孔子,不也被打倒过多次?鲁迅是什么“巨人”?比孔子还“巨人”吗?而民间,则更愚昧。单今年,我在推特上就遇到数起:一是,一台湾青年竟然奋起捍卫鲁迅;二是,一人与我争辩,激起澳洲新闻网说鲁迅——
 
  “鲁迅自己说,弃医从文的原因是觉得‘强健民族体魄’不如‘医治民众心灵’更为重要。但其弟周作人却曾著文提及:鲁迅从日本仙台医专退学,主要其实还是因为成绩不好。最高的伦理学83分,德语、物理、化学只有60分。而他‘最敬爱的’藤野先生教的解剖学只有59.3分,不及格。”
 
  “1915年,日本逼袁世凯政府签《二十一条》。这条约等同于卖国。袁世凯不愿一个人背锅,于是让政府公务员集体签名表示同意——不签名也可以,辞职走人便是。时任教育部公务员的鲁迅,毅然签下了大名。 所以后来鲁迅的论战对手陈源(陈西滢),对此嘲讽一针见血:‘鲁迅爱国?他爱的是日本国吧!’”
 
  “1923719日,周作人来到前院鲁迅房中,亲自交给鲁迅一封信,兄弟自此失和,终生不睦。羽太信子的说法是:鲁迅偷窥她洗澡。但如果仅凭羽太信子的指责,周作人就不分青红皂白断然与大哥绝交,未免也太低估了周作人的智商与情商”。
 
  鲁迅,就是这么个糊不上墙的烂泥巴(但,被毛泽东糊上了墙);鲁迅,就是这么个千疮百孔的突破口……在今天这样的、舆论封锁越演越烈的大陆,选择“打倒鲁迅”作突破口,大家一起来嗮嗮鲁迅的丑、说说鲁迅的假,不是更容易、也更有现实的意义吗?
 
  毛泽东造假鲁迅,中共造假鲁迅;鲁迅,就成了中共的软肋。只要打倒了鲁迅,让普通民众看清楚——有那么一些人,什么都能够造假,什么都可以骗人……如是,中国民主运动的成功,还会很远吗?
 
 
              顾晓军 2017-9-20 南京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网购顾晓军新书

网购顾晓军新书

网购顾晓军新书 http://guxiaojun538.blogspot.com/p/blog-page_12.html 网购顾晓军新书 https://www.sanmin.com.tw/Product/index/00725992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