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22日星期二

3598 中国民运三十九年一事无成


3598 中国民运三十九年一事无成
 
    ——顾晓军主义:“先帝”曰三千五百九十八
 
 
  长跑归来先开电脑,想看看大家对我出门前发的《长了一副共产党的脸(3)》反响如何,不料却见到“中国人权民运”推送的魏京生的《海外民运干了什么?》。
 
  “魏京生”大名鼎鼎,再加上“海外民运干了什么”有诱惑力,还加上已看到首句“最近有五毛大放厥词,说海外民运一事无成”,我多心了;因,最近我在写《中国民运》一书,而该书的看点之一、就是“为何中共二十八年打下一座江山,民运二十八年却一事无成”。
 
  打开文章、读完全篇,我想怼魏京生(无论你是不是在说我)。第一,受教了。你的“国际政界和学术界一般都认为:中国现代民主运动从一九七八年的民主墙运动开始;中国的海外民主运动,从一九八三年在美国建立中国民主团结联盟开始”之说法,我会运用于《中国民运》一书中。
 
  第二,你的“比如动员各国政府制裁中共,保护反共留学生的六四绿卡,以及在抗议现场和日内瓦人权大会上,和中共进行面对面的斗争,等等。至今在法国里昂还有一条魏京生道,记录着海外民运斗争的影响,功不可没”,我却觉得很微不足道。
 
  “动员各国政府制裁中共”、“在抗议现场和日内瓦人权大会上,和中共进行面对面的斗争”,成功了吗?“保护反共留学生的六四绿卡”,则不过像摸掉敌人两个哨兵或一个炮楼。而“法国里昂还有一条魏京生道”,也只不过像中共命名“志丹县”、“左权县”。
 
  请问魏兄,有“平型关大捷”、“夜袭阳明堡”这样的战斗吗?有“百团大战”这样的战役吗?如果都没有,怎么能有“淮海战役”、“辽沈战役”、“平津战役”及“渡江战役”等等。而没有“淮海战役”等等,又怎么解放中国的民众?
 
  我说“民运二十八年却一事无成”,你还不服(最后一次用“二十八年”,以后用你给出的“三十九年”的概念)。可,事实上民运没有做成大事(不分海内海外)。你要保密,可以。可需保密的,能是大事吗?小打小闹也算事?当然,到处都有小打小闹也可以。可,有吗?
 
  至于“特务们的破坏活动”,国内不一样?至于“几乎断绝了对海外民运的财政和舆论支持”,我顾晓军有吗?不仅没有,我还“毁家抗战”,自己拿钱出来办“顾晓军奖”、“顾晓军民主奖”(都发现金)。魏兄服不?
 
  至于“依靠自己人的少量捐款和业余时间”,谁不是业余时间?谁不要养家糊口?我顾晓军,连“自己人的少量捐款”也没有。至于“对中国民主的关注,和对受迫害的弱势群体的关注”、“前几年国内的异议分子和维权活动”,你以为是对的?
 
  我以为人造“维权明星”是错的。其一,中美法理不同:美国实行的是判例法,中国实行的是成文法——在美国,成功的维权案例有意义;在中国,人造的“维权明星”没有用。其二,“维权明星”的收获,是特权、法治的倒退。陈光诚去美国,别人能去吗?
 
  其三,中国民主,国内是大头,海外是小头。同理,中国民运,民运是大头,维权是小头。艾未未、陈光诚等等的,一场场所谓维权的炒作游戏,实际上伤害的是中国民主大主题。别的不说,单捐款,若再有啥事、还能捐得到吗?
 
  你以为这些是你的功?错!如果这些是你做的,那就是你耽误了中国民主的进程。很明显:艾未未“借”到了八百多万,可都交给了北京税务。这对中国民主有用吗?陈光诚是到美国了,可他去台湾说“台独已过时”。这对中国民主有用吗?而这些,就是你魏兄的杰作?
 
  至于你一口一个“五毛”、“煞笔”、“自干五”,请问是说我吗?如果我是自干五,中共还封杀我做甚?相反,华夏黎民党2014/2/18认定《魏京生是中共解放军总政间谍特务》。刘刚2016/2/29的《总参三部特务造谣放风,鼓动军事政变斩首习近平》中也有“总参特务在放风……魏京生……”
 
  当然,一是我的《中国民运》书中已有《海外民运百分之百是特务又如何》,二是我也未必信华夏黎民党和刘刚的。可,在你魏兄的领导下,“中国民运三十九年一事无成”、又如何解释?
 
 
              顾晓军 2017-12-1 南京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网购顾晓军新书

网购顾晓军新书

网购顾晓军新书 http://guxiaojun538.blogspot.com/p/blog-page_12.html 网购顾晓军新书 天上人间花魁之死(长篇小说) https://www.sanmin.com.tw/Product/in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