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4月25日星期三

3491 致王丹:不同的反抗


3491 致王丹:不同的反抗
 
    ——顾晓军主义:“先帝”曰三千四百九十一
 
 
  昨日实在没做什么,不过是上午写了篇《请教王丹,怎么反抗?》,下午应《向诺贝尔和平奖、文学奖推荐顾晓军》的要求、发了十二个电子邮件。
 
  然,刚发完邮件不久,电压就降了下来,连电风扇也不转了,只有猫、路由器及电视与接线板的指示灯亮着。记得,为这与刘刚争过,刘刚笑我科技盲。然而,党就能做到——只有我这一个单元如此(同楼的另两个单元都很正常)。
 
  太太屋里的空调停机了,她叫唤,我劝她别叫唤;因,楼下有人叫唤了。有意思的是楼下叫唤的,是租房的;爱叫唤的老业主反而不叫唤,估计是党过去与他们有过沟通。电压低了一阵,还是停电了。到晚上八时许,电才终于来;可电视却又“无信号”了,上网就更别说。
 
  电视“无信号”,也只是我这一个单元如此。我听到一楼的单身老太,问过爱叫唤的老业主“你家有没有电视信号”;回答的声音很轻,似很神秘。其他楼栋,没人吭声,想来是不缺电视信号。不知刘刚如今是否还看我的文,是否还会笑我是啥“科技盲”。
 
  党在针对我、折腾我,是不争的事实。即使是刘刚辩护,也没有用。太太,是点着蜡烛洗完了衣裳的。来电了,正好开空调。而于没有电视信号,也无法用手机上网免费看她喜欢看的电视,只是试过,证实了没有、上不了,也没多说就去睡了。
 
  为什么、党要如此折腾我呢?是《请教王丹,怎么反抗?》一文写得过分了吗?应该不是。那么,就是因《向诺贝尔和平奖、文学奖推荐顾晓军》、而发出的十二个电子邮件,让某特权者不痛快了。是呀,这十二个电子邮件,其中有个居然还是发给石三生的。我可以理解他们的不痛快。
 
  可是,再不痛快,也得看看这个电子邮件,是不是在横向联络、是不是在搞“组织”等等。很明显的不是嘛!不过是应要求而必须发的。不是吗?我和石三生,在网上认识也多年了。这么多年,我何时没事给石三生发邮件玩过呢?
 
  联想到王丹说的“反抗”。我这算消极的反抗,包括我劝太太别叫唤。叫唤有用吗?没用。既然没用,何必费这力气?其实,王丹文章说的及何伟说的涪陵人,也是这道理。三峡工程,谁能抵制?那么多的人都被搬迁走了,抱怨还有什么意义?
 
  而“他们几乎针对其他每一个敏感话题发牢骚”,则因为是“法不责众”。涪陵人,于三峡工程不能抵制,还不趁机在“法不责众”的话题上发发牢骚?何况,反抗的标准也不一样。三峡工程,做了那么多宣传,也给了当地人一些好处,叫他们怎么反抗呢?
 
  昨日看到《特朗普怒喷亚马逊:害得美国人的工作都没了!》,这就是标准不同——尤其是看过我的《“新思维”之联想》等文的朋友,都很清楚:互联网时代来了,当以互联网思维发展经济。川普怒喷亚马逊有意义吗?没有亚马逊,就不会有季马逊?美国人永远不网购?
 
  至少,我在海外见到过“美国现在也能淘宝了”之类的广告。我劝川普好好研究下我的《“新思维”之联想》等一批文章,调整心态、调整思维,迎头赶上。这才是美国总统应该做的事。否则,美国或许真的要落后。
 
  当然,政治家的话,也不能全信,更不能当真。川普怒喷亚马逊,或许不过是权宜之计;而他的心中,早知道该怎么办了。更何况,亚马逊的老板贝佐斯,又恰恰是左媒《华盛顿邮报》的老板。川普怒喷,不过是一种忽悠、迁怒。
 
  而“特朗普怒喷亚马逊”,也至少是一种“反抗”吧?因此,反抗是不同的——是因时、因地、因问题、因人,甚至心情等而定。没有王丹说的啥“由於有这样的具有悠久歷史脉络的群体心理,中国人的反抗意识,确实相对来说不是那麼强烈”。
 
  王丹与何伟们,总不至于希望大陆人天天上街反抗、反抗的头破血流,才遂了心愿吧?如是,就真不配做民运领袖。
 
 
              顾晓军 2017-8-18 南京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网购顾晓军新书

网购顾晓军新书

网购顾晓军新书 http://guxiaojun538.blogspot.com/p/blog-page_12.html 网购顾晓军新书 天上人间花魁之死(长篇小说) https://www.sanmin.com.tw/Product/in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