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8日星期二

3579 刘晓波的“三百年殖民地”


3579 刘晓波的“三百年殖民地”
 
    ——顾晓军主义:“先帝”曰三千五百七十九
 
 
  在《中国民运》一书里的九篇要重写的关于刘晓波的文章中,“三百年殖民地”是最不想写的;因2011-12-10,我就写过《刘晓波思想再批判:三百年殖民地》:
 
  “三百年殖民地”一说,源于198811月香港《解放月报》(现《开放杂志》)记者对刘晓波的采访。当记者问“那什么条件下,中国才有可能实现一个真正的历史变革呢?”时,刘晓波的回答是:“三百年殖民地”。
 
  刘晓波原话:“三百年殖民地。香港一百年殖民地变成今天这样,中国那么大,当然需要三百年殖民地,才会变成今天香港这样,三百年够不够,我还有怀疑。我无所谓爱国、叛国,你要说我叛国,我就叛国!就承认自己是挖祖坟的不孝子孙,且以此为荣”。
 
  除《刘晓波思想再批判:三百年殖民地》之外,我至少还在《刘晓波与顾晓军的“政治遗产”之比较》等一批文章批过或提到过这茬。本篇首,我也说“最不想写”,而不想写的原因就是“三百年殖民地”毫无意义,不过是个无知的逻辑错误。
 
  简单说:在二战中,美国参战而不要求土地,就让“殖民主义”渐渐淡出了人们视野。如是,上哪去找殖民中国三百年的主儿呢?没有能殖民中国三百年的主儿,哪来什么“我无所谓爱国、叛国,你要说我叛国,我就叛国”?因此,刘晓波不仅逻辑不通,且是自作多情。
 
  正因为刘晓波对“叛国”的自作多情,才有了媒体的什么“卖国主义”的炒作。其实,一句屁话、能卖什么国?真正一大片一大片的土地划出去,又有谁吭声了?国内媒体不便吭声,香港媒体吭声了吗?至少我没见到过有舆论潮。
 
  “叛国”、“卖国主义”,就这么把香港《解放月报》198812月号、刘晓波在访谈中,贬低刘再复、李泽厚、方励之、刘宾雁等一批人的话题给掩盖了。以至多年后,曹长青在20112月完稿、写于美国的《撕裂的刘晓波》中列出了“关于三百年殖民地和台湾”,却也没能说出个所以然。
 
  刘晓波的聪明,又岂止是我和曹长青之辈能比的?“叛国”、“卖国主义”多好呀,能与汉奸联系上。而汉奸在具有“国际主义”精神的党的领导下、又算什么?秦桧跪了一千年,不也站起来了?“一大”代表中的陈公博、周佛海,不都是地地道道的大汉奸?
 
  如果美国之音再采访我,无论问不问,我都要自问自答:“中国能实现民主吗?”“不可能!除非再让共产党统治三百年。中国人素质这么差,三百年够不够,我还有怀疑。我无所谓爱国、叛国,你要说我叛国,我就叛国!就承认自己是挖祖坟的不孝子孙,且以此为荣”。
 
  哈哈,我终于长进了。党呀,也给我买个诺贝尔和平奖吧!再暗地里把我发展成特务,让我做明面上的民运与维权的旗手;万一真变天了,选我当总统、做党的利益的代理人。
 
 
              顾晓军 2017-11-17 南京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网购顾晓军新书

网购顾晓军新书

网购顾晓军新书 http://guxiaojun538.blogspot.com/p/blog-page_12.html 网购顾晓军新书 天上人间花魁之死(长篇小说) https://www.sanmin.com.tw/Product/in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