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13日星期日

3585 刘晓波的“诺贝尔和平奖”


3585 刘晓波的“诺贝尔和平奖”
 
    ——顾晓军主义:“先帝”曰三千五百八十五
 
 
  随着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的死掉,当年炒作的沸沸扬扬的“空椅子”、就永远空着了。然,刘晓波与诺贝尔和平奖的是是非非、却不得不说。
 
  关于这个话题,纽约时报有《刘晓波的命运与中国民主的绝境》,法广有《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自由之死》;而中国外交部有《诺贝尔和平奖授予刘晓波是“亵渎”》,新华社有《诺贝尔和平奖授予刘晓波干涉了中国司法主权、违反国际法》。
 
  看似刘晓波获和平奖,中共不高兴;其实,中共是在偷着乐。证明——《魏京生为什么骂刘晓波?》:“据报道,在刘晓波获提名期间,资深民运人士魏京生就表示,有资格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中国人有好几万,其他人都比刘晓波更有资格获诺贝尔和平奖,因為刘晓波是愿意与北京合作的温和派”。
 
  魏京生的“有资格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中国人有好几万”是扯淡,但“近二十名流亡海外的异议人士还联名致函诺贝尔评审委员会,反对刘晓波获奖”(来源同上)则是真的。据我知就有《反对刘晓波被提名诺贝尔奖 20位活跃人士公开信》,他们是袁红冰、仲维光、徐水良、伍凡、唐柏桥、熊焱等。
 
  相反,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前,有多人声称自己被签名支持刘获奖(他们是王若望夫人羊子、卞和祥、熊焱、邓焕武、王藏等。熊焱还说“这就很有趣了!我已经很久没有动笔签名了,也有很久没有被请签名了”)。
 
  魏京生的《如今的诺贝尔和平奖给人们提供了什么?》中的“如果一个参加了天安门运动的人,在监狱中向专制低头、忏悔,我们可以原谅他,体谅他的艰难。但决不会拿它作榜样教育年轻人,教育自己的晚辈”甚有道理。我早说过,如今诺奖是奖励失败。
 
  其实,批评诺奖已没有意义,因一切都是中共在做手脚。遇罗锦在《刘无敌为何被害死灭口?》一文中说:“中共买下了那个诺贝尔和平奖,海外很多人都认为,中共就是为了害怕颁给魏京生;而按照刘自视甚高的性格,可能觉得本来自己就有资格获得此奖,甚至觉得这奖还太小了吧”。
 
  遇罗锦继续证明:“而刘当年的‘诺贝尔和平奖’,海外很多人都心知肚明:明明是中共在瑞典花大钱买下了汽车制造厂等等几个大企业,才买下来的,就是为了害怕颁给反对中国加入‘世贸’的魏京生,因当时意大利等国家都觉得深受中国的便宜及仿冒产品之害,所以给魏京生颁发了奖、以示鼓励”。
 
  遇罗锦还说“我认为,自刘晓波第一次入监狱就与中共妥协了,他是作为特务出狱的”。其实,遇罗锦忘了说过的“此时的刘是在纽约(住在胡平家),刘突然接到电话(胡不知说的是什么),刘也不向胡平说明,就匆匆地赶回北京”。这不说明“六四”前刘晓波就是特务了?
 
  在《刘无敌为何被害死灭口?》一文之中,遇罗锦还说过“还有件事得提:刘在获得诺奖前,台北的‘允晨文化出版社’,由于网站时时被电脑高手搞黑,每次都得花大钱去修理,但无奈‘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无论如何敌不过魔手的破坏”。
 
  遇罗锦说:于是有高人指点:“在网站的最上边挂出大红横幅:‘热烈欢呼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你这网站就安全了。”挂出后,效果果然如此!金钟的“开放网”也是挂了这样文字的大红横幅的。而袁红冰的大型文学网站“自由圣火”,偏不如此做,结果只得关闭。
 
  遇罗锦的指控不无道理,更有网友指控“有职业推手参与了推动了刘晓波得奖”。上面说了刘获诺奖前,有多人声称自己被签名支持刘获奖;而刘获奖后还有盗用他人名义支持刘、群发邮件的,被盗用者有老骥等。而这类事不也只有党的五毛才干得出来吗?
 
  如此,大家就能明白、为何是《我没有敌人——我的最后的陈述》。傅希秋文章道:“我就坐在诺贝尔和平奖颁奖典礼的第五排。听着挪威这位戏剧演员在读……娓娓道来地讲述监狱从狱警到管教,他们是多么多么的温情脉脉,多么多么的人道化的对待……我心里很不自在,很难过……”
 
  哈哈,党又玩了大家一把。我之所以相信遇罗锦的文字、相信魏京生被党玩了一把,是我也被党玩过一把——2007~08“打倒鲁迅”(人民日报点名批判),2009“狂挺邓玉娇”、“揭露韩寒”,2010“抓特务”(杨恒均)、“批邓理论”(新唐人、希望之声有报道,自由亚洲有专访),2011有“推动政改征文”等一系列。
 
  2012更有“爆料王立军”。我得到的信息,是我这个“顾大侠”、“中国民主第一推手”、“民主派领军人物”有望获2012诺贝尔和平奖。后来传,由我顾晓军和艾未未、高智晟同获该年度和平奖(那时我不知高智晟有“万言悔过书”),我也很高兴、很愿意接受。
 
  然,党不乐意。20124月,开始恶炒陈光诚。其实,党早就不乐意了,20114月炒艾未未就是挤兑我;而我,差点被绕进去。幸好,我玩反炒,如《党炒作艾未未是拐着弯封杀顾晓军》、《党就艾未未事件与我“躲猫猫”》等。
 
  顾晓军和艾未未、高智晟同获和平奖,我能接受;因顾晓军、艾未未、高智晟,分别代表民运、维权、李大师。而艾未未、高智晟、陈光诚,不就是维权、维权、维权吗?那时已没有魏京生的戏了,因华夏黎民党的“国内原则”已被广泛接受。
 
  通过我的亲身经历,我深信遇罗锦的文字、深信魏京生被党玩了一把;而刘晓波的诺贝尔和平奖,是党买的。党呀,原本三人同获能接受,现在我要一人获俩(和平、文学各一)。再不给我买、我就要仨,加个经济(经济我是无师自通,不信写本书给你看看)。
 
 
              顾晓军 2017-11-21 南京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网购顾晓军新书

网购顾晓军新书

网购顾晓军新书 http://guxiaojun538.blogspot.com/p/blog-page_12.html 网购顾晓军新书 天上人间花魁之死(长篇小说) https://www.sanmin.com.tw/Product/inde...