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15日星期二

揭开小说之迷雾:引言(二稿)


揭开小说之迷雾:引言(二稿)
 
    ——顾晓军主义:文学散论三千八百五十三
 
 
  本书《揭开小说之迷雾》之前身,是《文学散论》(电子版)。而《文学散论》,则是刘丽辉撺掇我编撰的。编那本书,是为了便于刘研究我的小说及文学与艺术的思想,更好地完成她的《顧曉軍及作品初探》一书。然,她的书早已出版,且卖脱销了,而我的《文学散论》还八字没有一撇。
 
  于《文学散论》提不起劲来,则是我每看一次书稿,心就凉了半截。刘及顾粉团的朋友们喜欢《文学散论》,是因为书稿大胆——在写作方法上有实用之处,而于名人名著则更有大胆妄议。但,是否真能给习作者们些系统的东西,怕就谈不上了。
 
  是顾粉团的朋友们都在忙着校对《GuXiaojunist Philosophy》(顧曉軍主義哲學【英文版】),而我帮不上忙,心中过意不去,才想到以《文学散论》为基础,写本《怎样写好小说》。写下〈怎样写好人物〉数篇后,搜索了一下,已出版的“文学散论”、“怎样写好小说”之类多如牛毛,如是,我把本书名定为《揭开小说之迷雾》。
 
  近日,写到〈小说的构思与结构〉,需重提人物、情节等等,才发现——在〈怎样写好人物〉之中,只举例教了大家怎样写好人物,而没有教大家设人物库、储备人物,及如何提升自己等,如是,就写了〈怎样写好人物(二稿)〉。
 
  〈怎样写好人物(二稿)〉公开后,小人物兴致勃勃将它搬到了微信朋友圈中。风北吹也在QQ上问:“《揭开小说之迷雾》,如先生所说,都是剖析的短篇小说,那对于中、长篇,不知是否会涉及,以使覆盖面更广?”我答“不,怕会说外行话。”如是,他说“哦,明白”。
 
  其实,我年轻时,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的中期,写过个长篇小说《白色狼》,是写人性与狼性的相互交织,暗喻毛泽东。因而不好发表与出版,手稿在寄来寄去中弄丢了。而于中篇小说,则是我的志向,也是我花大力气研究的。但,始终没有动手,或许是吃得太透了,多少有点眼高手低。复出后,在网上曾遇到《解放军文艺》小说组组长,她邀我写中篇,我没答应。一是当时〈尝试一夜情〉(《顧曉軍小說【一】》第21页,ISBN 9789869220224)等已网红,我也深知:岁数大了,放弃中篇、低就短篇,更容易成功。二是过去与他们打过交道,我的〈憋尿〉等一组小说(写军队文化的丑陋面)、差点儿就在《解放军文艺》1989年第八期上打头、出来。因“六四”及其后“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而胎死腹中。
 
  说这些旧话,是想说:其实,我不会说外行话的。然,《顧曉軍小說【一】》、《顧曉軍小說【二】》(ISBN 9789869314596)、《顧曉軍小說【三】》(ISBN 9789869397841),计一百五十篇小说,可证明我是短篇小说的权威,而于中篇小说、长篇小说,我拿什么证明自己是权威呢?不能证明,跟那些胡编乱造也出书、骗职称的,又有何区别呢?
 
  本书,所举之例,皆以我自己的小说为主(并多举例),兼引用名人名著。这样做的目的,是便于顾门弟子、顾粉团、作家班的学习;因,只有熟悉且带有情感因素的东西,才易深入进去。而多举例子,更是因为——教与学习写小说,原本就是传递感性的经验与练习的结合,而不是仅仅给出一些概念。
 
  于出概念的书,市面上太多。这类书,绝大部分如上面所说,是亲近权力者们的胡编,或是图谋职称晋升者们的乱造,没有实用价值。即使有的作者也写过小说,也有些写作的经验,但,与我已写下的三百多篇小说、及创作所经历的达四十多年的时长比,也是九牛一毛。
 
  当然,我的长达四十多年的创作经历,其中包含了停笔十几年。而这十几年的停笔,于把握好创作短篇小说的规律等,并不是什么坏事,反而是件大好事——因,经过长时间的沉淀后,当重新拿起笔的时候,感觉自会焕然一新,且比以往也有更深刻的认识。
 
  何况,人与人的能力更不一样。能在自己过去并不很熟悉的领域里,搞出“化繁为简”、“立体思维”、“公正第一”、“平民主义民主”(见《大腦革命》ISBN 9789869198103、《公正第一》ISBN 9789869269346、《平民主義民主》ISBN 9789869337243)的,全世界也仅有我一个人。而我回过头来、收拾熟悉的短篇小说,自比胡编乱造及混职称之流、要强得太多了。
 
  还有,就是很多人讲经、是不会掏出真经的(这些人原本看家本领就少,再加上藏着掖着,就更显得没有东西了)。而我,于真想带出弟子与学生这点,也比他们要强得多。
 
  再,昨日有朋友针对〈小说的横切与纵写〉、私下跟我说“觉得先生剖析太多自己的小说,会少了神秘感”等。于此,我想说:第一,真心教大家、就得拿点真东西出来。再说,忽悠朋友的事我也不会。第二,文章写得很急,说实在我都是信手拈来,没有进入回忆程序;当初构思小说时,想得远比所述多得多。何况,我那计一百五十篇的三部小说,被我论及的、从比例上来讲毕竟是少数;还有,我亲自谈一下,总比日后被人乱解释要好些。
 
  初稿还没有写完,二稿已经开始了。或许,还会有三稿、四稿。总之,当你看到这本书时,一定会是精品,古今中外都没有的,至少也是罕见的。
 
  本书的第二部分、“揭开名人名著之面纱”,会按计划“糟蹋经典”、“糟蹋名人名著”。其一,鲁迅本是毛泽东吹出来的(见《打倒魯迅》第87页,ISBN 9789869220293),张爱玲也是共产党人捧起来的。如此等等,不原本就该糟蹋吗?其二,如果我不领头糟蹋他们,岂不是到处都是“经典”、到处都是“名人名著”?而如此这般,年轻人还有路可走吗?年轻人没有路可走,那中国文学的希望、又能在哪里呢?
 
  本书的第三部分,依旧是文学散论之类。劳力说的、希望我把“顾晓军主义哲学向其他各领域延伸”,即向文学领域延伸,其愿望是好的,然,实际上则是坑、是套。因,哲学是探索规律的,而文学则是释放个性的。以上,我敢说那些人胡编乱造,也是量他们不可能悟到——文学即使能够形成某种理论,也一定是鼓励“放足”(毛泽东的〈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及其所派生的理论,其实不能叫理论,而该叫——中共对文艺的要求),与哲学之类的理论的作用、是背道而驰的。这也得感谢劳力,是他逼着我进行了一次思想的苦旅。
 
  愿此书,于大家、都能像网友“热爱生活”——跟我说“雅典我实在打不开”、“能看下你有关小说写作的文章吗”。给了链接后,他说“勉强看了几篇文章,还是比较卡”、“不过有收获,难以用语言说明,但觉得对我写作有帮助”。
 
  就此打住。愿中国小说繁荣,成为世界文坛上的奇葩。但,不包括莫言他们,这就像——中国的马克思主义者、不可能成为当今或今后世界思想史上的思想家,是同一道理。
 
 
              顾晓军 2018-5-14 南京
 
 
顧曉軍及作品初探(劉麗輝著)ISBN 9789869505178
向諾貝爾和平獎、文學獎推薦顧曉軍(顧粉團著)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网购顾晓军新书

网购顾晓军新书

网购顾晓军新书 http://guxiaojun538.blogspot.com/p/blog-page_12.html 网购顾晓军新书 https://www.sanmin.com.tw/Product/index/00725992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