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29日星期二

3604 “新民运”的新哲学主张


3604 “新民运”的新哲学主张
 
    ——顾晓军主义:新民运三千六百零四
 
 
  “新民运”是有自己的哲学主张的。这不是标新立异,而是因我们是清醒的一代,不会似老民运坐失“六四”学运那轰轰烈烈的良机、而成就了“我没有敌人”。
 
  有位狂徒曾在我的推特上宣称:“从今往后,这个世界不再需要哲学”。他知道何为哲学吗?哲学,就是认识论与方法论。如果他知道“哲学,就是认识论与方法论”,还敢宣称“从今往后,这个世界不再需要哲学”?
 
  或许,这狂徒说的不再需要的哲学,是西方那拗口、费解、为做学问而做学问的哲学。然,即便如此,工业革命与文艺复兴、宗教改革、启蒙运动的关系,也不仅仅是前者是后者的背景,而是相辅相成的。谁又能说、不是后者给前者提供了认识论与方法论?
 
  更何况,我已解决了“拗口、费解、为做学问而做学问的哲学”的问题,把那样的西方哲学、认定为“化简为繁”的哲学,并创建了“化繁为简”的“顾晓军主义哲学”(见《大脑革命》一书,已出版。另将出版《顾晓军主义哲学(英文版)》)。
 
  除了“化繁为简”、让读者易懂外,“新民运”的哲学(即“顾晓军主义哲学”)主张“公正第一、民权至上、自由永恒”。还主张大胆质疑,如“老民运三十九年一事无成”、“新民运中的‘容共’策略”;并主张“社会不公是‘造反’的良机”,及用“打倒鲁迅”启迪民众等。
 
  “公正第一”反对社会不公,是确定“新民运”基本盘的武器。“公正第一”的核心是“公众认为正、方为正”。这是“票选”、“公投”与民主舆论监督的理论基础,也是人类社会的基本准则(详见《社会不公是“造反”的良机》)。
 
  “民权至上”讲的就是民主。尤其是从专制体制向民主社会过渡的过程中,讲“民权”比讲“人权”更能够聚集起基本盘——那些被横征暴敛、被两极分化、被冤假错案的普通民众。而强调“人权”,则往往是人造“维权明星”;待“维权明星”一走了之,民众依然没有解决任何问题。
 
  “自由永恒”,从《就思想而言,每个人都该是个鲜活的自己》开始,讲学术、言论、人身及每一个生命的自由,包括自由经济等等。当然,也讲自由与社会约束之间的关系;但,更强调这个世界、自由是永恒的,否则人生就缺少意义。这也是自由的境界。
 
  “新民运”的哲学主张,即“新民运”的认识论与方法论。我们的认识论与方法论,不因循守旧,而鼓励质疑,向专制开炮,拂去灌输的厚尘,寻找事物的真相、探索道理的原本。我们已形成了“质疑学派”。也正因为敢于质疑,我们才有创新。
 
  “新民运”要以“打倒鲁迅”开路。因鲁迅是中共伪造的神、是中共架在中国人脖子上的文化与精神的枷锁(鲁迅的“国民性批判”,是中共怼民主派的“素质论”的源头)。我们都是被专制迫害的阿Q、孔乙己、祥林嫂,向看似有造反精神、实为精英的走狗的鲁迅造反。
 
  上面讲的是哲学的共同性,下面讲实用性。我们知道:中共之所以能取得成功,除了利用了“剥削”理论的煽动性之外,就是毛泽东的“农村包围城市”、“枪杆子里面出政权”、“支部建在连上”、军队是“共产党领导下的执行政治任务的武装集团”、游击战“十六字诀”及“统一战线”等等的作用。
 
  毛泽东能结合当时的斗争、及时总结出这些实用性的思想与理论,是毛泽东聪明吗?不是,而是毛泽东具备了能总结出这些实用主义的经验的哲学的、理论能力。反之,1949年后,毛泽东的“反右”、“大跃进”、“人民公社”以及“文化大革命”,全都失败了。
 
  这就说明了哲学的重要性,也说明了一个人的哲学能力有他的专属领域。本文上面提到的“老民运三十九年一事无成”、“新民运中的‘容共’策略”以及“社会不公是‘造反’的良机”等,或许就能似毛泽东的“农村包围城市”、“支部建在连上”、“统一战线”等一样呢?
 
  毛泽东的“农村包围城市”、“枪杆子里面出政权”、“支部建在连上”、军队是“共产党领导下的执行政治任务的武装集团”及“统一战线”等,主要是让领导集团或将领们懂的道理,士兵们很难懂,也未必需要懂。
 
  同理,我顾晓军的“老民运三十九年一事无成”、“新民运中的‘容共’策略”以及“社会不公是‘造反’的良机”等,也是为纠正老民运的错误或曰为募集“新民运”的将领而产生的思想与理论。那么,为“新民运”的普通民众又准备了什么呢?
 
  这也从共产党人是怎么成功的、共产党人给普通民众准备了什么说起。共产党人的成功、或曰共产党人给他们的“劳苦大众”准备的,是从马克思主义的“政治经济学”的“剩余价值”中延伸出的“剥削”理论。因为,“剥削”讲的是——该是你的东西、被富人拿走了;所以,“剥削”理论最具煽动性。
 
  因此,我顾晓军向共产党人学习,也为反对专制的普通民众准备了、不亚于“剥削”二字的“不公”。专制社会的横征暴敛、是不公,两极分化、是不公,冤假错案、就更是不公。可以说,专制社会、遍地都是不公。想要得到公正?那就高举“公正第一”的大旗,反专制。
 
  预计:在专制体制下遭遇这样那样的不公的怨民,将会是“新民运”的、最坚决、最勇敢的先锋,他们就像杨佳、唐福珍、钱明奇、钱云会样,个个都是好汉。而“新民运”的定海神针,是最有良知的士族,一如那敢于叫停驱赶“低端人口”的五千知识分子。
 
  简而言之:“新民运”的新哲学主张,就是“公正第一、民权至上、自由永恒”,就是大胆质疑所有旧的存在,包括专制体制、也包括老民运、及诡异的“郭文贵爆料”,探索新的道路、包括“容共”、包括为 “造反”正名、也包括“打倒鲁迅”等。
 
  “新民运”要做清醒的一代——既不似老民运坐失“六四”学运那样的良机,也不盲动;既不玩“和平理性非暴力”那样的空高尚,更不搞“我没有敌人”那样的欺骗。“新民运”,将以理论探索为先导,实实在在地向专制、进军!
 
 
              顾晓军 2017-12-6 南京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网购顾晓军新书

网购顾晓军新书

网购顾晓军新书 http://guxiaojun538.blogspot.com/p/blog-page_12.html 网购顾晓军新书 https://www.sanmin.com.tw/Product/index/00725992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