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6日星期日

3571 中国民运急需领袖


3571 中国民运急需领袖
 
    ——顾晓军主义:“先帝”曰三千五百七十一
 
 
  无意中看到“推特战记”的《郭文贵与海外民运分崩离析始末》,我突然意识到了“中国民运急需领袖”这一话题。
 
  文章道“让海外民运界仿佛见到了又一个民主斗士,刘刚、夏业良、杨建利、王德立(昭明)纷纷投入其麾下,有摇旗呐喊者,出谋划策者,献计献策者,这时候郭文贵在海外民运圈可称的上声望最高,诸侯皆听其号令,甚至请出了鲍彤鲍老”。这,不就是急需领袖的表现吗?
 
  文章又道“620日,海外民运人士在纽约法拉盛马可波罗酒店举办了《纽约论坛》。会上,夏业良、李伟东等海外民运代表纷纷表达对郭文贵的看法”。这也应该是急需领袖的表现。如果不是,海外民运又何必为郭文贵举办“纽约论坛”呢?
 
  文章还道“814日,中国民主运动海外联席会、魏京生基金会、中国民主团结联盟等十余个海外民运团体及海外民运知名人士公开发表声明与郭文贵划清界限”。虽是“划清界限”,但失望不也反映出“中国民运急需领袖”吗?
 
  记得,我在《中国民运领袖的眼光与性格问题》中记述一位国内的民运人士,文中还有“广结义士……前两年还说要‘广积粮高筑墙缓称王’,这两年明显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是呀,二十八年如流水,怎么能不急?
 
  其实,“郭文贵爆料”能够网红、能够搅动海外民运,本身就说明了“中国民运急需领袖”吗?此刻,海外一媒体的“郭文贵”标签列表中,前三的是《郭文贵不仅在改变中国也在改变美国;盗国贼卖国贼注销了赵岩的国籍》、《张杰博士:中国海外民主运动需要一次鹰的重生》、《曹长青:滕彪用八个不择手段诋毁郭文贵》。
 
  虽然说是“郭文贵与海外民运分崩离析始末”,可赵岩为了郭文贵被注销了国籍,曹长青为了郭文贵不惜放下身段“攻击”滕彪,张杰博士为了郭文贵而呼吁“中国海外民主运动需要一次鹰的重生”……支持的反对的都紧扣住郭文贵,这不就是因郭文贵曾经貌似领袖吗?
 
  “推特战记”的文中举证郭文贵,说郭文贵说过“夏业良居然说批评他就是伤害民运,他才是真正在伤害民运的人”、“刘刚争议性太大了。你知道吗,咱不想与他为敌……(也)决不能把他当成咱的人”、“盛雪,这个大骗子,恶心死我了,烂死了、烂死了……盛雪真是侮辱到文贵了”等。
 
  关键是“推特战记”举证,以上这些都是郭文贵在背后说的。背后怎么能说人呢?我也爱说,但至少做到两点:第一,不背后说人,要说在文章中公开说。第二,批判观点,批判做法,但不搞“决不能把他当成咱的人”、说“恶心死我了”之类。
 
  说来说去,还是郭文贵的素质差,当不了领袖(或许有人疑问:你不反对“素质论”的吗?是。“素质论”是说民众素质差,所以我反对。而我,一贯认为精英素质差,所以才会写《中国民运当“启蒙精英”》等文章)。
 
  我以为:做中国民运的领袖,至少要具备思想高度(最好同时也具备理论高度)、品质高度、人格魅力等等。还要能大度容人,甚至包括化解矛盾的能力等等。这人品,就不仅是包括对金钱美女名利地位的拒腐蚀,也包括不背后说人。不仅不背后说人,在民运中,应当是化解矛盾、而不是制造矛盾。
 
  对中国民运的领袖的要求,不是一篇文章能承载的。本文主要是通过“推特战记”的《郭文贵与海外民运分崩离析始末》,发现“中国民运急需领袖”的这一问题。不论是实质的领袖,还是象征的领袖,或是精神领袖等等,中国的民主运动、确实急需领袖。
 
  因“诺贝尔和平奖给中国民运空降的领袖刘晓波”(见《刘晓波获奖使民运的整合陷入困境》,大意)实在太不堪(详见我的《刘晓波原来如此不堪》、《刘晓波在中国民运中是负数》、《刘晓波不是神,而是罪孽的标签》、《严厉批判遇罗锦及三妹曹长青》等,这里不展开)。
 
  问题提出来了,魏京生能否召集民运大咖们开会研讨一下?前时,杨巨峰在我推特上跟推发文,说中共的“十九大”都召开了,你魏京生的“中国民主运动海外联席会议”,咋总不换届?
 
 
              顾晓军 2017-11-9 南京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网购顾晓军新书

网购顾晓军新书

网购顾晓军新书 http://guxiaojun538.blogspot.com/p/blog-page_12.html 网购顾晓军新书 https://www.sanmin.com.tw/Product/index/00725992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